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叶凌月具备了转译精神文字的特殊技巧。

可这个技巧,她也不敢轻易张扬,毕竟她修炼神念的事,整个神界,也只有几人知道罢了。

无奈之下,只能是姑且对枯面鬼母保密。

为了避免引来过度的瞩目,叶凌月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间或会在下五层和六七层之间来回。

在此期间,枯面鬼母是四大兵王中,领悟兵书最快的。

她在下五层迅熟记各种兵书,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已经掌握了近五十本兵书。

其余几大兵王,金牙兵王约莫掌握了三十本,他也顺利上到了第六层文曲阁,但不无意外,和枯面鬼母一样对古文方尖碑束手无策,只能返回下五层领悟兵法。

至于磐青和苍梧两名兵王,也磕磕碰碰,在枯面鬼母和叶凌月的帮助下,掌握了十余本兵书。

直到叶凌月掌握了近七八十本的兵书之后,她才决定继续往第八层文曲阁进。

实则叶凌月的真正目标并非是第八层,第九层里摆放的兵法,她真正感兴趣的是文曲阁的第十层。

早前金老曾经警告过叶凌月,第十层文曲阁不可轻易踏足。

好奇害死猫,叶凌月为此,对于第十层愈的好奇。

“这是?”

叶凌月在第八层文曲阁中,意外现了一块方尖碑。

方尖碑上,依旧文字很特殊,一般的神族根本不认得上面的文字。

可叶凌月这一次,没有使用神念,就能完全看懂这块方尖碑。

“孙子兵法,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爹爹和娘亲的笔迹。”

叶凌月莞尔一笑,脚步不自禁顿在了那块石碑之前。

兵王营里的兵书,全都是收集自各个时期,各个地方,出于历代名将帅才之手。

叶凌月的父亲夜北溟,曾经也是神界赫赫有名的军神级人物。

他在离开军营前,爱妻云笙曾经将自己那个时代最有名的兵法孙子兵法,传授予他。

夜北溟那时带着小凌月行军打仗时,彻夜阅读的就是孙子兵法。

那也是小凌月人生军事启蒙的第一本书,她自是记忆深刻。

父亲夜北溟也是靠着那一部兵法里的计谋,在神界屡战屡胜,建下了赫赫战功。

神界和军界对其的认可度颇高,他使用的那一部孙子兵法,就以麒麟族的文字,被记录了下来。

而且还被摆放在了文曲阁的第八层。

相较于夜北溟同一个时代的任何一名将帅,这一部孙子兵法的高度是无可媲美的。

“父亲只怕也没想到,孙子兵法会被摆放在这里。”

叶凌月唏嘘着。

这一部孙子兵法,她早已烂熟于心,自是不必要再背诵了。

又过了半月,叶凌月已经从第八层文曲阁行到了第九层文曲阁。

她掌握的兵书的数量,也已经达到了九十多部。

叶凌月打算在文曲阁的第九层,再找几部兵法,顺便也查看一番,文曲阁的第十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已经走到了第九层,拾阶而上。

第九层文曲阁里的兵法,数目已经很稀少了。

叶凌月随意翻阅了几本,现这几部所谓的第九层的兵法,不过尔尔。

比起娘亲云笙那个时期流传下来的孙子兵法,不知相差了多少,只是由于著作者身份和年代的缘故,所以被供奉在了第九层。

叶凌月看得意兴阑珊,随意记忆了几本。

她一直走到了第九层文曲阁的尽头,前方是一堵墙,并没有看到通往第十层的阶梯。

“不是说文曲阁有十层嘛,第十层在何处?”

叶凌月纳闷着。

早前金老在说时,她就已经长了个心眼,本想暗中窥探下,第十层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允许他人进入。

可如今一看文曲阁压根就没有第十层。

叶凌月在一旁走来走去,最终目光落在了那面墙上。

墙壁上洁白一片,和新粉饰好的一样。

叶凌月又用手摸了摸,曲起了中指指节,轻轻地叩了叩。

回声很沉,显示这里面必定是实心墙,也不像是有机关的模样。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神识一动。

神念强无声息地是渗入了墙壁内。

墙壁在被神念入侵的一刻,有暗光一闪。

但见墙壁上,显露出了一行行字迹来。

“墙上有字?”

叶凌月借着文曲阁里昏黄的灯光,仔细查看起了墙壁上的字迹来。

“这些字句,怎么都残缺不全?”

叶凌月看了一圈后,现墙壁上大概有上百句兵文。

这些兵文,全都是摘自不同的兵书。

其中有大概几十句,正是叶凌月这两个月左右,背诵下来的八九十部兵书里的。

余下的六七十句,叶凌月并未看到过,想来应该是其他兵书里的一部分内容。

即便是叶凌月认得的那些兵书里的字句,也都是残缺不全。

叶凌月想了想,试着用精神力将那些残缺的字句填补好。

当叶凌月将神念收回时,墙壁再次回复如初,看上去依旧是很普通的一面实心白墙。

“看样子,要将余下的六七十句残缺句子都补充完全,才能解开这堵墙的秘密。”

叶凌月在文曲阁里呆了两个来月,对于文曲阁的设计者的这种恶趣味已经有些熟悉了。

甚至于,叶凌月怀疑对方也是一名高明的神念师。

叶凌月深信,在这堵墙后,必定有通往第十层文曲阁的法子。

文曲阁有数以千计的兵书,从里面搜寻出几十句残缺的兵文,这个工作量可大可小。

好在叶凌月有了神念相助,她将剩余的那些残缺的句子记在了心底,原路折返。

转瞬,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

文曲阁楼外,夏日葱茏的树木已经绿叶满枝化为了金叶飘零。

文曲阁内,四大兵王和叶凌月的考核还在继续着。

“终于,将最后一句兵文也找到了。”

叶凌月站在了第八层文曲阁的一条侧道里,将方尖碑上的文字记了下来。

已经是深夜,整个文曲阁里都是一片死寂。

就连最勤劳的兵王,也已经休息了。

叶凌月已经迫不及待,要去解开那一面白墙上的秘密了。

她再次来到了文曲阁第九层的尽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