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机,你我既是合作关系,我帮你找回异魔之心,你早前说好的要帮我的又该怎么算?”

奚九夜反问道。

“你是说替你杀八荒神尊?你放心,这件事我一直记着,只不过八荒神尊为人很是谨慎,我已经在寻觅机会,伺机出手。给我三天时间,就算是不死,我也要让他脱层皮。”

辩机信誓旦旦道。

“好……”

奚九夜正欲盘问辩机要如何下手,这是辩机神情一慌,召灵之火迅收了起来。

身后,有一队神兵走过,带头巡逻的正是小怪物。

“神后娘娘,三更半夜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怪物冰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曾队长。本宫觉得在宫里闷得慌,所以夜半出来走走罢了。”

辩机见了小怪物,掩嘴笑了笑,判若无事,折身离开了。

小怪物四下看了看,眼底有疑惑只是一闪而过。

方才,他听得清楚,辩机正在和什么人说话,怎么一眨眼短时间,人就不见了?

小怪物若所思,凝神着辩机的背影。

自从兰楚楚早前告诉小怪物,辩机乃是奚九夜特意安排在风谷神帝身旁后,小怪物就长了个心眼。

虽说小怪物未必会相信兰楚楚,可不知为何,他第一眼看到辩机,就觉得这女人太过妖魅,必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他日夜提防,也没现辩机有什么失当的地方,可他总觉得辩机的言行有些古怪。

不行,接下来几日,他必须小心提防。

辩机回了寝宫后,风谷神帝依旧在熟睡。

看着风谷神帝一身松弛的皮肤,还有已经不在年轻的面庞,辩机就忍不住将奚九夜和他对比了一番。

“再留你活一些时日,待到我找到了封天令,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辩机咬牙道。

第二日,风谷神帝本还想不想早朝,在了辩机的反复劝说下,风谷神帝才不情愿地离开了。

待到风谷神帝一离开,辩机就一番梳洗,换上了一件酥胸半路的宫裙。

“打听的怎么样了?”

辩机随手一招,一名宫女就走了进来。

“启禀神后,奴婢已经打听你过了。每天这个时辰,医佛就会前去替长生神帝针灸,这个时段,八荒神尊会去早朝。再过半个时辰,会退朝。八荒神尊返回时,惯常都是走这条路线。”

那名宫女说罢,取出了一张地图,上面标注着夜北溟可能经过的一些路。

辩机接过了那张地图,起身走了出去。

晨钟刚过,钟声犹绕梁山间不散。

辩机从了山门缓步而下。

却说辩机前脚才刚从寝宫离开,后脚,她的举动就被暗中盯梢的人给现了。

“启禀队长,神后娘娘刚离开了寝宫。”

一名亲卫队的队员,报告给了正在上朝的小怪物。

风谷神帝已经好久不上朝,这时候,正被一堆政官围着,小怪物随口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议事殿。

“神后去了何处?”

小怪物昨晚就觉得辩机有些诡异,一直不肯松懈。

“看样子,像是去天音苑的方向。”

天音苑,那不是皇家园林所在的位置?

直觉告诉小怪物,其中必定有诡。

他寻思了下,示意手下退下,自己悄然朝着天音苑的方向掠去。

诸神山的四大神帝,各有自己的宫殿,平日互不干涉。

可在诸神山的山腰位置有一片回廊花苑,名为天音苑。

那里种植着各种神花灵草,还有各种珍贵的灵禽,因此终日鸟鸣不断,平日风谷神帝很喜欢带着辩机到这里赏花。

天音苑还有一个用途,那里还种植着不少药草,云笙到了诸神山后,治疗长生神帝的缘故,时常会来这里采药。

夜北溟爱妻心切,就将采药送药的事揽了下来,每日下朝,都会经过这里,顺手带回去一些药草。

早朝的时间刚过,火炎神帝勤于政务,所以今日这一堂早朝并无什么多余的事务,例行公事后,夜北溟就往回走。

他像是往常一样,到了天音苑。

云笙手头需要两颗石林香和地崛藤当药引,夜北溟知天音苑的西北角有这两种药草,就径直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每走几步,他就听到了几声呼救声。

夜北溟皱了皱眉,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就见一片美人棘花中,有一位妙龄女子。

女子脚下,被美人棘缠住,脚腕上,已经勒出了一条条血痕来。

女子的衣衫也被美人棘扯破了,胸口呼之欲出,看上去颇为诱人。

不远处还洒落着一片花,想来是女子方才不慎跌入了美人棘中。

美人棘这种神植,平日看上去和寻常的娇花没什么两样,但是一旦有人想要采集它的花朵,花藤就会生出利刺来,刺上还带着一种麻痹毒,让人腿脚软,失去了神力。

这是一种,让人防不胜防的神植。

“这位可是八荒神尊,臣妾不小心被花藤所困,还请的神尊大人能够帮臣妾一把。”

女子那双魅惑力十足的眼中,盈满了泪水,看上去欲说还休,很是诱人。

男人只消看上一眼,就觉得气息难平,面红耳赤了。

夜北溟认出了眼前的女子来,此人正是风谷神帝早前排除众议,迎娶回来的那位神后娘娘了。

早前夜北溟在婚礼上,算是见过一面。

“神后娘娘还请等候片刻,微臣这就去找人救娘娘出来。”

夜北溟说罢,转身就欲走。

“哎哟,好疼,你若是再不救我,我的腿要断了。”

辩机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她眼眸一变,原本入肉不过半分的美人棘的刺,又扎深了几分,顿时她的脚踝一片血肉模糊。

这男人是愣头青不成,自己这般模样了,他居然还要去喊人?

夜北溟回头一看,辩机的脚上的确血流不止,隐约已经见骨了。

辩机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夜北溟上前来救自己,自己就顺势倒在他的怀里。

这个时辰,正是下朝的时候,只要她趁着纠缠夜北溟的机会,大呼小叫一番,再说夜北溟想要轻薄自己,这事只要一传到风谷神帝的耳里,夜北溟就算是跳进了黄河也洗不清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