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包围之下,洛言方仙犹如溺水的人。

她大张着口,想要吸取一点空气。

她的鼻翼疯狂扇动着,可窒息之感越来越严重。

呼吸困难,体内的气力一点点被抽走。

不!不仅仅是气力,同时消失的还有她的生命力。

手中的咖碧圣伞里的魔力,一点点被那黑白相间的生死漩涡抽走。

洛言方仙的咽喉里,发出了一阵隐隐呜呜的,困兽般的叫声。

她试图用珈碧圣伞击破这可怕的漩涡,可手中的咖碧圣伞嘭的一声炸开了。

圣器珈碧圣伞竟也无法承受这可怕的漩涡的吞噬,直接化为了一把废器。

洛言方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子干枯萎靡。

伴随着生死漩涡的出现,叶凌月的意识也进入了浑噩的状态。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场景。

一名红衣女方士,衣袂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她的衣衫上滴着血,细看之下,女子的方仙袍竟是用鲜血染红的。

她的脚下踩着成堆的尸体,尸体高高垒起。

那些尸体,全都身着战铠,每一个战铠,都烙有叶凌月从未看过的军团徽章。

那些尸体……叶凌月认出了,并不是普通的神界神兵,而是异魔兵士。

因为每一个人的身形都比神族要高大许多。

异魔将领,异魔兵的尸体……高高垒起,延蔓开,化为了一座尸山脉。

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女子丝毫不受影响。

她站在了尸山上,咯咯笑着。

她有一头黑瀑长发,发遮住了她的脸,叶凌月只能看到她皮肤惨白如雪,一双手上,玉指葱葱。

她的手上,却抱着一个头颅。

那是个英俊伟岸的男人,男人的面容深邃,双眼已经紧紧闭上,早已死去多时。

“一人葬,十万殇。血荼,我用十万魔兵,殉你一人之道,以身化符,但求我们来世,能再聚。”

女子说罢,缓缓抬头。

风吹过,露出了女子的脸来。

她的相貌如何,叶凌月看不清,也记不清。

可女子的那一双眸,却让叶凌月心神一阵摇曳。

血红色的眼里,黑白双眸,邪魅异常。

“丫头骗纸,莫要陷入魔障,快,将生死符收回去!否则,整个方仙盟的人都要陪葬了。”

烛照的声音犹如一记重击,叶凌月只觉得脑中的幻境顿消。

神识已然恢复了清明,叶凌月缓缓收回了生死符之力。

入目看到的就是洛言方仙。

珈碧圣伞早已溃散,化为了一截枯骨,再看洛言方仙,她气息微弱,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好肉,形如干尸。

“这就是生死符的力量?”

叶凌月见了洛言方仙的模样,也很是诧然。

将人和圣器的生机一吸而空,这般霸道的作风,倒是有些想邪魔的做法。

叶凌月暗忖着,回想到浑噩之中,看到的那一个红衣女方仙,她淡然一笑,挥手之间让十万魔兵殉道,叶凌月就觉得不寒而栗。

关于生死符,叶凌月在恢复意识后,也曾询问过娘亲云笙。

从云笙口中,叶凌月只知生死符是神界遗留之物,当初身中生死符的乃是父亲夜北溟,无意之中,传承到了她的身上。

生死符,让叶凌月自小体质虚弱,没法子修炼。

更有人预言,夜凌月在身怀生死符的情况下,活不过二十岁。

为了破除生死符,云笙夫妇用尽了各种法子。

他们查遍了神界的古籍,想要找到生死符的炼制之人的渊源。

只是神界谣传,那是一位女方仙为了自己的人族爱侣炼制而成的,为了让他不生不死,可最终,她的爱侣还是死了。

自那以后,生死符就遭遇了诅咒,每一宿主都会被吸食生机,英年早逝。

据史料所说,怀有生死符的人,无论人神,都都死得很是凄惨,甚至连魂魄都没留下。

叶凌月算得上是唯一的一个幸运儿,却当了两任生死符的宿主。

尤其是叶凌月获得神印,进入神界后,生死符还没表现出太大的副作用,甚至于,夜凌月的新生,很可能也和生死符有关。

这也是云笙夫妇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同时又很担心的。

叶凌月早前也一直如此认为,可直到今日,才意识到,可能爹娘早前的调查有误,亦或者是神界史料刻意扭曲了真相。

生死符,并非是神界之物。

它可能来自异魔,而且是一名极其出色的异魔女方士之手。

至于它如何从异魔那里流传到了神界,暂时是个未知之谜。

在吸取了洛言方仙的生命力和珈碧圣伞的力量之后,叶凌月早前精疲力尽的身子恢复了许多。

她走到了洛言方仙的面前,找到了第九块鼎片。

叶凌月正想查看洛言方仙的生死,神识一动,感觉到器塔下方有动静。

“想不到,你竟能初步掌控生死符了,还生出了生死漩,不过眼下不是高兴的时候,你方才的动静太大了,快点离开,有人赶来了。”

烛照也很吃惊,在叶凌月使用生死符之前,它还担心叶凌月会操控不当,反噬其身。

可叶凌月一祭出生死符,却表现出了惊人的操控力,其效果,不下于控制天符。

想来是这阵子,叶凌月习练了神念的缘故。

用生死符吸取生机,怎么看怎么也不是正派的作风,叶凌月进入方仙盟本就是隐蔽之事,若是被发现,很可能会引来麻烦。

叶凌月也不敢再懈怠,冲出了梦塔。

刚一走到梦塔外,就见了纪悠焦急万分,等候在外。

“凌月!那没事吧?我刚看到洛言方方仙闯进去了,她没伤你吧?”

纪悠在梦塔外等候了多时,眼看洛言方仙闯入,可对方设下的禁制,将她拦在了外头,她正心急火燎着。

“她死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塔下有人正赶过来,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一旦发现洛言方仙的死法有异,而且是自己动手的,她必定会被整个神界视为异族,甚至被当成异魔。

“洛言方仙死了,无论如何先出去,我发现了一条密道,我们先走。”

纪悠听了,狠狠吞了一口口水,看叶凌月的眼神满是不可思议,她欲言又止,还是将话吞了回去,拉着叶凌月就走。

~还有几章在下午,今天不会食言了,昨天大芙挂彩了,求原谅,大家手头还有月票的,投一投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