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望着夜北溟。

她自信,凭着自己这副神情,就算是石头都要动心。

夜北溟沉吟了片刻,缓步走了过来。

夜北溟越走越近,辩机眼底的笑意也越来越盛。

神界第一痴情的神尊又如何,还不是要上当。

辩机是见过夜北溟一面的,在神界,有两大神尊以痴情著称。

一个就是夜北溟,另外一个就是奚九夜。

两人不仅仅是身份尊贵,仪表堂堂,实力很强,最难得的是,两人早前都是只有一妻。

在神界一直被传为佳话,这两人,辩机也是反复观察过的,的确是神界最有天赋实力的两人。

所以早前,辩机才会打算和两人中第一人合作,建立同盟关系。

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辩机选择了奚九夜。

一山难容二虎,既是已经选择了和奚九夜合作,辩机只能是下手杀了夜北溟,就算是杀不了他,也要让其深陷泥沼,难以脱身。

眼看夜北溟已经近在咫尺,辩机心底暗暗得意。

可忽然间,她脸色变了变。

身下,那些美人棘“呼”的一声,席卷而来,将其整个人捆绑的犹如粽子一样。

辩机惨叫出声,她原本施展苦肉计,只是让美人棘缠绕在脚上,做做样子。

可那些美人棘一下子将其缠得严严实实,整个人就跟个蚕茧似的,大量的荆棘刺扎进了辩机的身上,她本就毫无防备,这么一扎,顿时全身多处血流不止,狠狠砸落在了地。

辩机的惨叫声,惊动了恰好经过天音苑的风谷神帝等人。

“生了什么事?”

风谷神帝带着一干朝臣匆匆走了过来。

就见了眼前一团绿油油的东西飞了过来,砸在了地上。

那团绿油油的东西,正是被美人棘缠住的辩机。

“陛下,快救救我,八荒神尊他……”

辩机浑身痛疼难耐,风谷神帝命人将其救了出来,可怜她一身的冰肌玉骨,这会儿被伤的伤痕累累。

辩机心底,恨得牙痒痒。

她算是看清了,那该死的夜北溟,哪里想要出手相救,他分明早已看破了自己的打算,故意加害于她。

那些美人棘也不知怎么回事,居然会趁机攻击自己。

辩机哪里知道,八荒神尊夜北溟在来到神界之前,是难得的五灵膜法体。

他天生具备操控了草木之力,只是到了神界之后,鲜少使用这种本事。

今日对上了辩机的有心算计,夜北溟看在眼里,也不说破。

却是趁机,狠狠教训了辩机一通。

辩机眼看勾引不成,心生一计,就要陷害夜北溟。

“八荒神尊他怎么了?是他伤了你?”

风谷神帝一听,正欲作。

“启禀陛下,事情并非如此。这几日我看娘娘心绪不宁,时常神魂不守的一人在外闲逛。方才臣偶然经过天音苑,见娘娘不小心身陷美人棘,正欲出手相助,又唯恐男女有别,只能是等待属下前来。哪知八荒神尊恰好路过,娘娘向神尊大人求救,神尊大人唯恐唐突了娘娘,这才会采用了这种冒昧的法子,出手相救。”

不等夜北溟开口,就见一旁踱出了个人来,正是小怪物。

小怪物说罢,意味深长,看了眼辩机。

辩机脸色一白。

该死的小曾四轩,竟然一直跟踪自己?

难道说,昨晚他现了什么?

辩机心底忐忑,又唯恐小怪物真的现了她和奚九夜的事,慌忙改口。

“陛下,你可不要误会,臣妾只是想说,多亏了八荒神尊出手相救。”

“事情的经过,正如曾队长所说,神后娘娘向属下求救,属下只能出手,奈何臣只是一名武夫,唐突了娘娘,还请娘娘多担待。”

夜北溟也没料到,和自己几乎没什么交情的小怪物会突然出手相助。

若不是对方,自己教训辩机的事,只怕没那么容易摆平。

“多谢两位出手相助,本宫不碍事。”

辩机气得脸色白,还得强颜欢笑,由着风谷神帝搀扶着,一瘸一拐离开了天音苑。

见风谷神帝和辩机走远了,夜北溟冲着小怪物拱了拱手。

“多谢曾队长方才出手相救,若非是曾队长,夜某今日只怕是惹祸上身了。”

夜北溟是何许人也,他来神界之前,也是前朝废太子,什么人情世故没经历过。

辩机一大早这么么打扮,还假装摔倒在花丛中,那股狐媚模样,让他看着就是作呕。

可奈何君臣有别,他若是弃之不顾,又会被抓住把柄。

索性就教训了对方一顿,只是他也是不明白,自己和这位神后娘娘平素并无瓜葛,对方为何要陷害于他?

还有,风谷神帝的亲卫队长又为何要帮他?

夜北溟打量着小怪物,他在诸神山多日,和小怪物还是有过交集的,但是正式打交道,还是第一次。

“夜神尊客气了。我……我不过是举手之劳了。我与凌月,是好友。她曾在我的面前提起过你。”

小怪物拱了拱手,落落大方说道。

小怪物并不知道夜北溟夫妇和叶凌月的真正关系,只是依稀知道,夜北溟的妻子医佛云笙曾经在长生神院时,探访过叶凌月。

当时他也见过一次,记忆中,叶凌月很喜欢那位医佛。

当然,小怪物也曾远远遇见过云笙,他觉得,医佛不仅人美,而且天生有种让人很亲近的气质。

这种气质,叶凌月身上也有,所以,爱屋及乌的,小怪物对夜北溟夫妇的印象很是不错。

小怪物虽是极力掩饰,可在提起叶凌月时,他的神情微微有些变化。

虽只是一瞬,可还是被夜北溟给现了。

“曾队长认识月儿?”

夜北溟奇道,不由又多看了小怪物几眼。

他也是过来人,自然看得出这位亲卫队长对自家女儿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月儿?北境神尊你和凌月很熟?”

小怪物神情一滞,神情一凛,看夜北溟的眼神也有些不善起来了。

他听夜北溟这般亲昵的喊叶凌月有些不满,尤其是,夜北溟还是有夫之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