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有叩叩的声响。

“师父?”

曾小雨被叶凌月拉到了身后。

“有动静,噤声。”

叶凌月留意着四周。

精神力迅扩散开,四周并没有多余的气息,叶凌月可以肯定,这附近没有异魔。

但那神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里的?

不明前方到底是何物的情况下,叶凌月没有惊动义庄里的宫惜等人,纤掌一扬,一团灰火从她手上冒了出来。

灰火并不甚明亮,但足以让叶凌月看清四周的情况。

那叩叩叩的响声,是从不远处传过来的。

最初声音只有一两声,可到了后来,声音越来越密,而且四面八方都有之。

可声音的来源之处,并无一人。

夜色的笼罩下显得尤其的静谧可怕。

最终,叶凌月的目光落到了那几座新修的坟上。

那些坟,是早前在神启城偷袭中,被击杀的太虚神院的导师和学员们都坟墓。

由于条件有限,都只是掩了薄棺,匆匆埋葬的。

下葬前,宫惜都是仔细检查过了的,这些人已经死透了。

“师父……”

曾小雨吞了口口水,眼睁得大大的。

叶凌月比了个手势,师徒俩手中都多了张符箓。

不等两人亮出符箓,轰的一声。

地下像是埋了个春雷,一下子炸开了。

夜的寂静,这一刻,一下子被撕开了。

地下,腾腾飞出了多个黑影。

那些黑影冲着叶凌月和曾小雨扑去。

却见半空中的灰火,就如得了令似的,呼啸着,化为了一头火蛇,撞在了一个黑影上。

那黑影着了火,火光一片,黑影燃烧了起来,跌落在地。

再接着又有几个黑影,紧接其后,蜂拥而上。

曾小雨手中,几张符箓应声而出。

符箓在半空中,化为了几柄红缨飞刀。

却是几张驭刀符,这种符箓,可凌空化成飞刀,威力不俗。

只听得嗖嗖两声,应声刺入了黑影的咽喉,刀入钝肉之身,一阵骨裂,那几个黑影的头颅就应声滚落在地。

“干的不错。”

叶凌月赞道。

可没等师徒俩回过神来,原本落地的几个黑影再度一跃而起。

此时,屋外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义庄里的人。

“生了什么事?”

宫惜带着几名学员,冲了出来。

映入他们的眼帘的这一幕,他们终生都难以忘怀。

几具断头的尸体,他们身上,还穿着太虚神院的院服。

听到了身后的声响时,已经被斩落在地的头颅,一下子跳了起来。

它们冲着人群中的几名许学员,狠狠咬了过去。

人群中,惨叫声不绝于耳。

几名被咬中的学员,刹那间脸色剧变。

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光了,眼睛出了幽红色的光,全身肌肉充气般,迅膨胀开,骨骼哔哔作响。

不过是须臾之间,他们就变成了异魔。

“魔化?”

宫惜和那些学员们都是大吃了一惊。

那些魔化后的学员,没了人性,它们冲入了人群中,见人就咬。

几名刚加入太虚神院没多久的学员见状,腿脚软,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一名身形高大的异魔飞扑而上,朝着他的面上咬去。

铿--

凌空一声剑啸,一道月白色的冷光穿膛而过。

那名魔化的学员的心脏被冷光击穿,出了一阵沉闷的响声。

一个血窟窿,出现在了那名魔化学员的身上。

它的身子晃了晃,摔倒在地。

身后,叶凌月面色冰冷,她咬牙说道。

“导师和老学员留下,新学员立刻回义庄。”

宫惜在内的一干导师和老学员这才明白过来,这些魔化的学员的弱点就在他们的心脏上。

地下埋藏的多具尸,也接二连三的复活了。

他们如法炮制,一路斩杀,一夜下来,义庄附近的魔化的尸和学员们才被清除干净。

天亮前后,众人都已经是精疲力尽。

望着满地的尸和血污,每个人的脸上只有无奈和悲痛。

他们才意识到,地底下的那些尸被人动过了手脚。

它们身上的尸毒,只要一沾染上活人,就会使人魔化。

这一夜下来,原本就人数不多的太虚神院,又折损了四分之一的人马。

这还是多亏了叶凌月及时现了这些魔化尸的弱点,否则,当晚的损失必定会翻倍。

在叶凌月的提醒下,宫惜等人将这些尸一律火化了。

旭日东升之时,义庄附近也是一片火光熊熊,几十具尸被丢进了火中。

在几日之前,他们还是鲜活的生命……

“该死的异魔!此仇,我宫惜必报!”

宫惜的眼眶红,恨恨地咒骂道。

“学长,异魔辩机是个极难对付的人,它的手段,是我见过的所有异魔中,最厉害的。我以为,我们不宜和它硬碰硬,听我一句劝,先把余下的学员送回太虚神院。”

叶凌月面对宫惜,也有些许愧疚之意。

辩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原因就是因为太虚神院是她的母校。

敌暗我明,在这种情况下,太虚神院的人再留下来,只会成为她的掣肘。

辩机会不断偷袭宫惜等人,她也无法彻底放开手脚。

“可是这样一来,就只剩你一人孤军奋战了。”

宫惜为难着。

“叶将军,可不只有一人。”

忽听到一个清亮的女音。

只见一名女将骑着一匹风暝马健步而来。

伴随着女将的出现,又有一阵马蹄声响,由远至近。

只见义庄附近的那座山丘上,旋风般来了一群女兵,每一名女兵身上都着着火焰似的铠甲,她们的胯下都是一样的风暝马。

女兵来得突然,行动快如风,迅如雷,可见其训练有素,早就是有备而来。

她们勒马停在了山坡上,纵有千余马,可马蹄落下时,却只有一声。

由早前说话的那名女将为,众女兵翻身下马,跪在了叶凌月的面前。

“末将来晚了,还请叶将军见谅。”

“属下来晚了,还请叶将军见谅。”

女兵们声音嘹亮,犹如婉转的一声鸟鸣曲,唱响了了整个清晨。

晨曦初上,火光早已熄灭。

叶凌月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来。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放假的小伙伴们,你们忘了大芙了么,看完书,记得动动手,投下月票推荐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