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如今和曾妙妙共存一体,两人早前又因为输血的缘故,血脉相承,叶凌月心神一动,曾妙妙就隐约猜到了叶凌月的想法。

“叶姑娘,你可是想获得一件魂器?你体内的玄阴血的浓度应该足够喂养一件魂器,只是在获得魂器之前,你必须进行血脉复苏。”

因为赤练仙的存在,太阴圣女在太阴顶一向蛮横,曾妙妙以为,若是有人能炼出更高明的魂器,那此人必定就是叶凌月。

只是叶凌月的血脉还未复苏,她如今只是魂魄之体,血脉复苏却需要和肉身人魂合一。

在神界那种地方,根本无法进行血脉复苏。

“魂器的事来日方长,比起我的血脉复苏而言,当务之急,妙妙夫人你必须先进行血脉复苏,只要你血脉复苏成功,你也可以向太阴圣女一样,拥有一件魂器,到时她就不能肆意欺负你了。”

叶凌月刚说完,身后一阵异乎寻常的风声。

“小心后面!”

曾妙妙身上的瞬移符已经耗费一空。

叶凌月刚才的一阵狂轰滥炸,也将她其他符箓都用光了。

两人说话之际,赤练仙骤然出现在身后。

前方就是那口水塘,曾妙妙和叶凌月已经是避无可避。

“妙妙夫人,你姑且不要行动,让我来对付它。”

叶凌月掌握了曾妙妙的身子的主动权,她体内精神力还未完全恢复,天地之力倒还很是充沛。

纤掌一扬,拈花碎玉手使了出来。

拈花碎玉手乃是叶凌月在人界学会的一门绝学,品级虽然很是低下,难登大雅之堂,可如今叶凌月的神力早已不同往昔,拈花碎玉手经她之手使出来,自是不可容日而语。

五指一拢,叶凌月的目标正是水塘正中的那一座大地之母的雕像。

那雕像用玄武玉岩琢而成,雕刻之人下手很是用心,女子的容貌甚至鬓发都和叶凌月早前在烛照的记忆中看到的那位大地之母一模一样。

若非是一动不动,还真有些像是真人。

雕像的高矮,比叶凌月还要高许多,和一名普通的异魔大抵相同,重量可达数千斤之多。

可叶凌月的拈花碎玉手还是将其轻而易举纳入了手中,身形往大地之母背后一闪,雕像横隔在了“曾妙妙”和太阴圣女之间。

赤练仙的鞭风已经杀至,看清了“曾妙妙”竟用大地之母的雕像做掩护,曾妙妙本人和太阴圣女都吓了一跳。

“叶姑娘,不可,万万不能亵渎了大地之母,它虽只是石雕,却十分有灵性。”

曾妙妙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赤练仙的鞭风中途一滞,生生止在了半空中。

太阴圣女也不敢冒犯了大地之母,只能是半路放弃了进攻。

“大胆,曾妙妙你竟敢冒犯大地之母。”

太阴母殿的那些女宫见“曾妙妙”竟敢劫持大地之母,大惊失色。

可骂归骂,谁也不敢贸然上前。

“曾妙妙”往后退了几步,跃入了水塘中。

“谁也不许靠近,若是靠近,我就一掌劈碎了它。”

太阴圣女和一干太阴族的神女、女宫们气得干瞪眼。

“曾妙妙,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亵渎了太地之母,必将遭受责罚,大地之母,可是通灵的。”

太阴圣女冷嗤了一声。

她话音才落,叶凌月就觉得有些不对头。

她挟持的那尊雕像,动了动。

那座石雕忽地转过了头来,直勾勾盯着曾妙妙。

四目相对,眼观眼,口张口,鼻对鼻,心比心。

那一刻,叶凌月和曾妙妙两人都分不清,大地之母到底在看谁?

那座石雕,没有半点生命迹象的石雕,那座一动不动的石雕发生了变化。

它浮在了半空中,雕像周身,熊熊燃烧起了火焰来。

在了火焰中,石雕身上的石屑不断脱落,石雕渐渐化形,成为了一名栩栩如生的妙龄女子。

女子的双眼,带着让人悸动的魔力,一眼就忘穿了曾妙妙的眼,仿佛洞穿了藏身在曾妙妙体内的叶凌月的魂魄。

叶凌月和曾妙妙只觉得,身子一动不能动,像是被人施加了定身咒,两人的眼都无法从大地之母的身上移开。

若是这时有人靠近,两人毫无防备,必定是极其危险的。

可此时,太阴母殿之内,没有一人敢妄动。

丑陋的石屑剥皮似的掉下,石雕在两人的眼前,赫然化成了一名婀娜的女子。

她一身宽大的太阴族的白袍无法掩盖她动人的身姿,乌黑的发如瀑洒落在脚踝,象牙白色的肌肤,一口精致无瑕的贝齿。

眸如新月,嘴角微微扬起。

那双眼?

叶凌月魔怔了般,凝视着那双眼。

大地之母风华绝代的脸上,那双眸看上去是那般的熟悉。

同时也苏醒过来的曾妙妙,也心生震撼。

那双新月般的眸看上去和叶凌月如出一辙。

大地之母,竟有一双和叶凌月一模一样的眼。

这是巧合,还是?

“大地之母显灵了。”

太阴母殿之内,那些女宫们见此情形,纷纷跪拜在地,不敢亵渎大地之母的圣洁。

“该死,在这个关键时刻,居然开始血脉复苏了,曾妙妙的运气还真不错。”

大地之母显露真身,乃是血脉复苏的征兆。

当初太阴圣女血脉复苏之时,也曾经历过相同的一幕。

血脉复苏一旦开始,任何人都不能制止,包括太阴圣女本人,这意味着自己早前精心布置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太阴圣女在心底暗骂了一声。

太阴圣女心底盘算着,趁着曾妙妙不备,给她致命一击。

她心思稍动,就觉一股寒意袭来。

抬头一看,就见大地之母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目光里带着震怒之色。

大地之母察觉了自己的心思?

太阴圣女又惊又恐,不敢再怠慢,忙收起了杀心,盈盈跪下。

这座供奉在太阴顶的大地之母的雕像,平时看着只是死物,可如今看来,却是栩栩如生,有人那样的七情六欲,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太阴族的香火供奉,生了灵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