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叶凌月求见,秦松脸拉长了几分。

自从奚九夜来过第七军团,而且和叶凌月之间有些暧昧不清的事,被秦松发现后,秦松就心生怀疑。

他命人暗中去调查叶凌月和奚九夜关系,还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妹妹秦妃。

本以为秦妃会提防警惕,哪知道秦妃却声色厉茬地回了秦松一封信。

说她绝对相信奚九夜的人品,那叶凌月也不可能入得了奚九夜的眼。

她让秦松不要多想,只需要管好军团的事即可。

秦松身为兄长,还从未被自己妹妹这般训斥过,心中自然有些不满。

他也就懒得理会,叶凌月和奚九夜的事了。

可叶凌月的手段,秦松是领教过的,他对此女,一时没法子对付,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

一听说叶凌月求见,秦松嘿嘿两声冷笑。

“没看到我们正在开重要会议,伙营的人来搅什么局,让她在外改天再来。”

说罢秦松挥了挥手,想要打发了叶凌月。

“秦将军,此话怕是有些不妥。伙营也是四大部营之一,叶将军身为主将,按理是有资格列席军事会议的。”

秦松刚说完,同是战事营的黄老将军开口说道。

黄老将军一说完,其他几名将军也是随声附和。

这几个老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他们不是一向很排斥伙营的人嘛,今个儿怎么一下子变了性了?

秦松一听,心底寻思着。

秦松和黄老将军不对盘,骆锦冰死后,两人一直在暗中较劲,争夺第七元帅之位。

这次泪罗石林,林御史被绑架之事,两人少不得也是一番争斗,可事实上,两人的手下都没讨到多大的便宜。

“黄将军说得不错,秦某只是以为叶将军身体抱恙,才没有请她来,既是如此,我这就请她进来。”

秦松命人让叶凌月进来。

叶凌月一进营帐,数道视线就直直扫了过来。

“叶将军,看样子,你的身体已经痊愈了。”

秦松阴阳怪气道。

“多谢将军挂念,末将恢复的很好。末将今日前来,是想将军调配一些医疗营的医者给伙营,照看伤员。”

叶凌月也察觉到,营帐内的气氛有些僵,再看黄老将军和秦松两人,分庭而立,她不动声色,拱了拱手。

“叶将军来军营不久,怕是不懂得军里的规矩。若是平时,医疗营的人的确可以按照伤员调配,可如今是非常时期,叶将军也知昨晚营地遇袭。军营如今处在非常时期,非常时期里,医疗资源优先分配给一线兵士。战事营和战略营的兵士们全都身在一线,伙营只负责后勤补给,所以医者资源,自然就不可能分配给伙营了。”

秦松皮笑肉不笑道。

“那敢问秦将军,昨晚偷袭发生时,最早发现的是那个部营?冒死通知三大部营的又是哪个部营?最先防御的又是哪个部营?”

叶凌月盯着秦松,一步一问,秦松迎视上叶凌月的眼,只觉得她的身上,有股悍然之气,她每走一步,秦松就下意识想要往后退。

一旁的黄老将军等人,也是看的暗暗心惊。

叶凌月“大病初愈”,看上去有些纤弱,可她目光灼人,不怒而威,隐隐之间,竟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压,这种威压造成的压迫感让黄老将军有种骆先河元帅再世之感,可偏偏眼前的人,是叶凌月。

面对叶凌月的质问,秦松哑口无言。

发现荒族偷袭的是伙营,第一个防御的也是伙营,被叶凌月这么一提醒,秦松也发现,这阵子,伙营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在面临偷袭时,伙营做出反应竟比其他三大部营都要迅速。

这些改变,都是叶凌月来之后发生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迹象,若是再这么持续下去,伙营恐怕……

“叶将军,那照你所见,伙营已经到了可以和其他两大部营相媲美的地步?既是如此,就索性让伙营前去泪罗石林剿匪算了。”

秦松身后,一名副将冷嘲热讽道。

“诸位将军可都听到了,叶将军说伙头营的那帮家伙,就能大破泪罗石林,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秦松手下的几名将军,也趁机起哄。

此话一出,就连黄老将军身后的那些将军,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叶凌月没有笑,黄老将军也没有笑。

他那双饱经世故的眼,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叶凌月。

“伙营若是当真能够剿灭泪罗石林的贼匪,那将如何?”

叶凌月忽然说道。

她能忍受秦松对她个人的蔑视,可她无法忍受秦松嘲笑伙营上下。

“叶将军,你不会是生病生糊涂了吧,你以为,伙营真的可以打败荒族?你死心吧,第七军团还不至于没人到,让一个娘们上阵杀敌。”

秦松嗤之以鼻。

“秦将军还管一个娘们叫师傅呢,不知昙水仙子听了秦将军的这番话后,会作何感想?”

叶凌月反嘲道。

“大胆,叶凌月,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师父相提并论。”

秦松气得浑身发抖,险些没有失了仪态。

“冰原女帝也是女人,女人怎么就不能上阵杀敌了?”

叶凌月毫不示弱。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箭弩拔张,谁都不肯相让。

“两位将军还请息怒。不如让我说句公道话。”

黄老将军见状,上前一步,拉着了秦松。

他若有所思看了眼秦松,再暗中看了眼叶凌月。

秦松的情绪,有些过于激动了,分明是受了叶凌月的蛊惑。

叶凌月不动声色着,方才,她的确动用了一点点的神念,秦松只是武者,不免受到了神念的一些影响。

“黄老将军请讲。”

叶凌月拱了拱手,对黄老将军,她还算是敬重。

“叶将军的话,也不无道理,既是如此,黄某以为,这一次不如就给伙营一个机会,让伙营负责攻打泪罗石林,不知秦将军意下如何?”

黄老将军递给了秦松一个眼神。

反正他与秦松的手下,都不愿意再贸然出手。

既然如此,何不让叶凌月和伙营的人去当炮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