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奚九夜定睛一看,认出了起火之人。

来人浑身瑟瑟发抖,一脸惨白,她浑身冰冷,不知在外偷听了多久,一脸的惊恐。

“我……九夜哥哥……快救我。”

“辩机大人,这是我的神妃。”

奚九夜也没想到,秦妃会在门外偷听。

他这阵子,因为被风谷神帝关禁闭,尤其是听说了第七军团叶凌月的事情后,一直心神不宁。

昨夜辩机来得突然,奚九夜与它聊到深处,屏退了左右,没想到秦妃会偷偷来到御书房外。

她听到了多少,是否听到了他和辩机的那番话,这些都让奚九夜很是恼火。

听闻对方是奚九夜的神妃,辩机轻笑了两声,召灵之火褪去。

“时候不早了,在下就告辞了。九夜神尊最好是管管自己的家眷,免得坏了大事。”

说罢,秦妃身上的火焰瞬时消失了。

可即便是如此,召灵之火还是让秦妃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燎泡。

辩机一瞬就消失了。

秦妃吓得不轻,她瑟缩着抬起头来,望了眼奚九夜。

她内心也很是委屈,她早些日子,前去第七军团,本意是想借机教训了叶凌月。

哪知道教训不成,反倒被叶凌月摆了一道,在自家女儿身上下了天符。

秦妃事后也用尽了法子,可她就是前往了方仙盟,也找不到破解之法。

如此一来,秦妃就不得不受制于叶凌月。

她回到神宫后,思来想去,觉得很是不甘心,就想将此事向奚九夜坦白。

哪知她挑什么时候不好,偏生挑了昨夜。

昨夜她见夜色尚早,就想找奚九夜揭穿叶凌月的身份以及她对自己女儿动的手脚。

哪知才到御书房外,正准备通报,就见一缕诡异的火光进入了奚九夜的御书房。

随后,奚九夜就遣退了左右。

秦妃见了,暗暗心惊,她一时好奇,就躲在了御书房外。

她身上本就有一张隐身用的符箓,屏去了气息后,奚九夜和辩机一时之间,都没有发现她。

奚九夜和辩机的那番话,她一字不漏,竟是全都听了进去。

秦妃越听越是吃惊,心惊之余,也是腿脚发软。

她万万没想到,看似对神界忠心耿耿的奚九夜,竟有如此狼子野心。

他竟要和异魔合作,可最让秦妃不满的是,奚九夜竟会为了叶凌月,扬言要杀神帝。

以神帝之命,换叶凌月的性命。

听到那番话时,秦妃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一时心慌气乱,才会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爱妃,你为何会在我的御书房之外?”

奚九夜的脸色阴晴不定,他搀起了秦妃,双眼直勾勾地凝视着她。

“臣妾……九夜哥哥……臣妾只是有事要与你商量。关于叶凌月……”

秦妃在奚九夜的注视下,只觉得手脚冰冷。

她不断地在自己的心目中安慰道。

九夜哥哥不会杀她的,他怎么会杀她,她那么爱他。

“叶凌月怎么了?你听到了我和辩机大人的话,我为了她,要杀神帝,以神帝之名换她之命。”

奚九夜漫不经心地说道,仿佛他只是在谈话家常,而根本不是戮君夺位那样的忤逆之事。

“不……九夜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她是……”

秦妃吓得连忙摇头。

她只是想要告诉他,叶凌月不是普通人,那女人是夜凌月。

那女人是回来报仇的。

那歹毒的女人,甚至还在她的孩子身上动了手脚。

只要九夜哥哥知道这一切,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可不等秦妃把话说完,她的脖颈一下子被扼住了。

秦妃的眼,一下子瞪圆了,她费力挣扎着,想要挣脱奚九夜的手。

可他的手,如同铁箍一样,怎么也挣不开。

秦妃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怎么也不相信,奚九夜竟会杀她。

他真要杀她,他不仅仅要杀她,还要神帝……

“秦妃,你本该好好当你的神妃,这样你我就可以白头偕老。可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放心,你我的孩子,我会将其好好抚养长大,不枉费你我夫妻一场。”

奚九夜叹了一声,只听得手下,嘎啦一声,秦妃的脖颈生生被扼断了。

奚九夜是个多疑之人,他不会让任何风险存在。

秦妃知道了他要杀神帝,与异魔合作的事,她非死不可。

秦妃的身子一点点软了下去,她的眼底,还带着不甘。

她只是想要告诉奚九夜,她绝不会背叛他。

她不会告诉任何人,他要戮君夺位,她只想要告诉奚九夜,叶凌月是他的仇人。

千万千万不要爱上她。

可她直到死的那一刻,才悲哀的发现,自己错了,她从未看清过奚九夜。

兰楚楚也未看清过奚九夜,若是看清了,她们就会发现,奚九夜不爱她们,甚至不爱她们的孩子,对奚九夜而言,她们都只是联姻的工具。

他爱的从头至尾都只有一个人。

当真是可悲啊……她和兰楚楚。

一滴悔恨的眼泪,从秦妃的眼角滑落。

秦妃的尸体彻底没了温度。

奚九夜将其尸体丢弃在一旁。

“来人,将秦妃的尸体送出宫去。”

奚九夜脸色铁青。

他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既是已经开了一个错的头,他只能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成王败寇,自古巅峰之路都不是好走的。

为了奚族大业,为了替父报仇,他已经再无退路了。

天彻底亮了。

叶凌月从梦中,猛然惊醒。

她摸了摸额头的汗水。

这是第几次了,自从她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后,她已经很久没做噩梦了。

可是自那一次,她在弱水岩井里溺毙,梦到了那名诡异的红衣女方士后,噩梦又再度开始了。

她不时会梦到自己的前世,全身血肉模糊,被奚九夜凌迟处死。

还有就是红衣女方士手中抱着的头颅。

这一幕幕交替出现,让她噩梦连连,往日后鼎息平复,她能保持心态平和,鼎灵消失之后,她的状态也差了许多。

“小鼎消失已经半月了,我的噩梦也持续了半个月,看样子,得回孤月海一趟,寻找让鼎灵复活之法。”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