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吱哟说罢,又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看我糊涂的,说错了,老大你不能回军团,渣男找上门来了!不对,老大你也不能走,囚天中毒了。”

小吱哟看到了叶凌月“死而复生”一时高兴,倒是忘了第七军团里如今正面临的困境。

囚天身中怪毒,急需医治,可另一方面,奚九夜要见叶凌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老大只怕不愿意见奚九夜。

“小吱哟,你别慌说清楚一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奚九夜不是在泪罗石林嘛,怎么突然到了第七军团?”

直到小吱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个明白,以及囚天听到奚九夜欲与蔓萝勾结的消息,一一告诉了叶凌月之后,叶凌月心底咯噔一声,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她还身处在井底,可距离她昏迷,必定已经过去了一些时间。

奚九夜只怕已经猜测出了小吱哟的身份,从中推断出幕后黑手正是叶凌月,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不过老大,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小乌丫能幻影,她一定会变成你的模样,瞒天过海。只要没找到囚天和本吱哟,奚渣男也不可能为难小乌丫。”

小吱哟想了想,事情也许没它想得那么糟糕。

它掉进了井里后,按理说小乌丫应该第一时间下井来找它。

可小乌丫没有那么做,想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拖住了她。

此事只能是小乌丫暂时化为叶凌月,瞒天过海。

横竖老大的真面目从来妹子奚渣男面前暴露过,小乌丫只用化为老大惯用的伪装模样即可。

“不,小乌丫不可能伪装成我,你也说了秦松和奚九夜在一起,秦松是见过我的真面目的。”

叶凌月也是一阵头疼,她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棘手。

当初因为风谷神帝强娶的缘故,叶凌月以真面目前往诸神山拒婚,自是不好再在秦松面前隐瞒真容。

若是小乌丫化成了伪装后的叶凌月,必定会被秦松揭发。

但若是小乌丫伪装成本来面貌的叶凌月,奚九夜只怕会……

叶凌月不愿再往下想,她如今只期望自己昏迷的时间能够短暂一些,还来得及补救。

可即便是叶凌月自己回到了第七军团,面对如此两难的难题,她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事不宜迟,我们立刻离开弱水井。”

叶凌月留意着四周,发现她和小吱哟如今身处的位置,也是一处井底,她敲了敲身旁的井壁,发现井壁是空的,稍微用手一推,一块弱水岩就松动了。

很显然,这口弱水岩井里另有千秋,在井底的下方,额外休憩了一个密室。

这个密室,就在井底的正下方,需要靠触发特定的阵法才会出现。

叶凌月和小吱哟都是误打误撞,才会进入井底密室。

只是这个密室的存在,应该连陈副将也不知情。

叶凌月权衡一番后,决定将密室和太阴顶的事隐瞒下来。

她当即和小吱哟挪开了岩石,用了一刻多钟后,一人一首总算是回到了弱水岩井里,叶凌月抬头一看,狭小的井口就在上方。

井口空无一人,小乌丫和陈副将都已经不见了。

井口上方,正午的阳光很是刺目。

“糟糕,已经是午后了,囚天的伤和小乌丫……”

叶凌月不敢再怠慢,和小吱哟一起,朝着井口爬去。

正如叶凌月和小吱哟早前猜测的那样,的确是有事情拖住了小乌丫。

在小吱哟跳入弱水井时,小乌丫第一反应也是跟着小吱哟一起去找叶凌月。

小吱哟是叶凌月的本命兽,它说叶凌月在井下,叶凌月十之八九就在井下。

可如今一人一兽都消失无踪,小乌丫也心急火焚。

可这时候,奚九夜带着秦松亲自找到了伙营。

当伙营的伙头兵紧急通知陈副将和小乌丫时,奚九夜和秦松已经到了伙营的山脚下,不足半刻钟就会感到伙房。

叶凌月下落不明,奚九夜又是来者不善,两人都不免慌了神。

“小乌丫,你擅易容,快些打扮成将军的模样。”

陈副将见过小乌丫伪装的本领,几乎是天衣无缝。

“不行,这次我不行,奚九夜不能见……老大的脸不能让奚九夜看到。可是我若是伪装成其他人的样子,秦将军那里……”

小乌丫不知怎么解释。

“小乌丫,你吞吐些什么,为什么九夜神尊不能见叶将军?他们俩是旧识?”

陈副将越听越糊涂。

“一言难尽,奚九夜若是见到了我家老大,会杀了她的。他害了老大一次,这一次一定会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杀害老大的。”

小乌丫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老大啊老大,她到底该怎么办?

不远处,脚步声已经传了过来。

“你先别慌,立刻回营帐去,这里我来处理。”

陈副将听的一知半解,可是听小乌丫字里行间的意思,叶将军和北境神尊奚九夜似有血海深仇,见面必定会斗个你死我活。

小乌丫也牵挂着营帐内囚天的伤势,她只能寄希望于陈副将能够摆平奚九夜,匆匆就朝着营帐走去。

没过多久,奚九夜和秦松到了伙房前。

“参见北境神尊,参见秦将军。不知两位将军到伙房来所为何事?”

陈副将面色如常,上前迎接两人。

“叶凌月呢?让她出来。”

秦松没好气道。

他的神力到现在还未恢复,全都怪那叶凌月。

“将军这些日子为了调查食物中毒之事,日夜奔波,身体不适,正在营帐里休息。叶将军那是女子,两位不大方面这会儿去看她,不如等到叶将军身体好一些了,再让她去向两位谢罪?”

陈副将小心翼翼地回道。

“身体不适,叶凌月会身体不适?我看她分明是心中有鬼,我怀疑,是她勾结了泪罗石林的人,绑架了林御史。”

秦松说罢,一挥手,就要带人去叶凌月的营帐搜人。

“慢着,陈副将说得没错,叶将军终归是女儿身,你让那么多兵士闯入她的营帐,成何体统。本尊懂得一些歧黄之术,就由本尊单独前去,兴许会对叶将军的病有帮助。”

奚九夜面上有些不快,扫了秦松一眼。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