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夜晚,在叶凌月和陈副将探讨神念师的奥秘之时,在数十里之外的泪罗石林内。

一些长得奇形怪状的藤怪,多棵体型高大的树精,以及怪石嶙峋的石魑们,正围绕在一起。

这些都是太古时期的太古遗种,在它们的正中,站着一名绿裳女子。

女子正是蔓萝,她和一干荒族们也正在召开军事会议。

这批隐居在蔓萝石林的荒植,由于和神族军团毗邻而居的缘故,多年以来,学习了大量神族的军事技巧,尤其是蔓萝,她尸解重生,前世就具有异魔的军事知识,这一世又拥有了神族和荒族的军事知识。

这让蔓萝在军事技能上,远胜第七军团所有战略营将军。

这也是为什么,第七军团直至今日,都未能进入泪罗石林的真正原因。

无论是秦小川还是墨离,都已经知道,除两人之外,神界还有了第三名异魔大人物的出现。

但他(她)究竟是什么来历,另外两人暂时不知。

但毋庸置疑,此人从军事才能乃至实力上,都和秦小川、墨离不相上下。

另一方面,他(她)并非像前两者那样,是只身一人前来,他(她)手上,持有一股不容小觑的异魔势力。

这股势力,正在千方百计侵蚀神界最坚强的墙壁,神界十三大军团。

蔓萝只不过是其先锋罢了,一旦第七军团被侵占,其他神界军团就再所难免了。

“蔓萝大人,我们一定要想法子救出囚天少族长。”

“这一次偷袭,我们大概损失了三成左右的兵力,大概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恢复。”

荒植们七嘴八舌地说道,它们满脸的义愤。

前夜的偷袭,神界军团损失不小,荒族的损伤也不少。

蔓萝是受过专门的军事训练,她懂得声东击西,一方面,她在泪罗石林这边拖住了秦松,另一方面,她趁着第七军团后防空虚,攻击第七军团的大本营。

在发动攻击之前,蔓萝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够拿下第七军团的大本营。

一旦占领了大本营,第七军团就等于无本之木,失去了依靠,蔓萝就可以掌控整个第七军团,从而侵蚀其他军团。

至于蔓萝鼓动这些荒植的借口很简单,就是它们最尊敬的少族长囚天被第七军团给抓了。

囚天被奚九夜所伤,被半路敢到的玉净柳和小吱哟救走,蔓萝当时和奚九夜达成了合作,奚九夜前去捉拿囚天。

囚天下落不明,蔓萝借口其被囚在了第七军团内,一直缩在了泪罗石林的荒植们才会一怒之下,和第七军团开战。

可没想到,事与愿违,荒植的袭击竟失败了。

“没想到,第七军团里竟还隐藏着一名神念师,而且怪异的是,还有荒族其他势力的介入。”

蔓萝查看了手下荒植们身上的伤之后,推断出了这两个结果来。

偷袭之中,陈副将起了主导作用,小吱哟和烛瀚少族长也在暗中动了些手脚。

这让蔓萝的计划中途夭折。

“虽说没能救出少族长,但也足以让第七军团元气大伤了,短期内,军团方面不可能再进攻泪罗石林。大伙稍作调整,待到几日之后,恢复了元气,再另想法子。”

蔓萝说罢,让一干荒族先行退下休息。

“看来仅凭我一人,没法子攻下第七军团,第七军团中拥有一名神念师这件事,必须尽快告诉辩机大人。”

蔓萝心想着,走到了泪罗石林的最深处,也就是早前那棵古木的所在地。

她走到了那棵古木旁,从一个隐蔽的树洞里,取出了一个匣子。

匣子里,并非什么神器,一打开,就从里面跳出了一团苍蓝色的火焰。

这种火焰,叫做召灵之火。

利用召灵之火,能够召唤出特定的生灵。

而在异魔之中,召灵之火是用来联络的一种方式,当然,只有异魔贵族级别以上的存在,才能赏赐手下召灵之火。

苍蓝色的火,在黑夜中,看着分外醒目。

火焰一跳一跳这,火焰中出现了一张诡异的面具。

面具呈灰白色,有眼有鼻,绯红色的唇。

那面具上,让人难辨雌雄,那怪异的图纹一眼看上去还有几分眼熟。

若是此时叶凌月在场,想来会认出,火焰中突然出现的鬼面面具和她初遇鬼帝巫重时,巫重脸上佩戴的面具有七八分相似。

看到面具出现后,蔓萝一改人前傲慢的模样,毕恭毕敬地跪下,双手匍地,磕了五个响头。

“参见辩机大人。”

苍蓝色的火焰中,那面具的唇张合着,发出了个沙哑的声音。

“蔓萝,我不是与你说过,不要轻易联络我。你如今的身份是荒族,贸然联系我,容易暴露身份。”

召灵之火在神界很是罕见,但是也不排除,有神界的至强者知道召灵之火的存在。

“辩机大人,属下今日求见主要是有两件事禀告。其一,属下已经找到了愿意与我们合作的神族至强者,此人就是八荒神尊奚九夜。不过,他在和我们合作之前,有一个条件,就是先除掉神界的另外一位神尊夜北溟。”

蔓萝早前已经送讯给辩机,只是辩机那边一直没有回音。

“此事我已经知晓,奚九夜此人,倒是能担当此大任,只是他的要求略显苛刻了些。那夜北溟也不是常人,他的妻子云笙若是没看错的话,应是佛光庇护之人。佛光庇护,可及三代,想要杀他,并非易事。”

面具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辩机没有立刻决定是否和奚九夜合作的原因。

夜北溟一家竟有佛光庇佑,那不就是意味着,夜家和那边的人有关联……

蔓萝暗忖着。

“你说的另外一件事又是?”

“泪罗石林被第七军团围攻,军团里还隐藏着一名神念师,属下怀疑其中还有荒兽余孽,属下一人无法匹敌,还请辩机能够增援。”

蔓萝恳求道。

“荒兽余孽?这怎么可能,四千年前,荒兽明明都已经灭绝了,就连我族的墨侯都死在了那场灾难中。”

火焰中的那米阿奴一听,大吃一惊,荒兽灭绝和封天令出现几乎发生在同一时刻。

荒兽若是还存活着,很可能知道封天令的下落。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