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玄阴之血的存在,本就是很逆天的存在,贼如今的神界,无疑是很受待见香饽饽。

得知叶凌月身上竟有两枚神印时,奚九夜瞬时很是吃惊,以至于她没有留意到,异魔辩机的可以停顿和隐瞒了叶凌月第二枚神印乃是玄阴神印的真相。

“叶凌月身上有两枚神印,难怪她到了神界后,修为一日千里。你有把握,能获得风谷神帝的神印?”

奚九夜沉浸在两枚神印的惊人消息中,没有留意辩机的反常。

“只要你把我送到诸神山,我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风谷神帝,不过是一名好女色的小人罢了。我对我自己颇有信心,届时,我甚至可以玩弄他与股掌之内。你想要杀夜北溟也好,当神帝也好,都可以以一一办到。”

辩机说着,缓缓起了身。

奚九夜依旧皱着眉,没有言语。

“我做这些,可全都是为了你。”

辩机凝视着奚九夜。

这男人身上,有种让人不禁沉沦的魅力。

忽的,辩机惊呼了一声,她的身子被奚九夜单手抱了起来。

他快步走到了案桌前,一手扫落了案桌上的物什。

辩机被猛地摔在了案桌上,奚九夜俯身望着她,一字一句。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份功夫。”

御书房内,一阵暧昧的声响。

御书房外,一众神兵听得面红耳赤。

其中有一名神兵,偷偷望了眼御书房,趁着换岗之时,偷偷溜了出去。

他径直朝着兰楚楚的宫殿行去。

神宫之内,兰楚楚得了消息之后,粉脸煞白。

“哪个不要脸的贱人,居然敢勾引九夜神尊?”

自秦妃死后,兰楚楚安分了好阵子。

奚九夜也无心再娶,兰楚楚本以为,用不了多久时间,两人的感情就可以恢复如初。

哪知道奚九夜会直接带着一个女人去御书房。

“启禀神妃娘娘,属下们都守在了屋外,没有看到有女子进去过。可是九夜神尊的房里,的确是传出了女子的声音。”

那名神兵小心翼翼地说道,他没敢往下说,怕刺激了神妃娘娘。

秦妃死后,兰妃的脾气更加暴躁了。

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九夜神尊都减少了到兰妃的房中过夜的次数,北境神宫上下都传闻着兰妃失宠了。

可她终归是九夜神尊孩子的生母,在北境神宫还是有几分身份地位的。

如此一说,兰楚楚更奇怪了。

御书房戒备森严,历来是北境最难闯入的地方之一。

御书房那种地方,平日连兰楚楚想要进去都很难,她都是要看看,对方生了怎样的三头六臂,敢在御书房行苟且之事。

“来人,本宫要去御书房。”

兰楚楚想了想,带人就要往御书房去。

“神妃娘娘,万万不可。”

兰楚楚的奶娘拦住了兰楚楚。

“怎么,难道本宫身为奚九夜的正妃,连进御书房的资格都没有?”

兰楚楚怒火中烧。

奚九夜越来越不像话了,他的眼里还有自己这个神妃嘛。

“神妃娘娘,九夜神尊是男人,是男人总是爱拈花惹草的,更不用说,九夜神尊还是人上人。你若是这会儿闯进去,只怕会激怒九夜神尊,不如查明白那女人的身份后,再做打算。”

奶娘好言相劝着。

叶凌月听罢,沉吟了片刻。

她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带着奶娘偷偷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行去。

一个时辰后,御书房里的动静才平息了下来。

御书房内,一片凌乱。

辩机玉体陈横,她缓缓起身,披上了衣物。

身上难掩欢好后的暧昧痕迹。

再看奚九夜,也是披上了衣裳,不得不说,辩机的确是女人中的极品。

她一身玉骨,软若无骨,足以让每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奚九夜在欢好之时,也几近癫狂,可抽身之后,他的眼眸异常清醒,哪里有半分男女欢好之后的沉沦。

辩机说自己乃是玄阴圣骨,奚九夜初时还有几分不相信。

可体会之后,他就察觉到了个中的好处。

他与辩机云雨一番,本该身子疲乏才对,可他不但不觉得困顿,反倒是觉得自己浑身的神力,又增长了一截。

这种状况,对于数十年来,神力未曾再有增进的奚九夜而言,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也更加坚定了,奚九夜和辩机合作的心思。

辩机乃是玲珑之人,一眼就看出了奚九夜的心思并没有落到她身上。

她的眼底,不免有身上之色闪过。

这男人,到底有没有心。

不过她也是豁达之人,也知对奚九夜这样的男人,绝不可死缠烂打,否则只会让其更加疏远。

“九夜神尊,这下子你可是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了?”

“辩机侯的确是胜人一筹,本尊阅女数十人,无一人可与辩机侯相提并论。若是将你送给风谷神尊,想必他一定会为你神魂颠倒。我择日,就将你送入诸神山。”

奚九夜微微颔,言语之间,没有半点多余的情感。

风谷神帝好女色,可自从上一次,他想要娶叶凌月为神妃后不成,就一直郁郁寡欢。

最近半年里,他一直未曾再纳新妃。

辩机的容貌无双,又有一身媚骨,只要取悦了风谷神帝,后者必定会对其神魂颠倒。

“九夜神尊还真是狠心,你就不怕我倒打你一耙,出卖你?”

辩机言语间,有几分失落。

从未有一个男人,在与她恩爱之后,如此全身而退,还要将她拱手让人。

奚九夜是第一人,也是她最刻苦铭心的那一人。

“你舍得?”

奚九夜挑眉,修长的指勾搭住了辩机的下巴。

薄唇覆上了辩机的唇。

两人唇齿相依,吻得难舍难分。

辩机气喘吁吁着,身子弱柳般靠在了奚九夜的身上。

就在两人情浓意浓之时,御书房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

兰楚楚满脸的怒容,她一眼就看到了辩机和奚九夜两人搂在了一起。

“兰儿,谁允你进来了?”

奚九夜不紧不慢,松开了怀里的辩机。

辩机娇笑着,退到了一旁,一双风骚入骨的眼,挑衅十足,望着兰楚楚。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