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堂宿没有作答,他望了眼舞悦。

生机正彻底从她身上流失,换成了是以前,紫堂宿连多看她一眼都不会。

他是万佛之子,都说佛最慈悲,实则在紫堂宿心底,佛是最冷酷无情之辈。

佛爱世人,实则一人不爱。

可偏偏他这尊佛,启蒙了无数佛门子弟的万佛之子,却有了心。

舞悦与她的孩子,予紫堂宿而言,不过是过眼烟尘。

可她偏是叶凌月的知交,她若是死了,叶凌月免不得要伤心。

紫堂宿犹记得,那一次,那男人死了。

叶凌月悲伤欲绝,他那时,还不知她就是她。

可心底,却隐隐有了不适之感。

心中不适的感觉可不好,紫堂宿不想再经历一次。

所以舞悦这一抹过眼烟尘,终归还是染了他的眼。

小凌星恳求了一番,可树中紫堂宿没有半点反应。

小凌星不禁心灰意冷,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时,紫叶菩提一阵梭梭作响。

一个人,走到了他的眼前。

“主人,你千万不能做傻事。”

小鼎目瞪口呆,小凌星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紫堂宿没有多说,他抬起了手来,却见一片华光闪烁,他的掌上,多了一滴翠色的杨枝甘露。

他为了重聚佛子之身,恢复佛力,得了叶凌月几滴杨枝甘露。

每一滴,都是九重玉净柳的精华,每一滴,对于身子日趋虚弱的紫堂宿而言,都是至关紧要。

尤其是在他用寂净业火焚了万千妖兵之后。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将这一滴杨枝甘露……

杨枝甘露悬在了半空中,一道翠光闪耀,落在了舞悦的额头。

舞悦的眉心,早已是死气盘踞,死气犹如一头困兽盘踞。

可就在杨枝甘露洒落之时,舞悦的睫轻轻一动。

翠光化为了一片柔光,舞悦的全身,都沐浴在柔光之下。

她的脉搏,渐渐恢复了搏动,面色恢复如初。

只是在那一滴杨枝甘露用在了舞悦身上之后,那一棵紫叶菩提树重重一震,漫天的紫叶飘落。

紫叶落在了地上,瞬间化为了银白色。

紫堂宿闷哼了一声,身影模糊了几分。

“嘤嘤,主人,你没事吧?”

式神炼妖鼎大哭着,扑到了紫堂宿的身前。

紫堂宿淡淡地一瞥,式神炼药鼎的扑势顿时一滞,它默默流着泪,望着紫堂宿。

紫堂宿扫了眼舞悦,见其气息平稳,心跳愈有力,脸上多了一抹释怀的神态。他一挥手,式神炼妖鼎就落到了他的掌间。

他的手掌,苍白寡淡,看上去犹如一抹残魂,随时都会消失。

式神炼妖鼎心中酸涩,但终究没有再胡闹。

它也知,主人对它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去找她,帮她。”

紫堂宿说罢,随手一拂,式神炼妖鼎就落到了小凌星的怀里。

小凌星和小鼎再回时,紫叶菩提依旧矗立在漫天枝叶飘零中,但却已经见不到紫堂宿的身影了。

小鼎哭了几声,渐渐没了声响。

从头到尾,主人想到的,牵挂的都只有一个叶凌月。

可它已经不嫉也不妒了。

主人为了救舞悦,拱手让出了一滴杨枝甘露,这对于主人而言,无疑是又一次重创。

这世上,能救主人的,唯有叶凌月了。

若是能早日得到足够的杨枝甘露,那主人就能恢复了。

主人让它去帮叶凌月,它就去帮。

只要能救主人,任何事,它都愿意做。

小凌星心底也沉甸甸的。

他隐隐猜到,自己可能是说错做错了什么事。

眼前的紫叶菩提,仿佛衰败了很多。

紫叶菩提之下,有一缕缕黑气,不断泻出。

小凌星走到了舞悦身旁,再看看舞悦的情况。

让他惊喜的是,舞悦的呼吸已经恢复如初,面色也很红润,看上去,比起受伤前状态更佳了。

不仅如此,舞悦的眉心,隐隐有华光闪烁。

正当小凌星准备查看舞悦的具体情况时。

“婆娘!”

一阵惊雷般的怒咆声,妖十三陵外,有个满头红的男子如旋风般,冲了进来。

他四下一扫,周遭的情况完全没看清,就见了舞悦躺在了地上。

男人心魂一震,长腿一跨,赶在了小凌星之前,冲到了舞悦的身前。

见了舞悦一身染血,一动不动。

男人如遭雷击,他悲痛欲绝,怒咆了一声,骇然跪在了舞悦面前,抱起了舞悦的“尸身。”

“婆娘,你醒醒。你怎么能丢下我和炽,你快醒醒。你若是不醒,我……我……”

“这位叔叔……你可是舞悦师姐的……”

就听到一个小声翼翼的童音,不轻不重,落到了妖帝赤烨的耳边。

“你是谁!是你害死了我家婆娘?”

赤烨怒红了眼,怒视着小凌星。

他话音才落,耳朵就被人一把拧住了。

“你冲小凌星吼什么吼,他还是个孩子,你想吓死他不成!”

却见舞悦一脸头疼的模样,遇到了这么个粗鲁成性的男人,她就算是真死了,只怕也会被吵醒了。

“婆娘,你没死?”

赤烨一听舞悦的声音,哪里还顾得上小凌星,抱着舞悦怎么也不肯松手。

舞悦前往妖十三陵后,赤烨就一直很不放心,在帝阙都茶不思饭不想。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前去接舞悦回来。

哪知到了妖十三陵外,就见了妖十三陵上空,黑气盘踞,可不等到他闯入妖十三陵,他就按进了漫天的黑火熊熊。

那火,将赤烨心都给烧穿了。

只要舞悦和孩子平安无事,什么妖界,什么帝位,对他而言,都不过是浮云。

男人宽厚的臂膀,让舞悦鼻间一阵酸。

她本以为,自己早已不惧生死,哪知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知,自己心底有多么的舍不得赤烨和炽。

夫妻俩劫后余生,感慨之余,舞悦才想起了小凌星来。

“小凌星,你没事吧?方才……方才是不是紫堂尊上?”

舞悦迟疑着,看了眼式神炼妖鼎,在看看身后,那一棵紫叶菩提。

她怎么也想不到,生长在妖十三陵上的菩提树,居然会是紫堂尊上。

这件事,她是否要告诉凌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