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北溟被小怪物问得一顿,下意识地回道。

“这世上怕是没有男人比我更熟……”

夜北溟话还未说完,就觉得曾四轩身上的气息倏然一变,他的眼神变得锐利无比,近乎是怒瞪着夜北溟。

夜北溟怔了怔,眸光也变了变。

他要是再看不出小怪物对自家女儿有意思,他就妄为人父了。

只是吃醋迟到了他的身上,曾四轩这小子,未免也太不长眼了吧。

夜北溟内心很不爽,冷冷扫了眼小怪物。

早前有帝莘那个小子,夜北溟也就认了。

眼下又跑出个曾四轩来,这些所谓的自家女儿的爱慕者,在夜北溟的眼里简直就和采花大盗没什么两样。

“夜狐狸,你杵在那里干什么,我让你找的药草呢?”

却见身后,一阵春风化雨般的和润声音,医佛云笙款款行了过来。

她替长生神帝看完了病,等着夜北溟带药草回来,哪知左等右等,都不见夜北溟,就索性到天香苑找人来了。

云笙走过来时,再看看两人间僵持的场面,还有几分纳闷。

这两男人,怎么大眼瞪大眼。

“曾队长,你也在。”

云笙冲着小怪物笑了笑。

云笙这一笑,眼眸流光婉转,小怪物看的一愣,隐隐觉得云笙的笑有些似曾相似。

回头一想,就想了起来,云笙笑语之间,和叶凌月很有几分相似。

这一想,小怪物又瞅了瞅夜北溟,再看口鼻之间,又觉得和叶凌月有几分神似。

他心底突突跳了两跳,忽是想到了什么。

八荒神尊夫妇在神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人物,八荒神尊乃是出了名的爱妻狂魔,又怎么会随意拿凌月开玩笑。

方才夜北溟的那句话的话外之意难道是……

小怪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说,凌月和八荒神尊夫妇乃是……

夜北溟见了,很是不爽的将云笙揽在了怀里,霸气十足道。

“小野猫,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动不动就和陌生人打招呼。”

“夜狐狸,你又吃哪门子飞醋。曾队长是月儿的好朋友,自也是我们的好朋友。”

云笙没好气地说道。

“八荒神尊,医佛,不好意思,方才是晚辈唐突了。”

小怪物虽是不敢肯定叶凌月和八荒神尊夫妇的真正关系,可至少能猜出三人的关系必定非寻常,态度一软,一口一个前辈。

夜北溟鼻间哼了一声,愈肯定了,风谷神帝的这位亲卫队长,一定对自家女儿心怀不轨。

早前对小怪物的感激之情,顿时烟消云散。

他甚至怀疑,小怪物早前和风谷神帝的神后一起串通好了,一起陷害于他。

“好朋友?只怕是心怀不轨,想要偷花的有心人士。”

夜北溟吃味道。

云笙微微一怔,再看看夜北溟的神情以及小怪物一下子缓和了许多的态度,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暗暗拧了夜北溟一记,将其推攘到了一旁。

“你拧我干什么,难道没看出来,这小子对咱们女儿心怀不轨。那小子长得贼眉鼠眼,又是风谷神帝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夜北溟压低了声音,和爱妻吐槽着。

他和风谷神帝本就不和,当年若非是风谷神帝暗中施压,兰楚楚又怎能欺负夜凌月,最终逼得夜凌月魂飞魄散。

“人家小伙子长得五官端正,哪里贼眉鼠眼了。在你眼里,这世上除了你们夜家的,就没长得正常的男人了。”

云笙一脸的无语。

夜北溟平素就是个谨慎机敏的性格,可唯独一摊上她和宝贝女儿的事,就会失了常态。

她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听人说了,早前天音苑的事。

虽只是听说,可一听事情的曲折由来,就可知当时候若非是有曾四轩出手相助,以夜北溟的火爆脾气,必定会惹来麻烦。

被爱妻狠狠数落了一顿后,夜北溟服了软。

云笙赔了个笑脸,走到了小怪物面前。

“曾队长,不好意思,他就那脾气。方才生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多谢你仗义相助。在下还有一事不明,想要问一问曾队长。为何,神后娘娘会想加害于我夫妻俩?”

云笙倒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盘问了起来。

曾四轩既然能及时赶到,必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其实就算是没生这件事,云笙对于这位新来的身神后,也是一直心存怀疑的。

上一次的婚宴上,云笙第一眼看到辩机时,就觉得其很是不对头。

尤其是,这位神后还是奚九夜亲自送给风谷神帝的。

“这……医佛大人,这件事在下不方便多说。但是有一点,这位神后的来历并不简单。两位还是小心防范的好,她对你们夫妻俩,很有些敌意。这一次陷害不成,必定会有下一次。下一次,曾某只怕未必能够及时出手。”

小怪物迟疑再三,还是没有将真相告诉云笙夫妇。

虽然嘴上一直说对兰楚楚和奚九夜没有骨肉亲情,可可是他们之间血肉相连,却是不可抹杀的事实。

小怪物若是暴露了兰楚楚的来信,奚九夜必定会被深究,届时,整个北境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云笙倒也没有再多做强求。

“既是曾队长不方便说,那我也不能强人所难。我们夫妻俩依旧要谢谢曾队长,我还有事在身,就先行告退了。”

云笙拉了拉夜北溟,夫妇俩一起离开了。

“你怎么不让我问清楚那小子,那神后的真正身份,若是使用天狐魅惑……”

夜北溟不满道。

“他是月儿的朋友,我怎能对他下手。再说了,你难道看不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卖北境那位的嘛?”

云笙没好气着,瞪了夜北溟一眼。

这男人,对她时心思历来细腻,怎么对其他事物和人,就这么一窍不通。

云笙何等敏锐,她在看到小怪物时,就觉得小怪物身上的气息很是复杂。

这种复杂的气息,她并不陌生。

早前,在她初遇到怀孕的兰楚楚时,就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过类似的气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