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在这五百年间,接连娶了两任神妃,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云笙也早有耳闻,她听到消息时,还替女儿很不值,只是她不明白,为何夜狐狸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

“这件事,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论起身份地位,那兰楚楚虽然只是神帝私生女,可很受宠爱。至于秦妃,她也是将门之后,身份很是尊贵。比起来,当时月儿隐瞒身份,可奚九夜却是许了她神后之位。许是奚九夜还顾念着月儿帮其建功立业之故。”

云笙唏嘘道。

若非是奚九夜负心于自家女儿,云笙对其倒还算欣赏。

从一介孤儿,成长为呼风唤雨的北境神尊,奚九夜的个人能耐不下于夜北溟。

“无论是奚九夜抱着什么心思,可月儿是唯一一个,他对外承认的神后。这意味着,他很可能将月儿记录了神碟之上。”

夜北溟不禁头疼,小野猫终归还是女儿,顾虑到的还是儿女情长,他所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个方面。

“神碟?那是什么玩意?”

云笙一脸的懵。

夜北溟哭笑不得。

“你忘了神界上位神乃至再往上的神将、神尊的婚事,乃至宗亲,伴侣都是需要纪录神碟的。所谓神碟者,神律神规也。你与我是在人界成婚的,到了神界后,你又忙于行医,有些事你可能忘记了。但我却记得很清楚。你我的夫妻名分,也是纪录在神碟之上的。只有神碟记载,在神界,才能被称为伴侣。”

云笙的性子,看似细腻,实则很是大大咧咧,夜北溟不愿意让一些琐事惹她头疼。

所以一些事,他并未在云笙面前提起。

云笙听夜北溟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

那所谓的神界神碟,大意应该就是和人界的民政局颁的结婚证类似。

只有得到了神碟的认可,才可以成为夫妻。

在二十一世纪时如此,想来在神界时也如此。

“可这神碟与月儿、帝莘的婚事有什么关系?他们俩当初又未完婚。”

云笙纳闷着。

“神碟有两种镌刻方式,一种是婚前镌刻,还有一种是婚后镌刻。无论是哪种,都具有效力。你我就是婚后镌刻,而月儿和奚九夜……”

夜北溟说罢,顿了顿。

“月儿和奚九夜难道在婚前就已经镌刻了?月儿怎么会这么糊涂!”

云笙吓了一跳。

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神碟承认,才能在神界获得公允。

若是月儿和奚九夜也已经镌刻了神碟,那可就麻烦了。

“这件事,我一直在调查,当初,在奚九夜和月儿成婚之前,他的确前去过镌刻过神碟。”

夜北溟当年,在收到女儿夜凌月的信时,对两人的婚事很是反对。

毕竟奚九夜乃是他仇人之子。

但是他得知了奚九夜已经前往镌刻神碟时,他才有所动摇。

神碟一刻,既是有了效力,奚九夜也就等于和月儿定了名分。

所以夜北溟才会最终松了口,没有再阻挠两人的婚事。

但他并不想到,奚九夜最后会做到这么决绝。

“奚九夜和月儿镌刻了神碟,这事可是真的?那月儿是否知道这件事?”

云笙这才明白,夜狐狸为何一直不赞成帝莘和叶凌月的婚事。

若是这件事是真的,那意味着叶凌月和奚九夜早已有了夫妻之名。

她若是想要再嫁,必须先和奚九夜和离。

“月儿想来是不知情的。这件事你也不需要太担心,我已经命人调查神碟的事。奚九夜当初那么恨我们,他逼着月儿跳崖而亡,就算是他镌刻了神碟,事后也可能销毁了。至少在夙愿林里,没有找到月儿的神碟。”

夜北溟早前并没有关注神碟的事,直到凤莘出现。

夜北溟也早已看出,此人必定会和月儿有所牵扯。

他和云笙返回神界后,就着手调查了神碟的事。

在神界,夙愿林就是众神存放神碟之处。

且下至上位神,上至神帝,一生只能入一次夙愿林。

若是神蝶损毁,可以获得第二次进入夙愿林。

但一对伴侣,在夙愿林里一生只能拥有一块神碟。

夙愿林中寄神碟,一生一世一双人一神碟。

对于神尊级别以上的神尊,夙愿林里存放的大多是他们神后的神碟。

夜北溟去寻找叶凌月的神碟时,却不甚顺利。

许是过去了几百年的缘故,他一直未寻找到夜凌月和奚九夜的神碟。

但是没找到,不意味着神碟已经消失了。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夜北溟对于叶凌月和帝莘的婚事,一直悬而未决。

他不希望女儿名不正言不顺的嫁给帝莘。

“这件事必须彻查,若是找不到月儿的神碟,兴许可以找找是否有兰楚楚和奚九夜的神碟,亦或者是奚九夜和他那位新入门的神妃的神碟。”

云笙听罢,也无心再提什么成婚之事。

神碟一日不彻查,叶凌月和帝莘就算是成了亲,也是苟合,不为世人所承认。

“奚九夜和兰楚楚没有镌刻神碟,至于那位秦妃,就不可能。你前些日子,忙于照顾长生神帝,许是不知道,神界生了一件大事。北境的那位新妃前阵子暴毙身亡。听说第六元帅一家人这这阵子都还在北境闹得厉害。这件事,据说都已经捅到军部和诸神山了。”

夜北溟说道。

这个消息,他早前就已经知道了,只是觉得,云笙没必要知道,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云笙。

“秦妃死了?凶手可查清了?”

云笙也很意外。

“凶手还未弄清楚,但是不少证据都指向了兰楚楚。”

夜北溟冷哼了一声。

“活该那女人倒霉,那女人好妒成性,出手杀人一点也不奇怪。”

云笙没好气道。

“这倒未必,这件事只怕还真和兰楚楚没关系。那些所谓的证据,其实是我命人布置的。”

夜北溟摸了摸鼻梁。

云笙愣了愣,夜狐狸出手陷害兰楚楚?

“我原本没打算争夺神帝之位,可若是有人仗着神帝之位,打压我的妻女,我夜北溟又何须再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过一个神帝,若是能护你和月儿周全,别说区区神帝之位,就连天命,我也不放在眼里。”

夜北溟眸光变幻,身上涌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