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早前身着翠衣的的模样不同,眼前的蔓萝虽然面容和早前如出一辙,可气势却截然不同。

她一身翠色的衣裳早已化为了漆黑色,巫黑色的宽大袍子裹住了窈窕的身姿,在她的衣袍上,用了鲜血淋淋般的红色,描绘着个“巫”字。

与神族一样,异魔也有修炼精神力的方士,只是异魔的方士,并不称为方士,而是被称为巫者。

蔓萝尸解之后,化身为荒植,而她的前身,竟是一名巫者。

面前的蔓萝,鬼气深深,说不出的诡异。

叶凌月和囚天、九重玉净柳见了,不禁心底一片发寒。

蔓萝手中的匣子骤然打开了,从里面跳出了一团火焰。

那是一簇墨蓝色的火焰,与早前蔓萝召唤出异魔侯辩机的召灵之火不同,这一簇火的颜色更加暗沉,也愈发的诡异。

火苗上下跳动着,火焰的外围出现了一条条黑色的纹路。

“蛊灵之火,请赐于我无上巫力。”

蔓萝口中,吟唱起了古老的巫文来。

泪罗石林的各个角落里,那些正在寻找异魔之心的荒植们的身体的各个部位,浮出了一簇火焰来。

那火焰,迅速吞噬着那些荒植的神识。

荒植们迅速变得残暴、暴戾,它们群起而动,与身在泪罗石林各处的那些神兵们激斗了起来。

异魔的族群,甚至要高于神族,他们中的巫者,也拥有无上邪恶的巫力。

早前,囚天乃至叶凌月都以为,困住了这些荒植的燧石咒,是一种奇毒。

可事实上,她们都判断错误了,燧石咒并不是毒,而是一种巫咒。

身中这种巫咒者,时间一久,体内就会出现一种巫腾。

这种巫腾与神纹等同,能控制被奴役者的身心。

蔓萝虽然混入了荒植之中,可她防备心极重,为了防止这些荒植们有遭一日背叛自己,她在这些荒植的身上,都强加了一枚巫腾。

荒植们已经彻底迷失了,一时之间,泪罗石林里危机四伏。

“不好!主人,荒植们根本不肯听我的话。再这样下去,荒植们会把神兵们全都杀掉的。”

囚天意识到荒植们的疯狂情绪根本无法控制后,一时也乱了阵脚。

“咯咯,神族们,看到自己的同胞自相残杀,这种感觉不错吧?”

蔓萝的脸上,满是骄傲之色。

异魔的手段层出不穷,她乃是辩机大人手下的几员大将之一,在派其强占人族军团之前,辩机大人就赐了她两样魔宝。

其一就是召灵之火,其二就是惑灵之火。

这两大火种,都是异魔的秘宝,拥有惑灵之火的她,全然不怕神族。

只不过,她没想到,惑灵之火会如此早就用上。

照她原本的计划,惑灵之火应是在夺得第七军团之后,控制神族军方高层时使用的。

“你手上的火种,看着挺不错的。”

面对如此紧张的局势,叶凌月并无惊慌失措,相反只是颇有兴趣地盯着蔓萝手中的惑灵之火。

蔓萝拧了拧眉,脸上的傲慢之色渐消。

“神族,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那火种,我看上了。”

叶凌月的唇勾了勾,倏然之间,欺身而上。

叶凌月修炼了龙家的“百火吞噬诀”后一直在寻找可吞噬的百火。

奈何到了神界之后,虽是遇到了奇人无数,但是天人的异火的数量却少之又少,叶凌月几乎从未遇到过。

今日见了那能够蛊惑众生的惑灵之火,不由生了夺宝之意。

见叶凌月竟敢觊觎异魔的魔宝,蔓萝气急败坏。

“找死!”

周遭,数根树藤如蛇般钻了出来,朝着叶凌月掠去。

“谁敢欺负我家主人。”

九重玉净柳的柳枝,狠狠抽向了拦路的树藤。

只听得一阵金石火花驳斥,空气中,两股力撞击在一起。

叶凌月掌心一翻,几张火炎爆箓平第炸开了。

大量灰白色的灰火瞬间化为了百余多火簇,朝着蔓萝飞去。

“雕虫小技,也敢来献丑。”

蔓萝衣袖一挥,那一身墨黑色的巫袍化成了一头黑色的“蝙蝠”,巫袍铺天盖地,挡住了漫天的火焰。

可就在这时,一簇灰色的火簇,冷不丁就出现在了蔓萝的身前。

灰色的火,小小一簇,看上去很不起眼。

可它一靠近,蔓萝就觉得有些不对头。

那火焰虽小,热度却极其惊人。

蔓萝五指拢爪,一掌劈向了那簇灰火。

哪知掌心才一贴近,蔓萝就不由变了脸色。

她忽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头。

只听得“撕拉”一声,半空中的那件巫袍被无邪剑应声斩断。

“不好!又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

蔓萝目光一扫,周围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踪影。

再看前方,叶凌月已然摆脱了几棵荒植的纠缠,几个起落,人已经落到了一棵古木前。

那古木,不是其他,正是一棵渡劫失败的荒植死木。

叶凌月记得,早前囚天与自己说过,那是荒植的一位老长老藤灵长老的本体,那时候,她并没有起疑心。

初遇蔓萝时,蔓萝自己也曾说过,她乃是腾灵长老的后人。

如今看来,蔓萝根本就在撒谎,她分明是尸解强占了藤灵长老的肉身,既然如此,蔓萝真正的肉身,正是那一棵看似渡劫失败,早已枯死的死木。

不用说,异魔之心一定也在那棵枯萎的死木之内。

难怪蔓萝一直守在死木旁不走,分明就是在守护异魔之心。

叶凌月看得分明,早前才会利用剑阵和灰火,话语上挑衅,蔓萝果不其然,上当了。

该死的神族,如此狡猾,竟让她给看破了。

蔓萝见此,心底一凛,迅速抽身。

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叶凌月一掌斩下,早已腐朽的死木应声而裂。

只听得啪啦一声巨响,足有数十丈高的死木应声而裂。

死木的树干早已干枯,在树身夭折的一瞬,树膛一道黑光闪动,一颗异魔之心跳了出来。

叶凌月见了异魔之心,手间指力凝聚,一指击向了那颗异魔之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