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凌星三步并作两步,落到了舞悦的面前。

舞悦身旁,那些魔化妖兵早已化为了灰烬。

但是让小凌星意外的是,舞悦完好无损。

还有那些早前被俘虏来的妖民们,也全都趁乱逃走了。

偌大的十三陵里,只剩下了舞悦和小凌星,以及那一棵繁茂的紫叶菩提。

舞悦的鼻息微弱,陷入昏迷之中,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小凌星见了,大惊失色,他胡乱摸出了身上的一些丹药,就想喂给舞悦。

可手上的丹药才刚拿出来,就听到一声。

“她不能吃药。”

小凌星一愣,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紫堂宿。

只是一眼,小凌星就被紫堂宿冰冷的眼神给吓着了。

尽管男人的容貌惊世无双,可他的却让人有种不敢直视之感。

尤其是,早前小凌星还亲眼见识了他,谈笑之间,就将大魔头给杀了。

大魔头一死,也就意味着孤月海的危机,以及被抓走的凌光哥哥也就有救了。

只是即便是如此,小凌星依旧不敢直视紫堂宿。

这倒也不怪小凌星胆小,紫堂宿修的是佛之力,修炼佛之力者,七情六欲寡淡,若非是因为叶凌月,他可称为一个无心之人。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难怪小凌星见了要憷。

小凌星握着药瓶,再看看气息越来越弱的舞悦,急的险些没哭出来。

他也知,若是再耽误下去,舞悦师姐和她的孩子就死定了。

“嘤嘤,主人,亲耐的主人,小鼎终于回来了。”

只听得一阵鬼哭狼嚎声,式神炼妖鼎就迫不及待,一溜烟从小凌星的衣襟里钻了出来,扑向了紫叶菩提树。

哪知它还未飞到树前,就见一道金光闪烁,式神炼妖鼎在了半空中,被一股阻力拦了一拦,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紫堂宿目无表情,看着式神炼妖鼎。

“小鼎,你没事吧?”

小凌星连忙捡起了小鼎。

小鼎哇哇大哭了起来。

“主人,你果然不喜欢小鼎,你怎么能这么偏心,你就只喜欢那个臭丫头。小鼎讨厌主人。”

式神炼妖鼎几经生死,总算是回到了紫堂宿的身旁,它险些忘记了,紫堂宿压根不知道它这个鼎灵的存在。

在他眼里,自己和那些妖族没什么两样。

“吵。”

紫堂宿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他自己的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有没有炼出鼎灵。

他不承认式神炼妖鼎鼎灵的存在,正是因为他嫌小鼎太吵闹了。

比起来,紫堂宿更喜欢和三界鹰在一起,至少三界鹰不会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对于紫堂宿而言,他能忍受的冗长的念叨个不停的存在只有两样。

佛经和叶凌月。

至于式神炼妖鼎,显然不在此序列之内。

紫堂宿话音一落,式神炼妖鼎就跟被人点了哑穴似的,立马没了声音。

“你……你是小鼎的主人?你怎么能这么说小鼎,它千辛万苦回到了妖界,就是要来找你。”

小凌星鼓起了勇气,指责着紫堂宿。

他听说,对于方士而言,鼎就是最忠实的朋友。

可紫堂宿作为小鼎的主人,一点都不珍惜自己的鼎。

小凌星对他的印象,瞬间差了很多,敬畏之意,也减了不少。

他不满地盯着紫堂宿。

紫堂宿扫了小凌星一眼,目光落到了小凌星气鼓鼓的脸上。

脑中,依稀有个同样一生气,就会小脸气鼓鼓的小女孩。

不愧是姐弟俩。

紫堂宿的面色稍缓。

“小家伙,你怎么可以对我家主人这么无礼,主人说得全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式神炼妖鼎回过神来,屁颠颠凑到了紫堂宿面前。

末了,它想起了什么,又啜泣了起来。

“主人,三界鹰被杀了,那个叫做秦小川的大魔头,他害死了三界鹰,他还想要炼制烈阳阵,准备破坏玄阴神印。不仅如此,他还魔化了大量妖兵和一些人族修炼者,准备入侵神界。好在,主人你及时出手,杀了他。”

对于式神炼妖鼎所说的一切,紫堂宿大部分都已经知晓了。

他虽身在妖界,无法恢复自由身,可人界的一切,甚至是孤月海生的事,他也知晓一些。

只是他碍于天魔井和玄阴神印以及自身佛力还未恢复的缘故,无法出面制止。

只因玄阴神印的威力正在不断减弱,相反,天魔井下的魔气不断增强,若是他再次离开,玄阴神印必定崩溃,天魔井就会井喷。

“他还未死。”

紫堂宿忽说道。

小凌星和小鼎一听,都是一愣。

早前那黑色的业火,竟还未烧死秦小川?

可是他们都亲眼看到,秦小川被业火焚烧……

紫堂宿的黑色业火,乃是佛火,若是他还是当年的佛子,佛火自能焚净一切。

可他历八十一劫失败,又舍弃佛子之体,只身坠入人界。

佛火早已蒙垢,佛力不足,他方才烧尽那些妖兵,焚去秦小川的肉身凡体,已经是击其不易之事。

秦小川不是寻常的异魔,而是异魔侯,他的异魔之心不灭,就能不死。

但有一点,秦小川的肉身已经被佛家业火烧伤,伤势极重,就算不立刻灰飞烟灭,也很难再恢复如初。

只是,紫堂宿也没有再最后下杀手。

秦小川原本是孤月海的一员,虽是后化身为异魔,可紫堂宿观其面相,始终觉得他不像是十恶不赦之辈。

“不好,舞悦师姐的脉搏停了。”

小凌星一直留意着舞悦的情况,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里,舞悦没了心跳和呼吸。

“求求你,请救救舞悦师姐,你是小鼎的主人,你一定有法子救她,不是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腹里,还有一个孩子,这可是两条人命。”

小凌星恳求着紫堂宿。

尽管眼前之人看上去很是冷漠,可他并非是冷血无情之人。

否则,他刚才就不会出手救他,不会出手救那些妖民。

他看得出,紫堂宿一定有法子,可以救舞悦。

“小凌星,主人的伤势还未恢复,他没法子救她。”

式神炼妖鼎知道紫堂宿的伤情很重,换成了以前,紫堂宿的确可以救舞悦,可是如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