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叶凌月这浏览的度,别说是熟记,只怕连通读都是不可能的。

真当方尖碑上的兵书是孩童读物不成,对于叶凌月的这番举动,金老很是不满地蹙了蹙眉。

虽然说叶凌月的精神力在五人之中是最弱的,但是金老早前对她还是有一些些期许的。

金老再度回忆起了早前惊鸿一瞥,看到的叶凌月额头的那一枚太虚神印……

太虚神印,当真是太虚神印。

当年那个天姿卓绝的太虚神尊,想不到最终竟会将自己的神印传承给了这样一个人。

年纪太轻,神力也很一般,精神力修为不过虚鼎。

这般的人物,怎么会被眼高于顶的太虚神尊看上?

金老百思不得其解。

谁又能料到,一个在兵王营的文曲阁里看守的老者,竟会认得原始神尊之一的太虚神尊。

更没有人知道,太虚神尊早年,也曾到过兵王营。

“年纪太轻,虽然继承了太虚神印……可惜不会灵活运用,若是换成了那人的话,应该就能将太虚神尊的神印扬光大。”

金老摇了摇头。

金老口中所说的那人,正是数月之前,来到高级兵王营的帝莘。

他到了高级兵王营后,靠着一人之力,震慑了高级兵王营上下。

他平日也不在兵王城里居住,而是选了文曲阁为落脚地。

每日上完课,就会返回文曲阁。

在文曲阁的一个月里,除了头五天,留在下五层阅读基础兵法。

后面的二十多天,他一直在上五层,阅读各种高级兵书。

在那男人的身上,金老依稀看到了当初太虚神尊的锋芒。

金老心底惋惜着,闭上了眼,不再多说。

像是叶凌月这样的,一到了文曲阁就急着想离开,潦草阅读兵书的兵王,金老看过不少,但最后能掌握兵书上的精髓的,从未有过。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叶凌月想要离开文曲阁,为时尚早呢。

叶凌月并不知,金老早早给自己贴上了标签。

她从日落到日出,再到了晌午,一饿就胡乱吃些朱果,精神不济,就回阁楼里运用凝神阵恢复精神力。

几日几夜下来,第一层的方尖碑她已经过了七七八八。

第四天一早,叶凌月找到了金老。

“你说你掌握了三十部兵书,想要前往上几层?”

金老一听,吃了一惊。

三天时间,这丫头就已经掌握了三十部兵书?

这度也未免太快了些吧。

文曲阁的下五层全都是一些基础兵法,叶凌月有父亲夜北溟少时的指导,已经懂得了,基础兵法虽是有成百上千之多,可精髓大多相似。

通读了三十本之后,就没有必要再读其他的了。

但是高级兵法不同,每本高级兵书里,都会有独到的见解。

叶凌月的时间很有限,与其浪费时间在基础兵法上,还不如直接前往第六层开始的文曲阁。

只是第六层开始,必须拥有实鼎级别的修为,或者掌握三十本以上的兵书。

叶凌月必须先在金老这边,通过考核先。

金老一脸的难以置信,可还是考校起了叶凌月来。

“诸子论……”

金老先是让叶凌月列下了她已经掌握的兵书,随即在抽取了其中一本,让叶凌月开始背诵。

却见叶凌月红唇微动,声音清脆,一字一句,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一刻钟下来,已经将一篇完整的《诸子论》给背诵完毕了。

金老犹不死心,又追问了几处备注。

哪知叶凌月都是一五一十,据实以答,不仅如此,叶凌月还表达了自己在很多与兵书上注释有所不同见解。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

金老的眼底,从最初的不满,再到后来的惊诧连连。

“你当真只有二十余岁?”

金老在反复盘查之后,确认了叶凌月已经熟记了三十多部兵书,心底困惑不已。

“金老何出此言,神族的容貌可改,可神骨乃至神印不可改,金老若是怀疑,大可以测一测我的神印乃至神骨。”

叶凌月笑道。

“不用了,你的神印凝聚最多不过三年,至于你的神骨也还很稚嫩。”

金老虽是心中困惑,可他在兵王营呆了多少年,自有自己的一番眼力。

只是他很难相信,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对兵法居然会有如此独到的见解。

金老说罢,一拂衣袖,却见叶凌月的手上,多了一抹烙印。

那烙印,乃是一颗熠熠生辉的银白色星辰。

“那是银文曲,乃是通过了文曲阁初级考核后获得的认可。有银文曲在手,你即可自由通行文曲阁的第六到第九层。但切忌,不可乱闯最后一层。”

金老说罢,又闭上了眼,不再多说。

叶凌月耸耸肩,也不愿意再和这位脾气古怪的老人家多说。

别以为她不知道,过去三日,金老的瞩目一直如影随形。

她初见金老时,就觉得此人很是不寻常。

不寻常的原因,就在于叶凌月一眼看过去,无法在对方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的神力波动乃至于精神力波动。

叶凌月甚至无法确定,对方到底是一名武者还是方士。

光凭这一点,就已经让叶凌月足够留意金老了。

叶凌月如今已经是二星神念师,她大致可以看出寻常神尊级别左右的的实力,只有四大神帝乃至十三大元帅、至强神尊级别的存在,她的神念才无法看破。

眼前的金老,难不成也具备了那些人的实力?

既是已经可以进入第六层参悟兵书,叶凌月自然也不愿意留在第一层。

临行前,她再看了看其他四大兵王。

磐青和苍悟两人,还对着基本基础兵书愁眉苦脸着。

至于金牙兵王,叶凌月现他在第四层查看一本叫做列国兵志的兵书,见其很是专注,叶凌月也就没有打断。

都是枯面鬼母,叶凌月一直没有找到。

叶凌月索性就循着文曲阁的阶梯,一路朝着第六层走去。

到了第六层时,叶凌月就见了前方的楼梯口有一堵石门。

叶凌月走上前去,它手上的银文曲星光一闪,投影落在了石门上,石门出了一阵拖曳声响,这才徐徐打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