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堂宿是叶凌月的师父。

与舞悦不同,紫堂宿和叶凌月的师徒关系不过短短一年,知情人也很少。

可这并不妨碍师徒俩的感情,叶凌月也抱怨过,自家的师父话少,跟块木头似的。

舞悦早前也以为,紫堂宿这样的师父,不可能是好师父,相比之下,无涯掌教反倒是更合适的师父。

所谓师父,就是细心指导。

看紫堂宿的模样,只怕连多说几句都很困难,更别谈什么指导。

寻常的师父见了徒弟,都会送见面礼,从天材地宝,再到灵丹妙药灵器,不一而全。

到了紫堂尊上那里,画风就有点不同了。

凌月曾经背地里吐槽过,自家师父送自己的拜师礼,竟是一盆仙人掌。

就连无涯掌教还默默吐槽过几次,说是紫堂尊上话少的跟自闭似的,让人每每面对都战战兢兢。

所以一直以来,舞悦对紫堂宿的印象就是,高冷冰山男。

可是今日,紫堂宿所做的一切,却颠覆了舞悦的认知。

他似乎并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么冷情。

早前他不仅出手救了小凌星,也出手救了万千妖民。

可最让舞悦震惊的还是,紫堂尊上还救了自己。

对于紫堂尊上而言,自己只是孤月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弟子。

当初舞悦的丹田有问题,无涯掌教足足求了紫堂尊上十年,紫堂尊上才开了口,告知了无涯掌教一个化解之法,可也没有出手相救过。

可这次,她得到的又何止是一个解决之法。

虽然昏迷之后,并不知紫堂尊上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让自己死而复生。

可在她昏迷时,她感到浑身如沐春风,一股生机油然而生,她本受了很重的伤,她认定了自己活不成了。

可她和孩子都毫无损地活下来了,紫堂宿之所以出手相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叶凌月。

他看在了叶凌月的面子上,出手相救。

而他自己……舞悦望着那一棵树紫叶菩提,心底百感交集。

太虚墓境一战后,紫堂宿就失踪了。

叶凌月在前往神界之前,曾四处寻找紫堂宿的下落,奈何她和赤烨用尽了各种法子,依旧是没有找到紫堂宿。

“婆娘,你干啥呢,盯着一棵树呆?”

赤烨古怪着,看了眼舞悦。

他还沉浸在生离死别中,自家婆娘倒好,对着一棵树呆,树能有他好看?

赤烨磨牙霍霍,要不是那棵树他砍不掉,否则早将其大卸八块了。

“小鼎,我有话要问你,是不是紫堂尊上救了我,他为何舍身化为菩提树,矗立在太虚墓境上,凌月她知道嘛?”

舞悦没好气瞪了眼赤烨,赤烨摸了摸鼻子,没敢吭声。

“少在那提叶凌月,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不知道他害惨了主人。更不知道,她和那个叫做帝莘的,给主人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太虚神境下,有上古天魔井,孤月海的那个大魔头,炼制烈阳阵,就是为了打开天魔井。”

舞悦不说还好,一说之下,式神炼妖鼎顿时火冒三丈。

它噼里啪啦,将一通话全都说了个明白。

除了小凌星之外,舞悦和赤烨都愣住了。

“你说紫堂尊上为了凌月,可不是都说,紫堂尊上最是冷情,他连孤月海的事都不管,又怎么会理会妖界和神界的事?”

舞悦不解。

“主人根本没兴趣理会妖界和神界的事,他之所以理会,还不是因为叶凌月。叶凌月简直就是惹事精。若非是因为她是玄阴之血,放眼三界,她的血二度炼制玄阴神印的唯一之法。若是天魔井爆,无论是神族还是异魔,都要杀她。紫堂尊上看似在守护三界,实则守护的,只有叶凌月一人而已。”

式神炼妖鼎一股脑,将所有的事都倒了出来。

舞悦和赤烨一听,愈震惊。

他们都是过来人,自然听出了个中的意味来。

就算是师徒,也不可能为一名徒弟做到这种地步。

这更像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守护。

不仅仅是对她的守护,还有对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故土……

“这破鼎说的那个他不是帝莘?帝莘不是叶凌月的男人嘛?”

赤烨对紫堂宿并不了解,他瞅了眼舞悦。

舞悦没有吱声。

若是式神炼妖鼎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紫堂宿为叶凌月做的牺牲实在是太大了。

舞悦曾亲自见证帝莘为叶凌月所做的一切,她本以为,六弟所做的一切,已经是将对一个女人的爱挥到了淋漓极致的地步,可如今看来……

身为女人,舞悦觉得叶凌月何其幸运,又何其不幸。

帝莘和紫堂宿,都对她用情至深。

也许,不知道紫堂宿的一片深情反倒是好的。

倘若是知道了,以凌月的性格,她又会选择谁?

也罢,这些都是凌月的私事,作为朋友,她必须将这一切尽快告诉她。

只是,妖界和神界之间,也是存在了结界的,寻常人,根本无法进入神界。

“婆娘,你就别想了,无论真相如何,先要把这小子送到神界去。人界被入侵的这件事,我立刻就命人去支援。”

赤烨见舞悦一脸深沉,也知她正在为叶凌月的事担心。

他已经见到了那些被魔化的妖兵,那些妖兵的实力不俗,妖界的妖兵尚且能阻拦,可人界的修炼者就未必了。

秦小川被紫堂宿所伤,虽然还未死,但也是遭受重创。

他要恢复,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赤烨刚好可以联系阎九,想法子支援人界,同时联络在神界的帝莘和叶凌月。

“小凌星,你先随我们回帝阙都,待我们想到法子联络到你阿姐后,就护送你去神界。如今人界战乱,比起来,神界比人界更加安全。”

舞悦抚了抚小凌星的头。

“可是……”

小凌星有些担忧地看了眼那棵紫叶菩提。

小鼎方才的话,小凌星没听特别懂,其中涉及的男女情爱,他年纪太小,着实不懂。

可他依稀知道,那棵树是阿姐的师父。

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必定会很孤单。

小凌星在心底暗道,若是能见到阿姐,一定要告诉阿姐这件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