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到了最后,犹还觉得不过瘾,索性就弃了各自的神兽,靠着身法,比起了高下。

两人这一比拼,现各自的身法都不弱。

薄情修炼的乃是特殊的风之神力,在了天空中,如鱼得水,如同流云一般。

小怪物虽不是风之神力,但是他承袭了一部分的星辰随便,又有了风谷神帝那样的名师指点,在了天空中,如同一抹流星,身法不相上下。

两人都是心思通透之辈,一番较量之后,加之都喜欢叶凌月,对于彼此也有了惺惺相惜之意。

却见天空之上,有一红一灰两道人影并肩而行。

“小子,你喜欢凌月?”

薄情斜睨了小怪物一眼。

小怪物没吱声。

他和薄情不同,薄情对叶凌月的喜欢,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可小怪物,因为童年的经历的缘故,一向很是内敛。

他把对叶凌月的这份爱慕深深埋在了心底,轻易不肯向外人坦露。

今日被薄情一问,他的脸上,划过了一抹尴尬之色。

“还不好意思?不过你没指望了,光是一个我你就不是对手,更不用说帝莘那小子了。”

薄情撇撇嘴,一路上,他已经分析过了小怪物,最终认定了,小怪物压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帝莘?”

小怪物警觉了起来,难不成叶凌月还有其他的爱慕者。

“帝莘就是蚩印,你应该认得才对。”

薄情没有都说,帝莘是怎么成为神界的将军蚩印的,这一点,薄情不得而知。

可那小子能从一名神将,一路攀升到了御史,可见其确实有些手段。

“我比不上,你就比得上?”

小怪物没好气道。

身为奚九夜和兰楚楚的儿子,小怪物自身天赋和机缘都是很好的,如今又有了外公风谷神帝栽培。

他从未觉得自己不如帝莘,唯一不如那小子的,只是他比自己更糟遇到凌月。

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心有所属的悲哀,才是小怪物心底最大的遗憾。

若是他早点遇到叶凌月,他相信自己一定不会输给帝莘。

“哎,反正我们俩都是炮灰,但是至少,在凌月心底,我比你更重要。”

薄情心底很不是滋味,小怪物的心事,又何尝不是他的心事。

他就那么好死不死,遇到叶凌月比帝莘迟了那么一点点,就错失了芳心。

“你哪只眼看出了,她心目中,你比我重要?”

小怪物自知这辈子都没法子和帝莘相提并论了,可是他深信,自己在叶凌月的心目中,是很特殊的。

“自然比你重要,我可是她好兄弟,蓝颜知己,你算什么。那可是他仇人之子。”

薄情嗤之以鼻。

他话音才落,小怪物的脸色就变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是谁告诉你的,你到底是谁?”

小怪物的心底,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和奚九夜关系。

自己的爹娘,前世对叶凌月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这件事,一直是他心底的一根刺。

他没想到,今日这根刺,会被薄情这么个外人,血淋淋拔起来。

“我和凌月是什么关系,她什么心底话都会告诉我。”

薄情得意洋洋着,打死他也不会告诉小怪物,这番话是当初云笙与他前去救小吱哟它们时,告诉他的。

至于小怪物和奚九夜的关系,薄情只是看了几眼小怪物,就觉得他和奚九夜很相似。

只是不知道那个瞎了眼被猪油蒙了心的北境神尊,怎么会一直没有现。

不过既然没人说破,薄情自然不会对外多说。

“胡说,凌月不可能把这些事告诉你。”

小怪物和薄情因为奚九夜的事,两人原本已经缓和了不少的气氛,一下子又再度紧张了起来。

两人眼看就要动起手来了。

恰是这时,就见了诸神山方向有一名神兵疾掠而来。

“是诸神山的信使?”

小怪物见了来人的服侍,就知此人是风谷神帝座下。

他距离诸神山还有四五日的行程,信使突然到来,想必一定有急事。

“拜见曾队长,这里有一封您的信,务必要大人亲手拆开。”

那名信使一看到小怪物,就不禁喜出望外,他连忙上前,递给了小怪物一封信。

小怪物扫了一眼那封信,面露了几分不悦之色。

“告诉写信之人,她的信,我一律不收。”

信上并没有署名,可是小怪物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只因信口上,有一个白玉兰图样的蜡印,正是来自兰楚楚。

自打兰楚楚知道了小怪物就是自己的儿子之后,就一直对小怪物纠缠不休。

从写信,再到一些日常的衣食住行,兰楚楚明里暗里都会派人来关照。

她的这般举动,在诸神山时,还引来了不少同僚的误会,他们都暗中称羡,说小怪物是交了桃花运。

可小怪物却知道,这全都是兰楚楚惯用的伎俩。

那女人,早前残忍的将自己丢弃,甚至不惜杀人灭口。

如今现了自己脱胎换骨之后,就想修复关系,他与她早已没有了母子之情。

所以兰楚楚写来的信,小怪物每次都是随手丢在一旁。

只是兰楚楚还从未像今日这般,亲自命人送信过来。

“哟,这是情信不成。看不出,你还挺受欢迎的。”

薄情一脸调侃地说道,类似的情信,实则上薄情每天都能收到一打。

他和小怪物不同,天生长了张风流脸,男女通杀。

“不管你的事。”

小怪物瞪了他一眼。

“曾队长,那人说了,这封信事关生死,你一定要看。”

那名信使也急了。

早前小怪物一直不肯收兰楚楚的信,所以这封信,已经在诸神山耽误了几天了。

可兰楚楚很是着急,一次次催促,信使无奈之下,只能是来找小怪物。

小怪物心底冷笑,也不多说,接过了信。

信使刚松了口气,可是哪知下一刻,小怪物的手掌一震,那封信直接在他的掌心里化成了齑粉。

“队长,您这是?”

信使一脸的惊慌。

“她的生死与我何干。”

小怪物冷酷地说道,不再多说,继续赶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