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天和九重玉净柳都是一脸的惊恐,不知如何是好。

可就在它们忐忑之时,原本气焰嚣张的蔓萝一下子没了声,下一刻,她的肉身嘭的一声炸开了。

在蔓萝的肉身炸开的一瞬,泪罗石林里,那些正在和神兵厮杀的荒植们一下子顿住了身形。

它们眼底的暴戾之气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一脸的茫然。

那些神兵们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天再度恢复了常色,一缕阳光洒在了那截枯死的老木上。

在蔓萝的精血被吞噬,肉身血爆之时,几乎是同时,叶凌月的身子一软。

囚天眼明手快,将叶凌月扶了起来。

“主人,你没事吧?”

囚天只觉得主人的身子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主人的眼紧紧闭着,身子就如抖筛一般,颤抖个不停。

九重玉净柳也急了,试图查看叶凌月怎么了。

“凌月她怎么了?”

几名神兵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纪悠。

郭副将已经护送林御史离开了泪罗石林,纪悠担心叶凌月,所以赶了回来。

“我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可怎么办?”

九重玉净柳和囚天都哭丧着脸。

“你们先不要担心,囚天,你能和泪罗石林里的荒植沟通不?郭副将已经返回营地了,相信不久之后,第七军团的人就会派人来了。这里的这些荒植,你可有法子安置?”

囚天迟疑了下,担忧地望了眼叶凌月,点了点头。

“主人早前说过,要让我将荒植们移送到太虚神院去,那里是我们自己的地盘,荒植们暂时不会有危险。”

操控荒植的蔓萝已经死了,燧石咒也等于是失灵了,荒植们已经恢复了自由身。

可荒植一脉出现的事,已经惊动了神界的高层,荒植杀了那么多神界神兵,第七军团和军部都绝不会善罢甘休,必须先将荒植移走。

“你和柳柳先护送它们离开,我会想法子照顾凌月。”

纪悠按照叶凌月早前的计划,安抚了九重玉净柳和囚天,两植对叶凌月很是担心,可也知道,若是暴露了荒植的存在,对叶凌月更加不利。

两植即刻就召集了全部泪罗石林的荒植,向太虚神院进军。

纪悠又下令手下的神兵们三缄其口,全军上下,在石林里放了一把火。

石林瞬间就被一片火海淹没了,这样一来,荒植的痕迹就会被遮掩掉。

安置好这一切后,纪悠命令兵士们在泪罗石林旁临时扎营。

纪悠替叶凌月把了把脉,她好歹也是方士,懂得一些皮毛的脉象。

叶凌月除了体温惊人的低之外,脉象正在渐渐恢复正常,她的气息也很平稳,只是体内的血液像是江河入海一样,沸腾个不停。

纪悠真担心,叶凌月体内的血液,会一下子冲出来。

“传令下去,立刻让兵团里的军医过来。”

纪悠帮不了叶凌月,无奈之下,只得向第七军团求助。

她只希望,叶凌月不要出事。

不仅是纪悠,这时的叶凌月也正在进行天人之战。

蔓萝的血魔精血入体,这是叶凌月生平第一次遭遇这么大的危机。

可就在精血试图吞噬叶凌月的心脏时,她体内的血竟自发开始反击。

心头血骤现,以惊人之势,吞噬了那一滴血魔精血。

可就在叶凌月的心头血吞噬了血魔精血之后,她的体内,生出了一股狂暴之力。

那股狂暴之力,来自叶凌月体内的太阴之血。

犹如初尝到了鲜血的滋味的困兽,一下子破开了牢笼,叶凌月体内的太阴血不停地叫嚣着,想要破体而出。

“丫头骗纸,你的太阴血自己觉醒了,没有太阴族的特殊血祭仪式,一旦太阴血破体,你就会失控,化身杀人狂魔。”

意识之内,烛照目睹这一幕,大惊失色。

没有人比烛照更清楚,失控的太阴之血的可怕性。

在异魔的眼中,太阴族的血是致命的封印。

足以让绝大部分的异魔的魔力土崩瓦解,可同时,太阴血也是一种极其邪门的血,一旦操控不当,就会反噬其主,让其一念成魔。

太阴血的浓度越高,一念成魔的几率也就越大,这也是为什么,太阴族会严格将拥有太阴血的女子掌控在手中。

太阴血的觉醒,也需要极其严格的步骤,需要实力、年龄、修为都达到了一定级别之后,才能前往太阴母庙接受大地之母的洗礼后,觉醒太阴之血。

而这些,都是叶凌月如今所不具备的。

按理说,以叶凌月的修为,还不到觉醒太阴血的地步。

可坏就坏在,那一滴血魔精血的意外入体,大乱了这一切。

太阴血收到了挑衅,自发觉醒。

觉醒之后,强大的血族之人,让叶凌月根本无法自控。

她此时此刻,犹如置身冰山火海,难以管控。

“烛照前辈,我该怎么办?”

叶凌月与体内的血做着天人之争,她只觉得身体,在被两只手撕扯着,要裂开一般。

“神念,你快动用神念,用上你全部的神念,压制太阴血。否则,一旦太阴血破体而出,你身边的人,都再难活命。”

烛照催促道。

话虽如此,烛照也不知,叶凌月才刚开始的神念修为,能否帮助她摆脱太阴血的反噬。

此时此刻,除了叶凌月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帮助她。

叶凌月运起了全身的神念,去压制体内沸腾咆哮着的太阴血。

可神念不断作用下,竟还完全无法抑制太阴血的沸腾。

“涅槃心经。”

不得已的情况下,叶凌月反复默念着涅槃心经。

太阴神印红光骤现,叶凌月的身子一片滚烫。

一直守护在叶凌月身旁的纪悠意识到了这一点,也不由大惊失色。

早前叶凌月的情况已经有些平复下来了,可就在方才的一刻钟里,她的情况又恶化了。

“凌月,你这是怎么了?”

她心惊之余,丢下了手中替叶凌月擦拭用的汗巾,正欲查看叶凌月的情况。

可就在这时,叶凌月的皮肤上,白皙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个文字。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