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家的宝贝女儿,夜北溟一直心存愧疚。

他和云笙的这段姻缘,来之不易。

当初为了云笙,他九死一生,本以为夫妻俩已经是阴阳相隔,可造化弄人,他还是活了过来。

但是由于他的缘故,小凌月一出生体内就携带了生死符。

也是因为生死符的缘故,她自小体质就比一般神族差,还没法子修炼。

小野猫一直担心她会红颜薄命,夫妻俩对小凌月也是宠爱的很,几乎是百依百顺。

偏生夫妻俩一个是神尊,一个是医佛,平时都是忙得连脚都没法子落地的主。

他原本也不愿意带女儿上战场,可一想到女儿一个人在八荒神宫里孤零零的模样,他的心就不由软了。

揉了揉女儿软绒绒的头,夜北溟心底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

他的确是个不称职的父亲,连个故事和摇篮曲都不会讲。

小凌月歪着脑袋,见自家父亲一脸的郁闷样,眼睛眨了眨,很是体贴地说道。

“爹爹,那你读你手上的书给月儿听罢。你每天都看它们,一定很有意思。”

小凌月说罢,一咕噜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钻进了夜北溟的怀里。

夜北溟笑了笑,用了毯子将小凌月裹得严严实实的。

兵书对于夜北溟而言,是颇有趣味的,可自家女儿一听,只怕用不了一会儿就会昏昏欲睡了。

连自家小野猫,都不喜欢看兵书,更不用说只认得箩筐大几个字的小凌月了。

夜北溟沉声念起了兵书来,本以为小凌月撑不了多久,就会睡着。

那知道才读了一小段,小凌月就指着兵书上的一行字道。

“爹爹,什么叫做围魏救赵?”

她眨巴着眼,一脸的好奇。

夜北溟好脾气地解释了一番。

“那什么叫做釜底抽薪?”

小凌月边听着,边不停询问着。

豆大的松油灯火苗,一上一下着。

到了下半夜,小凌月分担没有听睡着,反倒是越来越精神。

夜北溟也是越说越是稀罕。

“月儿?你喜欢兵法?”

夜北溟见时辰实在太迟了,只得将女儿强行塞回了被窝里。

“喜欢啊,我啦一天,也要像爹爹你那样,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小凌月说着,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女孩子家家的,上什么阵,杀什么敌。这些事,将来就交给你的夫婿去作罢。再不行,爹娘生几个弟弟给你玩。将来长大了,让他们来保护你。”

夜北溟疼爱着,将女儿乱踢的小脚丫,塞回了被窝里。

他只是将女儿的一番话,当成了童言。

女儿的容貌承袭了小野猫,他希望性子也像云笙,最好还能学会云笙的一身医术,将来,他们夫妻俩再会替她物色一个绝世无双的好男人。

他夜北溟的女儿,要做神界一等一幸福的小女人。

只是夜北溟的如意算盘却是彻底落空了。

小凌月自那天之后,每天都会赖着他念各种兵书,一场战事下来,小家伙学会了不少字。

不仅如此,还通读了好一些兵书。

她虽是身子不大好,可记忆力极好。

夜北溟回到了八荒之后,将此事告诉了妻子云笙。

云笙知情后,也没有阻拦女儿的兴趣爱好。

在她看来,女儿小凌月既然不喜欢学医,那就学兵书也是一样的。

“医者,掌生控死。兵法者,掌控风云。没准我们女儿,将来还能成为神界赫赫有名的女军神呢。”

云笙无心的一句话,没想到就成了他们夫妇俩十几年后的梦靥。

可也正是云笙夫妇这般宽容的教育模式,造就了叶凌月前世今生,在军事方面,表露出了国人的天赋。

前世的记忆,一点点地褪去。

不知不觉中,叶凌月的嘴角翘了起来,眼底泛起了怀念之光。

“但愿我还能记得一些兵书,不辜负了爹爹的一番教会。”

叶凌月收回了思绪,环顾着这一整座文曲阁。

当初夜北溟在军营时,军营的条件极其简陋。

叶凌月所学的兵书也大多是夜北溟口头表述,好在夜北溟是一个杰出的讲师,他将兵书融合实际,讲得绘声绘色,叶凌月一直熟记在心。

恢复记忆之后,身在第七军团时,过往的兵法知识让叶凌月丝毫不逊色于秦松之流。

相较于军营,文曲阁的这些兵书无论是规模还是注释都要详尽的多。

她的精神力扩散开,搜寻着四周的方尖碑。

一圈扫下来了之后,叶凌月的眸底多了几分笑意。

“诸子学、百家军论、战时说……”

纵观第一层的文曲阁,她就能至少说出十几本兵书是她以前听父亲详细讲解过的。

还有大概二十余本,是夜北溟简略讲述过的。

大概只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她就能重拾记忆,将三十余部兵法全都熟记在心。

叶凌月心思稍定,开始仔细查看方尖碑。

叶凌月的脚步,迅在这些方尖碑前移动着。

而这个时候,金牙兵王在内的其余四人,也都在文曲阁的下五层里,开始逐步搜寻起自己熟悉的兵法来。

金牙和枯面鬼母因家学渊源的缘故,稍好一些,也能找到十几部熟悉的兵书。

而磐青和苍梧则直接寻找最简单基础的兵法,只求记。

五人殊不知,他们在文曲阁里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文曲阁外,金老的眼中。

文曲阁的下五层,全都笼罩在了金老的精神力之中。

金老最初留意的乃是金牙和枯面鬼母两人,因为两人的修为最高,其后才是磐青、苍悟兵王,至于叶凌月,她年岁最轻,但因额头的神印有些特殊,所以金老多看了几眼。

“嗯?”

金老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同于其他四人选定了一块方尖碑后,就会盘腿坐下,仔细领悟上面的兵法口诀,那最年轻的女兵王竟然……

夜幕已经降临,月色笼罩下的文曲阁,黑魆魆的,只有幽黄的灯光。

只见叶凌月每隔一刻钟左右,就会转换一块方尖碑。

短短的两个时辰内,她已经陀螺式的,一脸过了十几本兵书,数十块方尖碑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