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回了营帐时,郭副将、陈副将等人都已经等候在营帐外。

不仅仅是两位副将,还有伙营上下近千名伙头兵,就连早前受伤的那些神兵们也全都等候在外。

他们临商全都洋溢着欢喜之色,叶凌月升任,对于整个伙营而言,都是一桩大喜事。

从未在第七军团长过脸的伙营,这一次,可真是大大地长脸。

看战事营和战略营的那些神兵们以后还敢瞧不起伙营的人。

“恭喜叶将军升任战事营。”

陈副将和郭副将也齐声恭贺道。

一番恭贺之后,叶凌月和陈、郭两人回了营帐。

“陈将军,往后伙营就交给你了。”

叶凌月将伙营的将令交给了陈副将,陈副将没有立刻接过将令。

叶凌月留意到,陈副将的面色之中,还有几分犹豫。

“陈副将,你难道不愿意当伙营的主将?”

论起资历陈副将早就足够当伙营的主将了,只是秦松等人一直从中作祟,此番伙营立下大功,叶凌月提出陈副将升任,秦松只得答应了。

至于郭副将,叶凌月早已打算好将其和纪悠一起调配到战略营。

郭副将一身侦查的本事,在战略营也可以大展拳脚。

“末将岂敢不从,只是末将担心叶将军交出伙营主将之位后,再无退路。”

陈副将沉吟道。

“叶将军,你可知为何第七军团的战略营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主将?”

叶凌月摇了摇头。

她来第七军团的时间还短,很多事情暂时不清。

战略营她接触较少,知道的事,也很有限。

“第七军团的战略营原本是有主将的,但是在一次军事会晤上,当时的主将沙盘布阵,输给了其他几个军团的主将。那些主将认为,他没资格和他们一同担任战略营的主将。那名主将回来之后没多久,就自裁了。”

陈副将在军团里的时间久,什么内幕不知道。

战略营的地位,在各大军团说重要很重要,但是说不重要又不重要,它们一直是战事营的后盾,或者说是附庸。

那名主将身亡后,又有几名将军暂代过主将一职,可其他将领都不服。

他们在军事会议上意见相左,谁都不愿扶彼此的计谋,到了最后,战事营的主将索性就发话,不设主将,战略营的风波这才平息了下来。

早前林雨是被绑后,陈副将还未将此事的缘由告诉叶凌月,叶凌月就提出了担任战略营的主将,陈副将想到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听陈副将说了她心中的顾虑后,叶凌月坦然一笑。

“原来如此,陈副将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军事会晤的事,我自会有分寸。”

她可不认为,秦松是那么好心之人,随随便便就会交出了战事营的主将之位。

叶凌月没有告诉陈副将,她曾经就是一名战略营的主将,在北境建立之前,她曾经掌管战略营十余年之久,而当时的奚九夜,管控的乃是战事营。

当年被奚九夜凌迟,恨跳陨神崖之后,叶凌月以为,她此生不悔再入军营。

然因果循环,事与愿违,五百年时间弹指而过,倘若说伙营对于叶凌月而言,只是她重回军营的试金石,那战略营,才是她真正在十三大神界军团站稳脚跟的踏脚石。

她,叶凌月,回来了。

陈副将见叶凌月一脸的胸有成足,不禁也被其的自信感染到了,不安之心稍减。

三人又分析了一下第七军团如今的形势,以及泪罗石林的战况,这才各自散去。

泪罗石林的事件过后,整个第七军团恢复了平日的秩序。

叶凌月开始慢慢适应战略营的日常事务。

尽管战略营的几名将领对叶凌月都很不感冒,但表面上还算是恭敬,想来是他们都已经得了秦松、黄老将军的命令,至少在明面上,不敢忤逆叶凌月。

但叶凌月也有听说,第七军团背地里早有传言,叶凌月此人身份不简单。

她与圣泉寺的僧侣有往来,据说连四大神帝都请不动的圣泉僧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支援叶凌月夺得战略营的主将一位。

听到了这个消息时,叶凌月苦笑不得。

几日之后,她收到了一封来自太虚神院的信。

信是曾小雨写来的。

看到曾小雨熟悉的字迹时,叶凌月才回想起来,两人已经快大半年没有见面了。

她收了曾小雨为徒,可无疑,她是个不称职的师父。

小怪物认祖归宗之后,常住诸神山,他虽还挂着太虚神院的名,却早已不是太虚神院的学员。

这件事,让叶凌月每每想到,都觉得内心一片苦涩。

叶凌月又机缘巧合,加入了军团,曾小雨就落了单。

好在这小丫头生性乐观豁达,想起两人时,难过一阵子,过了也就好了。

“凌月姐姐,小雨想你了,你太久没有回太虚神院了,下次再见,你只怕连小雨的模样都要认不出来了……”

叶凌月一展开信,就扑面而来的,就是曾小雨的牢骚。

她和叶凌月讲述了太虚神院的一些事,还告诉了叶凌月一些自己学业上的进度和遇到的问题。

曾小雨极其聪慧,半个月前,已经突破到了方尊修为。

慕容九城已经开始传授她一些简单的炼制符箓方面的技艺。

叶凌月离开后,宫惜和慕容九城等人在陪同几名导师,重整太虚神院。

荒植也已经顺利入住太虚神院,一切都运行良好,大伙也都很想念叶凌月。

看到了这里,叶凌月的嘴角不禁扬起了笑意来,太虚神院的人和事,让她在杀戮和阴谋中变得越来越坚硬的心,一丝丝的软化。

叶凌月何其庆幸自己在抵达神界之后,能结识这样的一群小伙伴,她们一起共同经历了患难,建立起了这样的一个大家庭。

偶只是继续往下看时,叶凌月的眼神凝重了几分,信的下半部分,却不像上半封信那么暖人了。

如今正值招生季,宫惜和几名导师已经前往招生,但是,他们在招生时,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