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破塔,还真是坚固。

山涧之下,辩机见尸魔龙久攻不下,渐渐也没了耐性。

塔身上,忽有红光乍现。

红光越来越亮,犹如火焰一样熊熊燃烧了起来。

红光将整个塔,映衬的如同烙铁一般。

尸魔龙只觉得爪下一阵滚烫之意袭来,送开了龙爪。

忽听得一阵悠长的唳音,塔内,有一道红光冲了出来。

那红光,在半空中扩散开,恍若一片朝霞。

朝霞之内,出现了一头五彩斑斓的鸾鸟。

那自然是真正的鸾鸟,而是由神力凝聚而成的。

一百名女神兵,列成了朱雀兽阵。

阵法作用之下,化为了一头朱雀鸾鸟。

鸾鸟讴歌,它毫不示弱,朝着那头尸魔龙起了进攻。

朱雀口中,喷出了一道红光,一击击中了那头尸魔龙。

尸魔龙的身体上,燃起了火光。

它一个疾蹿,避开了朱雀的又一次袭击。

伴随着寂灭塔里,众兵身上的神力越来越集中。

朱雀的攻势也愈猛烈,它以惊人的冲击之势,冲向了尸魔龙。

尸魔龙也是怒极,却见一黑一红的两道光团,撞击在了一起。

山涧的上空,腾起了两团火球。

寂灭塔里的叶凌月和山涧里的辩机同时心神一震。

只听得一阵凄厉的龙吟声,尸魔龙的身子在半空炸开。

朱雀鸾鸟也周身燃起了火来,神力在半空中溃散开。

一龙一鸟,最后以同归于尽的姿态,一起消失了。

“混账!竟连尸魔龙都击溃了。”

辩机见此情形,气得不轻。

寂灭塔里,一干女兵们也长舒了一口气。

“我们胜了,我们打败了异魔!”

女兵们欢呼一片,叶凌月面上却没有半点喜悦之色。

尸魔龙不过是开胃菜罢了,以辩机的性子,接下来必定会动更猛烈的攻势。

下方密密麻麻的一对对魔兵,而且这些魔兵身上还带了魔煞之气,女兵们若是稍有不慎,很可能被魔化。

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叶凌月能够仰仗的,也就是寂灭塔罢了。

只是,辩机真的会由着她们躲在寂灭塔里?

叶凌月可不这么认为。

寂灭塔应声落地,大量的魔兵如潮水般纷拥而至。

“叶凌月,你躲在塔里,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就从塔里出来。”

辩机在一队魔兵的簇拥下,行了过来。

“辩机侯,我等本就是区区弱女子,何来好汉一说。我今日前来,不为其他,就只是为了我太虚神院的百余名学员。你要报复与我,是你我之间的私人恩怨,你又何必前连无辜。我已经来了,你也该把人放了。”

凌月沉声应对。

“叶将军好胆色,只不过,你来就来了,又何必带着一个‘龟壳’。想要我放人,你先从塔那龟壳里出来。”

辩机暗中打量着那一座塔。

近处看去,寂灭塔看上去愈让人胆战心惊。那塔的塔身上,雕刻着大量的浮雕。

那些浮雕,都是一些梵文,一看就是出自佛经。

辩机看在眼里,直觉神魂都要受到震慑,更不用说,那些魔兵对其都是退避三舍。

若是叶凌月不出来,辩机也奈何不得这座塔。

“要我出来也可以,但我需要见到我太虚神院的一干子弟,你我之间的恩怨,我们私下解决即可。”

叶凌月也是干脆。

她也知辩机这种人,多说无益。

时间拖得越久,对太虚神院的学员们而言,就更加不利。

她必须想法子将太虚神院的学员们安全送出去。

至于她自己,总会有法子对付辩机的。

再差的情况下,她还有鸿蒙天。

叶凌月心底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看辩机上不上钩。

“叶凌月,你哪来的资格与我谈判。你可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若是再讨价还价,别怪我杀光太虚神院的人。”

辩机恼火着。

“就凭我有你想要的东西,你若是不放人,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它。”

叶凌月也知,墨离已经将自己身上携有封天令告诉了辩机。

虽不知封天令到底有什么用处,可无疑那是很重要的物品,她索性就抛出了封天令这个诱饵。

难道封天令在她身上?

辩机心头一动,不知道叶凌月这话的真假如何。

不过即便是叶凌月说得是假话,可只要抓到她,就可以逼出她身后的那小子,倒也是稳妥的很。

“叶凌月,你最好说的都是实话,倘若你骗我的话,太虚神院所有的人都要给你陪葬。”

说罢,辩机就命令手下,将关押的一干神院的人都押解了出来。

几大势力的学员都是关押在一处的,经过了几天的折磨,尤其是看到书数名学员断手断脚之后,他们身心俱疲,学员和导师们都看上去无精打采的。

一听说辩机要放了他们,他们全都沸腾了起来。

一个个争先恐后,就往外冲。

魔兵寨外,一下子多了四五百人。

黑压压的一片,叶凌月一时之间,也分辨不清哪些是太虚神院的人。

“人全都在这里了。”

辩机指了指那些人质们。

辩机倒是要看看,叶凌月有什么手段。

“将军,这么多人,我们只怕带不走。”

女兵们提醒道。

寂灭塔内的面积有限,而且还有一百名女兵,这里的学员的人数未免太多了些。

再说了,早前几大势力的学员和导师们可都是参与了排挤太虚神院的事,叶凌月心底是不乐意将人都救走的。

只是……叶凌月沉吟着,看了那些学员们一眼。

叶凌月修炼了神念之后,精神力一日千里,一眼就看成了这些学员中,有不少人天赋都不错。

由于辩机刻意为难的缘故,太虚神院在这一次的神启城事件中,死伤人数不少。

新生招募出现了很大的缺口,一些最有天赋的人族、妖族神启者也因此受牵连,丢了性命。

宫惜才返回太虚神院前,还感慨今年的招生数只怕是不够了。

“诸位,我是太虚神院的叶凌月。”

叶凌月思忖了片刻,冲着寂灭塔外的那些学员们,高声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