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上琉光一闪,一道绿光挡住了数百根鬼门针。

鬼门针撞在了圣伞之上,针力溃散开。

“玉手毒尊,你若是只有这么点门道,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洛言方仙冷笑一声,圣伞一收。

可就在圣伞收拢的一瞬,原本溃散开的针力竟再度凝聚,一股暗力,沿着伞骨倏然钻入了洛言方仙的皮肤。

洛言方仙只觉得手上一阵刺疼,伞跌落在地。

“玉手,你在我的伞上动了什么手脚?”

洛言方仙大惊失色,她慌忙查看自己身体,可是她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厉害的毒素。

可洛言方仙依旧不敢大意,洛言方仙素知道玉手毒尊用毒了得,刚才古怪的针力,不知她动了什么手脚。

“怎么,怕了?你不是素来看不起我的邪门歪道嘛。方才那一针,乃是我鬼门十三针的第十二针,也是唯一的一针暗针,又名‘红粉枯骨’。你当初毁我容貌,今日我就一报还一报。”

红粉枯骨,乃是鬼门十三针中的第十二针,也是唯一的“针中针”,它藏身在溃散的针力之中,一旦敌人大意,针力再度凝聚,来个攻其不备。

玉手毒尊也知自己今日凶多吉少,在最后关头,使出了此针,既是为了克敌制胜,果不其然,洛言方仙上了当。

“中了红粉枯骨之后,衰老速度加倍,一日犹如一年,不出百日,你必定化为一垂暮老妪。”

玉手毒尊冷笑到。

“我杀了你!”

洛言方仙一想到自己将会加速衰老,红颜白发,变成鹤发鸡皮的老怪物,就不寒而栗。

她为了永驻容颜,耗费了多少的心力,从未想过,有遭一日,会着了玉手毒尊的门道。

她怒到了极致,一掌袭向了玉手毒尊。

鬼门十三针,修炼到了高明处,每增加一针,消耗的神力就会越大。

玉手毒尊方才接连用了多针,又被机关兽和洛言方仙夹击,此时也已经是神力耗尽,这一掌,洛言方仙耗费了八九成的功力,眼看就是避无可避。

玉手毒尊惨然一笑,也不再躲避,索性闭上了眼,等待将死的那一刻。

忽然之间,整个缥缈楼猛地一震,楼身摇晃不止。

“有人闯阵!”

昙水仙子脸色微变。

她在缥缈楼外设下了多道禁制,还有机关兽压阵,照理说,应该无人能破。

昙水仙子话音才落,又听得轰的一声,犹如平底一声惊雷,整个缥缈楼摇摇欲坠。

却见一道身影犹如一把巨斧,凭空斩下。

缥缈楼的楼顶,被一股强大的神力摧毁,瞬时被夷为了平地。

一道英挺的身姿,凌空落下,挡在了玉手毒尊之前。

见了那熟悉的气息,洛言方仙掌力骤然撤回,她的脸上,满是惊喜之色。

看到那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时,玉手毒尊先是一喜,可紧接着,不禁黯然神伤。

来人不是鸿蒙方仙又是谁!

“鸿郎,是你!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小小一个十三神魔岛,怎么可能困得助你。”

洛言方仙看到鸿蒙方仙,又惊又喜。

这个男人,她痴恋了数百年。

她早前被第九块鼎片蒙蔽,如今看到鸿蒙方仙,才发现两者虽然外貌一致,可实则却截然不同。

几百年过去了,十三神魔岛的经历让鸿蒙方仙不再年轻。

昔日仙风道骨的男人,如今已经是华发染鬓,可这不仅没有折损他的魅力,反而让他添了几分儒雅之感。

他一身儒衣,长发微扬。

面对洛言方仙动情的表白,鸿蒙方仙恍若未闻。

和洛言方仙激动不已的神情不同,鸿蒙子的出现,非但没让玉手毒尊欢喜,反倒让她原本就已经很是惨淡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玉手毒尊宁可死在这里,也不愿意看到鸿蒙方仙。

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玉手毒尊离开之后,鸿蒙方仙外出寻找玉手毒尊。

论起对玉手毒尊的了解,没有人比得过鸿蒙方仙。

他也如叶凌月一样,想到了玉手毒尊很可能回来找洛言方仙报仇。

他同样也知道了方仙盟,只可惜,鸿蒙方仙没有纪悠那样的追踪本领,他跟踪洛言方仙到了飘渺城附近就没了她的踪影。

他在城外搜寻洛言方仙的下落,同时也四处向人打听是否有形似玉手毒尊的女子出现。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城中偶然听说了一个戴着斗笠的可疑女人,鸿蒙方仙入城寻找,恰好就遇到了外出求救的纪悠。

得知爱侣被困,鸿蒙方仙毫不迟疑,就冲了进来。

昙水仙子的禁制的确有些棘手,可一想到玉手毒尊很可能深陷喜陷阱,鸿蒙方仙强行突破,一举破开了禁制。

整个禁制摇摇欲坠,刹那之间,崩分离兮。

“昙水仙子,洛言方仙,你们要动她,先过了我这关。”

鸿蒙方仙能感到身后玉手毒尊的气息近在咫尺,他心悸之余,强忍着转身的冲动。

他也知,玉手毒尊一直躲着自己,他生怕一个转身,玉手毒尊就会再次离开。

见了鸿蒙方仙突然出现,昙水仙子也颇有些意外。

千余年前,鸿蒙方仙和昙水仙子都还只是普通的方仙。

那时候的鸿蒙方仙,颇具盛名,连昙水仙子见了他都要甘拜下风,当时的整个神界,都以为鸿蒙方仙一定会成为八大扛鼎方仙之一,最多也就只是屈居慕容老方仙之下……

只是千余年过去了,昙水仙子已经贵为军部第一御史,又是八大扛鼎方仙中排进前三之人。

而鸿蒙方仙,只是一个十三神魔岛的逃犯,昙水仙子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鸿蒙方仙,久违了,想不到,继八大方仙选拔之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只不过,我听说你的实鼎早已破损,难道说,这样的你,还想与我一斗?”

昙水仙子挑了挑眉,看向了鸿蒙方仙的眼神,满是奚落之色。

在她看来,今时今日的鸿蒙方仙就算是想强出头也早已没了强出头的资格了。神探的手机,二手机,指导她成为一名女神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