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堂宿堪堪只有一句话,可落到了南无小和尚那,无疑是晴天一个霹雳。

慈悲济世经需以佛力方可诵之,圣泉寺内会此经的人,只有几十人而已,而且全都是圣泉寺的高僧。

一旦诵经,就需闭关十年方能恢复元气。

当年长生神帝曾以年迈体衰为名,想请圣泉寺的高僧一人前往诵经替其祈福。

圣泉寺一口就给拒绝了。

可这一次,紫堂宿轻飘飘来了一句,给叶凌月诵经。

南无小和尚连吭声都不敢吭,就默默带着三十六名龙虎僧去了泪罗石林。

只因紫堂宿对于圣泉寺而言,身份地位远超过主持,甚至于四大神帝之上。

神界众人只知圣泉寺历史悠久,早于神界开创之初就已存在,却不知圣泉寺在上古初期,不过是一座破败小寺庙。

寺庙无佛无香火,直到有一日,有一名香客到了小寺庙。

他见寺庙破败不堪,随手就留下了一篇经文。

那经文,如今被镌刻在了圣泉寺的宝殿之内。

经文正是慈悲济世经,圣泉寺僧侣得此经后,才领悟了佛力之本,开始修炼佛力。

圣泉寺才可脱胎换骨,在神界享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可鲜少有人知道,那无名香客,就是紫堂宿。

只有小南九和圣泉寺历代住持才知晓此事。

紫堂宿施恩不图报,万余年弹指而过,这一次,是紫堂宿唯一一次对圣泉寺提出要求。

南九小和尚也好,圣泉寺也罢,自是不能拒绝。

不过救人就救人,最要命的就是,小南九和尚去了之后,还得瞒着叶凌月,装出一副“举手之劳”的架势,其内心的郁闷程度可想而知。

好在人总算是救下来了。

也亏了南无小和尚见了叶凌月一面,才发现了叶凌月体内的太阴血极其古怪。

慈悲济世经虽这一次压制住了叶凌月的体内之血,但在压制的途中,南无小和尚发现,那太阴血几次三番想要反扑,南无小和尚和三十六名龙虎僧险些驾驭不住。

若是再有下次,南九和尚可没把握能够再帮助叶凌月。

不过命令归命令,南九小和尚凭心而论,还是愿意帮助叶凌月的。

他与叶凌月是当真有缘,他也早就发现了叶凌月与佛有缘,她身上,天生就有佛光庇护。

早前他还不知那佛光的渊源,直到他不久之前,偶然之间,在诸神山遇到了一人。

那人正是在神界颇有盛名的医佛云笙,见到云笙之时,南九小和尚就觉得此人很是面善。

再看其面相,南九小和尚越看越是心惊。

云笙虽不是佛门中人,可一身佛光护体,早该是神佛之人。

医佛云笙成名多年,她以医济世,虽无战功在身,可一身功德早已无量。

她虽不修炼佛力,可佛力得自苍生,她晋入神佛之道,也是常理。

更让南九小和尚吃惊的是,云笙的言行谈吐之间,和叶凌月很是神似。

说她们没有血缘联系,南九小和尚是万万不信的。

南九小和尚本意还想试探云笙几句,只可惜恰好遇到了长生神帝身体不适,医佛匆匆告辞。

尽管如此,南九小和尚已经认定了,两人必定是血亲。

叶凌月天生有佛缘,十之八九和医佛有关。

加之南九小和尚此番面见叶凌月,只觉得叶凌月与早前见面时,又有所不同了。

早前的叶凌月,在就九重神渊一见,虽是觉得其聪慧过人,可手段不免有些下成。

可此番相见,叶凌月行事作风之间,隐隐可见一派大将风范。

短短时日里能有如此的成长,可见此子悟性惊人。

南九小和尚心中想着,人已到了妖十三陵前。

紫叶菩提静静矗立,恍若千百年都是如此,寂寥之中带着无尽的坚持。

遥想当年,佛子在万佛之巅,诵经讲解,也是寥寥一人,却是受了十万佛灯祭拜,今日却只能隐没在这昏暗不见天日的妖界。

不知佛子可曾后悔过,丢弃了那一切。

南九小和尚不自禁叹了一声。

“佛子大人,小僧前来复命。叶施主已经平安脱险。”

“有劳。”

紫叶菩提前,一阵树叶婆娑,似有人回了一句。

只此一句,再无其他。

他不问叶凌月如今如何,也不问神界境况如何,这也是小南九和尚很是纳闷的地方。

南九小和尚在紫叶菩提站了片刻,忍不住问了一声。

“佛子,你这般做,到底值不值得。”

佛子之心,犹如海底针。

他对叶凌月,到底是师徒之情,亦或者是……

小南九和尚不敢再往下想,他心目中高高在上,佛渡众生的佛子一旦沾染上了男女之情,那是何等亵渎之事。

更何况,让南九小和尚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叶凌月的身旁早已有了一个帝莘。

妖祖帝莘,鬼帝巫重,凤王凤莘,那个男人,同时承载了三个不同凡响的身份。

尽管在人界时,南九和尚可算是亲眼目睹了妖祖被封印。

可那男人,惊艳绝俗,这般的人物,若是执意坠入魔道,对于整个神界而言,都将是一场浩劫。

好在那男人遇上了叶凌月。

他放下了杀戮,放下了妖界的恩怨情仇,执意与叶凌月同往神界。

南九小和尚在九重神渊时也曾见到他,他已为神界战将,虽只是匆匆一瞥,可他身上,早无了当年的杀戮之气。

可说是帝莘成就了叶凌月,亦可说是叶凌月成就了帝莘。

即便是不懂得男女情爱之道的南九和尚,也心知,这一对男女,生生世世,只怕都是难分难舍了。

那两人之间的羁绊,就算是佛子为了叶凌月做了再多的事,甚至是牺牲神佛之体,也无法再割舍了。

既是如此,佛子又何必执迷不悟。

“佛不渡我我自渡,不为彼岸只为海。”

婆娑树影,紫叶菩提之上,有一人影闪烁。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柔和。

若是对于帝莘而言,叶凌月是天。

那对于紫堂宿而言,叶凌月就是海。

他要的只是过程,而非结果。

~求下推荐票和月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