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寂灭塔自由幻化,伤了墨离之后,就如脱缰的野马,一掠就行出了一里开外。

“吓死我了,小塔好厉害,你这是要带我去见阿姐?你知道阿姐在哪里?”

寂灭塔内,小凌星和式神炼妖鼎劫后余生,都长吁了一口气。

尤其是小凌星,他已经是对寂灭塔崇拜的五体投地了。

寂灭塔似听懂了小凌星的意思,塔身重重地颠了颠,形如人点头一样。

式神炼妖鼎一个没站稳,咕噜噜滚到了地上,撞得眼冒金星。

“破塔,你能不能飞稳一点,不就是有几分蛮力,度快了点嘛,比起我来,你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才是族人手下第一神器。”

式神炼妖鼎嘟嚷着。

方才小凌星对小塔一阵猛夸,让式神炼妖鼎很不是滋味。

寂灭塔显然是通了灵的,它的意志全都是被主人左右。

主人一心护卫小凌星,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那个叶凌月。

寂灭塔毫无声息,仿佛没听到式神炼妖鼎的话一样。

它忽的用力一顿,塔身滴溜溜一转,不断下落。

式神炼妖鼎又摔了个狗吃屎,小凌星怕它再闹事,将其塞进了怀里,耳根子总算清净了。

小凌星好奇地趴在了塔壁上,看到塔身不断下落,前方出现了一片平房,有一些身着军铠的女兵正在四下巡逻。

太虚神院的学员和导师们离开后,叶凌月就将义庄改成了临时指挥点,此时,她和冷副将正在里头商议寻找辩机的方法。

两女已经讨论了一日一夜,丝毫没有线索。

这时,只听得屋外有喧哗声不断。

叶凌月警觉,和冷副将急急掠出。

原来是女兵们也现了这诡异的飞行神器,她们连忙示警。

“将军,那玩意在半空中已经盘旋了近一刻钟,该不会是异魔使的什么把戏吧?要不要下令将其射下来?”

女兵们禀告。

弓箭手已经准备就绪,近百枚冷箭全都对准了寂灭塔。

只要它再靠近一些,就立刻将其射成马蜂窝。

“不碍事,那是件神器,对方没有恶意。”

叶凌月眼眸微缩,打量着半空中的寂灭塔。

看到那座塔时,叶凌月觉得异常的熟悉,甚至有几分亲近的感觉。

她约莫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那座塔。

寂灭塔是有灵性的,叶凌月一出现,它就如闻到了鱼腥味的猫咪。

寂灭塔转的更欢快了,它嗖的一声,塔身变大了几倍。

只听得轰的一声,落到了叶凌月的身前,激起的尘土,让女兵们全都退避三尺。

塔身晃了晃,噗噗两声,从塔里出了一大一小来。

叶凌月还未看清塔里出来的是什么,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生了。

寂灭塔自动变小了,很是乖巧地落到了叶凌月的手掌上。

它像是找到了是失散已久的亲人,在叶凌月的手上活蹦乱跳着,末了,还不忘蹭了蹭叶凌月的手背,就如一头听话的忠犬。

叶凌月不免有些受宠若惊,实在弄不明白这小塔是怎么一回事。

再看地上,那大一些的人影爬了起来。

聂凌星被寂灭塔这么一颠簸,也是眼冒金星,他看清了眼前人时,眼眸一亮。

“姐姐!”

小凌星看到叶凌月,激动不已,扑入了她的怀里。

他和叶凌月说起来,只见过一次。

可两人的身子里,流淌着一半相同的血,数年未见,没能隔开两人间与生俱来的感情。

叶凌月一个恍惚,无心再去留意这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定睛一眼。

怀里的小男孩长了张讨喜的圆脸,面色有些苍白,一双大眼灰溜溜的犹如两颗熟透了葡萄。

他的眼中,湿意泛滥,很努力才忍住了没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叶凌月心头一颤,认出了眼前这个长得粉嫩可爱的小家伙,正是自家的弟弟。

“你是小凌星?”

叶凌月离开人界已经有好些时日了。

为了救帝莘,她只身前往孤月海,没想到这一别,却是多年。

叶凌月上一次见到他时,他还只会蹒跚走步,想不到,几年不见,对方已经是长大了不少。

叶凌月惊喜不已,她这些日子,一直找不到辩机的下落,正担心小凌星的安危,哪知道小家伙居然自己逃了出来。

辩机的手段,何其了得,光是凭小凌星一人,就没有逃脱的机会。

叶凌月若有所思着,看了眼手掌上的那个塔。

忽是想了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座塔。

这不是……师父紫的塔嘛。

叶凌月见过这座塔两次,一次是在混元宗时,这口塔,当时逼得巫重魂飞魄散。

第二次,却是见紫堂宿御敌。

塔是师父紫的塔,难道说,这一次也是师父紫出面救了小凌星?

叶凌月有些好奇地把玩着手中塔。

那塔塔身一颤,叶凌月惊了惊。

寂灭塔的威力她是见识过的,师父紫不在,塔怎么出现了。

寂灭塔的威力,惊天动地,举手投足之间,就能让神魔俯称臣。

叶凌月眼前看到这小塔,和当初的寂灭塔全然不同。

可从外形看,如出一辙。

叶凌月试着,摸了摸寂灭塔。

她柔声问道。

“是师父让你来的嘛?师父他老人家,可还安好?”

叶凌月也不知寂灭塔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

只是她话音一落,寂灭塔有很狗腿的在叶凌月的手背上蹭了蹭,那模样,看得式神炼妖鼎差点没吐血。

“啊呸,这口破塔,你恶心不恶心,在她面前就摇尾乞怜,跟头哈巴狗似的。在本姑奶奶面前,就拽得挣正儿八万的,你方才是不是故意的,差点没把我给摔散了架。”

就在叶凌月思忖之际,另一件从寂灭塔掉出来的,也就是式神炼妖鼎腾地跳了起来。

它呸了几口,再看看寂灭塔,若是式神炼妖鼎是人的话,这会儿脸上一定满满都是嫌恶之色。

这口破塔,明明就是主人留下的,可压根就不停它的管控。

逃出了禁制后,这塔只知道横冲直撞,这会儿倒好,一到了叶凌月的身旁,整一狗腿子,黏在叶凌月的手上不肯下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