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刃乍现,却见秦小川身未动,而刃先行。

那把刀刃疾掠而出,一股魔力自他身上涌出。

刃光犹如雪花般,漫天飞舞。

刃光之疾,夜凌光连再度使用符箓的时间都不够。

大量刀刃,轰地一声,在夜凌光的身前炸开。

他的身子直飞了出去,重重落在了地上。

又是接连数道刃光闪烁,夜凌光只觉得胸膛里,一阵剧烈的疼痛。

喉咙里,腥甜之味翻滚不断。

铿--

一声金戈长鸣,仿佛日落西下,天地为之失色。

秦小川恍若天神般,矗立在他面前。

手中那柄残阳刃抵在了夜凌光的喉上。

只要稍稍再往里送一寸,夜凌光的脖颈就会被砍断。

刃身上,能够清楚倒映出人影来,乍看之下,让人遍体生寒。

“你,不求饶?”

秦小川居高临下,俯视着夜凌光。

夜凌光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的精神力早已衰竭,他又不通武学,他能轻而易举取了他的性命。

“求饶,你也配。”

夜凌光嗤笑了一声,睫微微颤动,犹如振翅飞起的蝴蝶。

因为受伤,他堪比女子的白皙皮肤上,染上了一抹异样的红。

他不卑不亢地抬头,凝视着秦小川。

想不到,他夜凌光在神界放浪不羁一世,最终会死在了秦小川的手里。

罢罢罢,他的命本就是他救的,权当做还他一条命吧。

这种病态之姿,落在了秦小川的眼里。

脑中,一闪而过了一张脸。

两人初相遇时,他亦男亦女,歌喉动听,一张丽颜惊绝天下。

那种心悸而又心动的感觉,此生只怕不会再有了。

胸膛之内,那颗属于异魔的心脏,微微动了动。

异魔有心,心在人在。

这颗心,自秦川侯出生那一刻,就被反复教导,一定要守好自己的心。

心,是异魔之源,也是异魔身份地位的象征。

异魔之心,一生只动两次。

一动为国为家,二动为生死挚爱。

在来到神界之前,他的心只为家族而搏动,可就在方才,夜凌光以一种释然的目光看向他时,他的心动了。

那一颗异魔之心,如同要跳出胸膛般,剧烈跳动不止。

每跳一下,他觉得浑身的血管如同要爆开般。

手中的残阳刃微微颤动,轻如鸿毛的本命魔兵,此刻竟沉如山岳,他连握都要握不住了。

“动手啊,秦小川,我这条命本就是你的,怎么,你倒是动手啊?”

夜凌光惨然一笑,忽地握住了秦小川的手。

他的声音,犹如利箭一般,刺得秦小川的脑中轰的一声。

体内有什么东西,仿佛要漫出来般。

“傻大个,陪我去喝酒。”

“傻大个,你不会死,我一定会召回你的魂魄。”

“傻大个,此生你我当兄弟可好。”

生前死后,那无数个夜晚,男人清朗的笑声犹如梦靥般,怎么也挥之不去。

残阳刃轻嗤一声,划破了夜凌光的脖颈。

新鲜人血的气味,让秦小川的眼眸一下子变得通红一片。

秦小川怒吼了一声,甩开了夜凌光的手,手中的残阳刃一个反转,竟是朝着自己的心脏刺去。

这一刻,秦川侯竟是完全无法自控。

他身体内,属于秦小川的最后一点魂魄之力,在目睹他伤了夜凌光之后,就如发了疯似的,想要杀了自己。

这一刺,正对准了心脏。

夜凌光没想到秦小川会突然有如此举动。

看到残阳刃斩向秦小川的脖颈时,他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飞身而上,徒手握住了那把残阳刃。

剧疼袭来,夜凌光的手鲜血淋淋。

秦小川脸色一沉,心底一阵异样之感浮上心头。。

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夜凌光咳出了几口血来。

“你……”

秦小川紧了紧手,体内的魔力起伏不定,残阳刃上,夜凌光的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再看看夜凌光的手,那双本该属于医者的手,已经是骨肉模糊。

那双手……秦小川眼眸一沉,体内的魔力如退潮般退去。

手中的残阳刃瞬间溃散开。

“怎么,不杀我了?”

夜凌光淡然一笑,他舔了舔嘴边的血迹,当惯了医者,他对于自己的伤势很清楚。

方才秦小川那一掌,震断了他几根骨头,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伤,最严重的是他的手。

他自小学医,一双手可谓是医者最重要的东西。

可方才残阳刃割断了他的多根筋脉,就算是娘亲云笙亲临,施展神农医术,只怕也只能让他恢复了五六成。

如实能够侥幸不死,他这双手只怕也无法再行医救人了。

一想到这里,夜凌光不禁心灰意冷。

他少时入医道,倒不是有多喜欢行医济世,只因外人对于娘亲云笙的一番评价。

医佛也,掌生控死。

夜家三姐弟中,凌日是天生的学武好手,他继承父亲夜北溟的衣钵再合适不过。

阿姐叶夜凌月体弱多病,夜凌光学医,一心就想替阿姐治病。

奈何学到了今时今日,也帮不上阿姐什么忙,倒是靠着这一身的医术,在神界拥有了一席之地。

可这一席之地,对于夜凌光而言,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所以夜凌光对于所谓的医术,一直抱着可有可无的游戏心态。

直到今日,双手被废,他才有了一丝丝失落之感。

“为何……要夺下我的刀刃。”

秦小川沙哑着声音。

“只是不想让你的血,污了我的眼罢了。”

夜凌光也说不上为什么。

在他初遇秦小川时,他讨厌透了这个傻大个。

对方像是无头苍蝇那样,每天缠着他。

他早知眼前的人,不是秦小川。

至少不是那个一心一意,护着自己的秦小川,可看着那把刀刃刺向秦小川心脏的那一刻时,他下意识就握住了残阳刃。

仿佛不握住那把刀刃,他就会丢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似的。

看着一身染血的夜凌光,看着他脸上无关生死的淡漠态度,秦小川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来人,把他关押在独孤天。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入这里。”

一股无名的怒火,腾腾燃烧在胸膛中,秦小川冰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扬长而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