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芸斜睨了叶苏玉一眼,似笑非笑。

“叶苏玉,你胆子不小,连我们鸿袖会的人都敢抢,乖乖把人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柳芸拆了这座破庙。”

叶苏玉一听,美眸怒瞪。

“柳芸,你敢拆叶庙,难道就不怕夏判他们追究?谁不知道,夏判等人都很敬重太虚神尊。”

“少拿太虚神尊来压我,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古董了。再说了,你哥得罪了夏判,私藏异魔兵书,这件事,整个兵王城的人都知道了。外头现在都在传言,你们根本并不是什么太虚神尊的后裔,分明就是异魔的奸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夜之间,叶然昏迷在文曲阁第十层的消息在兵王城里传了个遍。

金老早前将那块异魔方尖碑送到了精英兵王营,可精英兵王营的方士们研究了真正一个晚上,现异魔方尖碑早已被毁。

原本篆刻在方尖碑上的刻文彻底消失了。

昨夜,只有叶然一人碰过那方尖碑,所以几大判官也好,四大封号兵王也罢,全都认定了叶然已经获得了方尖碑上的魔技。

这会儿,叶然已经被夏判传召过去了,也不知道能否被放出来。

柳芸早前就对叶凌月和叶苏玉虎视眈眈,一听到消息后,立刻就带人赶到了叶庙,趁机闹事。

“我们不是异魔,我哥也不可能偷走异魔兵书,你们栽赃他!”

叶苏玉听罢,很是着急,就想去判官府解释。

异魔在神界,是个让人闻之变色的存在,异魔的兵书那也是禁止传播的。

若是叶然真的被证实获得了异魔兵书,他必定会被当成异端,叶苏玉和叶盟也不会幸免。

“苏玉,你先别焦急,清者自清,你可千万上了那女人的当。”

叶凌月制止了叶苏玉。

叶然当然不可能偷了异魔兵法,那兵书这会儿好好在叶凌月的脑子里呢。

“把人给我带走。”

柳芸一挥手,就要强行带走叶凌月等人。

“慢着,柳芸,谁允你在我叶盟闹事!”

正当柳芸准备强行掠走叶凌月等人时,叶然怒火燎燎,飞掠而入。

见叶然没事,叶苏玉很是惊喜。

柳芸的脸色却是红白相间,她本就想趁着叶然不在时,把人带走,哪知道叶然那么快就回来了。

叶然的特殊武学奥义“玄武加身”的防御很是惊人,就是柳芸和手下的多名兵王一起联手,也未必能够打破。

叶然踱到了叶苏玉和叶凌月的面前。

他早前刚出门,就遇到了夏判的人。

被夏判召过去传讯了一番,叶然才知道,方尖碑上的魔技居然被抹除了。

当初太虚神尊很是赞赏的那一套,可以让神界的军团格局位置改变的异魔兵书,居然不见了。

叶然内心很是恼火,他誓,死也要找出那个背地里偷袭自己的消息。

异魔的兵书,一定就在那小子的身上。

夏判却认定了,只有身为太虚神尊后裔的叶然,才有可能获得这份魔技,他反复逼问叶然,叶然又叫不出兵书,被赶出了判官府。

尽管没有生命之险,可叶然也明白,自己和夏判之间的最后一丝情意,也算是完蛋了。

除非能够找到那份失踪的魔兵兵书,否则他以后在兵王营里的日子只怕是难过了。

得知了叶然失去了最后的一点依靠,早前加入叶盟的那几名成员,当场就表示要脱离叶盟。

反正他们到了叶盟那么久,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反倒是因为叶然的傲慢,受了不少的气,两人早就已经想离开了。

不过是眨眼之间,叶盟就已经崩分离兮。

叶然一怒之下,就径直返回了叶庙,哪知道就在叶庙看到了柳芸带人前来闹事的这一幕。

见叶然满眼的怒红,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可怖模样,柳芸自是不愿意和他正面起冲突。

她沉思了片刻,很快又心生一计。

“叶然,你不要误会,我来掠人,那纯属是为了你好,你可知道,她是谁?”

柳芸说罢,指向了叶凌月。

叶然冷嗤了一声。

“她叫做叶凌月,是一名新来的兵王,不过从今往后,她就是我们叶盟的人了。”

如今的叶盟只剩了他兄妹俩和刚加入的叶凌月等人,若是连叶凌月等人也离开了,叶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毕竟按照兵王城的规矩,一个联盟必须至少有五名成员。

况且,有叶凌月这样的大美人在,吸引一些未婚的男兵王也不是什么难事。

“呵~叶然,我看你是在这座破庙里呆久了,信息闭塞了。你以为她只是个长得漂亮的新手女兵王?我实话告诉你吧,她是蚩印的双修伴侣。这么说,你应该懂得了吧?”

柳芸一脸看白痴似的模样,看着叶然。

叶凌月一脸的淡然自若,一旁的叶苏玉也是满脸的茫然,倒是叶然,他在听到了蚩印的名字后,脸色比原先更加阴沉了。

“你当真是蚩印的双修伴侣?”

叶然反问叶凌月。

“凌月,你认识那个叫做蚩印的?这个名字怎么会那么耳熟?”

叶苏玉回忆着。

“他就是早前几个月,险些没将整个兵王营搞得昏天暗地的那一位。”

叶然从牙缝里,憋出了几个字。

“是他,就是早前哥哥和他交过手的那一名武教头?”

叶苏玉这才回过神来。

几个月前,蚩印初来乍到,在兵王营受到了排挤,当时他在城门口摆下擂台,先后有几百名高级兵王挑战,可最终全都被蚩印所败。

那时候,叶然就是挑战者之一。

只因当时只要能达到蚩印,就能在兵王城占有一席之地。

可结果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叶然不过一招就被打败,成了不少人口中的笑柄。

叶然也是因此,对蚩印恨之入骨。

他这么急切地进入文曲阁,想要盗取那一套异魔兵法,也是因为想早一日报一箭之仇。

叶然怎么也没想到,妹妹随便招募的人,居然会是是蚩印的双修伴侣。

“不错,我的确是蚩印的伴侣,那又如何?”

叶凌月面对多爽质疑的眼神,坦白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