叶凌月和6彩云等人结伴进入星尘沼。

沿途,6彩云很是热情,不停地询问叶凌月一些关于神兽和神植方面的知识,叶凌月也一一回答了。

叶凌月还很是大方地将火烈芦苇的植魄能解毒都是事,也如实告诉了6彩云。

后者听了,连连称赞叶凌月见识广博。

半路上,她们就采集了一些解毒用的植魄,以防不时之需。

在6彩云等人的引路下,傍晚前后,四人走到了一片广袤的沼泽前。

青黑色的沼泽土里,不停地冒出了气泡。

气泡化成了毒气,形成了一片灰蒙蒙的夜雾,阻拦了众人视线。

叶凌月眯起了眼,现因为这些沼泽毒雾的缘故,自己的精神力也受到了一定的干预。

“星尘沼的七星鳞鳄大多生活在这一带。不过七星鳞鳄很擅长隐藏,尤其是在在沼泽里,它们几乎是难以被现的。我们来得有些晚,最好是明日清晨前后再动手。今夜,只能是委屈着,先住在野外了。”

6彩云指着沼泽里,不规则的沼泽面说道。

细细看去,那沼泽面高低起伏不同,下方似真的隐匿着什么可怕的生物。

“既是如此,我们今晚只能是在这一带露宿了,好在我们准备了足够的植魄。”

叶凌月说罢,将几块植魄给了6、曾两人。

四人各自选了一块干燥的地面,铺了些干草,席地而睡。

深夜,四周一片静谧,枕着地面,只能听到沼泽地里,不断有气泡咕咚咕咚的冒出来。

叶凌月和叶苏玉已经沉睡了过去。

夜半前后,忽有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蹿了出来,落到了叶凌月的身后。

“还真是个蠢女人,居然就这么轻易相信了我们。你说,她真的是蚩印那小子的女人?”

站在叶凌月背后的正是6彩云和曾一臣两人。

只是和白日不同,6彩云的声音很是低沉,听上去哪里像是个女人,分明是个浑厚的男音。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她就是蚩印的女人。光看那张脸,就足以迷晕不少男人了。你猜猜,蚩印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若是知道自己的女人被我们羞辱了,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至于早前看上去一本正经的曾一臣,这会儿也正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叶凌月。

夜色,将女子的背影衬托的更加窈窕动人。

两人齐齐吞了一口口水。

“蚩印那小子早前害得我们在床上躺了三个月,这次我们要让他的女人也尝尝爬不下床的滋味,待我们把她玩够了,再把她卖给鸿袖会。”

6彩云恨恨地说道。

他回想起来,几个月前,蚩印来到了兵王城。

当时他在兵王城设下擂台,城中有不少高级兵王为了扬名,纷纷前去挑战。

6彩云和曾一臣两人也前去挑战过。

说起这两人,6彩云本命6才,乃是男儿身,他和曾一臣也根本不是什么双修伴侣,他们俩只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6才因为身形矮小,又长得白净,所以曾经女扮男装,骗过不少城中的兵王。

兄弟俩被帝莘狠狠修理了一通后,怀恨在心,一直想法子想要报仇。

奈何兄弟俩加在一起,连帝莘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加之帝莘又去了精英兵王营,两人就没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哪知这时,身为蚩印的双修伴侣的叶凌月出现了。

说来也是凑巧,叶凌月也恰好接下了这个丁级任务。

新仇加上旧恨,6才就伪装成了6彩云,以女子身份出现,借机麻痹叶凌月和叶苏玉。

果不其然,“涉世未深”的两女果然是上了当。

“你上还是我先上?”

6才和曾一臣互看了一眼。

“我先上,左边那个留给你,我倒是想尝尝,蚩印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曾一臣说着,猴急着扑向了叶凌月。

另一边,6才也是满眼淫光,朝着叶苏玉走去。

曾一臣一扑向了叶凌月,可是就是这时,眼前忽的一空。

背后一阵寒,他下意识的一个避闪,忽觉得头上一轻,头上有什么东西飘了下来。

定睛一看,才现自己头顶的头被削下了一大片。

那一边,6才也是闷哼了一声。

“该死,你胆敢暗算我!”

6才的衣襟被割下了一大块。

叶苏玉一脸的恼怒,一蹴而起。

两女互对了一个眼神,从彼此的眼底看到了关切之意。

“凌月说得果然没错,你们俩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叶苏玉一脸的劫后余生之感。

早在她遇到6、曾两人时,叶凌月就用神识传音告诉她,这两人怕是有问题。

叶苏玉早前也很是不以为然。

直到她现,两人一直在带着他们不断的绕路,还带她们偏离了正常的七星鳞鳄生活的区域,叶苏玉才意识到,叶凌月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两女假装熟睡,趁机引了两人暴露了真面目。

“小贱人,你们倒是比我们兄弟俩预期的妖聪明的多,不过就算是你们现了,也没什么用,我若是你们,还是乖乖就擒的好。”

6才见已经被两人识破了真相,也不再隐瞒。

却见他随意地往脸上一抹,露出了真面目来。

“说的不错。你们俩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曾一臣冷笑道。

他们俩兄弟可都是丙级兵王,实力也高于叶凌月和叶苏玉。

“那可不见得,谁说只有我们两人。”

叶凌月说罢,意味深长往两人的身后看了看。

“你们是在找叶盟的人吧,可惜了,他们早就被我们甩了。”

两人大笑了起来。

叶苏玉的哥哥叶然早前一直尾随在他们身后,6、曾两人现后,仗着自己俩对地势熟悉,绕了好些路子,才将叶盟的人给摆脱了。

在6曾连个人看来,这会儿,两女犹如瓮中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可没说,我要找的帮手是叶盟的人。再说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可不是我们。”

叶凌月说着,那张漂亮的有些过火的脸上,忽是扬起了一抹笑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