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和帝莘对持着。

两人心头,都是千回百转。

奚九夜想着,如何才能变得更强,而帝莘则是眯着眼,暗忖着要不干脆就杀了眼前这男人。

长痛不如短痛,杀了他,小不点就不会历经磨难。

可若是杀了她,就等于改动了小不点的运程。

改命,乃是大忌。

他倒是不怕天罚,可这下不点……怀里,夜凌又动了动,嘴里呓语着。

“九夜……”

帝莘的面色一沉,奚九夜猛地抬起了头来。

周遭,风起云动,一股庞然的妖气正从远处迅速朝着这边掠来。

那妖气,让帝莘面色又难看了几分。

“小子,你的命,我姑且留着,他朝有一日,你若是伤她,我必十倍还之。”

男人说罢,将夜凌轻轻放在了地上,身形一掣,已然消失。

没过多久,战痕妖帝赶至。

他听闻妖十三陵附近,有异动。

赶来时,却见了奚九夜僵立在那里。

一名满身血污的将士躺在了不远处,地上还躺着多名昏迷不醒的神兵以及一具丑陋的魔尸。

“九夜将军,这位是……”

妖帝战痕走到了夜凌身旁,正欲俯身查看夜凌的情况。

“不要碰他!”

奚九夜的脸色很难看,他快步上前,一把扫开了战痕悬在了半空的手。

“夜凌,你给我醒醒。”

他满肚子的恼火,推了夜凌一把。

他只想大声质问夜凌,那个如鬼魅一般的男人,到底是谁,和“他”为何那般亲密。

夜凌只觉得头疼欲裂,恍惚间听到了奚九夜的呼喊声,她勉强睁开了眼,一眼看到的就是奚九夜。

她心下惊喜,也不顾奚九夜难看的面色和战痕妖帝一脸深究的模样,一把抱住了奚九夜。

“九夜,我没死嘛?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是你救了我?”

她把脑袋埋在了奚九夜的脖颈里,隐隐呜呜,很是委屈。

她只记得,当看到那名异魔试图杀死自己时,她很是绝望,然后体内有什么东西,隐隐欲出。

那股力量,让她脑中一片发白,什么也看不见,听不清了。

她只记得,在自己昏迷后,似乎有人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冠我之姓,做我的女人。”

她想睁开眼,看清楚那人,可眼皮太累,她实在睁不开眼。

一定是奚九夜及时赶到,救了他。

奚九夜愣了愣,将夜凌强行扯开了,夜凌眼底满是委屈,可除了委屈,再无其他。

“那男人……”

奚九夜话到了嘴边,心念一动,难道说,夜凌根本不知道那男人的存在。

奚九夜再看了眼暮色中的妖十三陵,回想起来,那男人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和身后那妖十三陵竟是如此的契合。

奚九夜将话又咽了回去。

他叹了一声,将夜凌搂在了怀里,轻声说道。

“夜凌,莫怕,我在,我一直在。”

异魔被消灭了,妖界和神界的误会也清除了。

夜凌以为,这一趟妖界之行,只是一次例行的军务。

她不知道,她体内的精神力第一次苏醒了。

这一次精神力的苏醒,让她体内沉寂了多时的生死符悄然苏醒。

她更不知,这一次妖界之行,对于奚九夜而言,意义非凡。

奚九夜意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区区的神体,不足以让他在神界立足。

奚九夜的野心,伴随着他对力量的渴望,越发膨胀。

这一切,在他在遇到了已经认祖归宗的兰楚楚时,彻底激发了。

那个男人,对于奚九夜而言,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他觊觎着夜凌,不知何时,会再度出现。

为了打败他,奚九夜一直在追求神界传说中的天赐神体。

数年之后,兰楚楚父女俩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才最终让其屈服,答应迎娶兰楚楚为妃。

夜凌身份暴露,奚九夜在两人大婚前夕,将夜凌月千刀万剐。

那人,曾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是他心心护了多年的人。

最终,却被他逼死了。

可他不曾后悔过,在仇恨权力和昔日的情谊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直至死的那一刻,奚九夜都没有再看到那个男人的出现。

这些记忆,在夜凌死后,就被奚九夜强行从记忆里剜除了。

他以为已经一点都不剩了,可看到军营的那一刻,记忆回潮,他的心头一窒,万千滋味涌上心头。

脑中,少年夜凌那双笑弯了的月眸和死前那双泣血的眼,让他硬如顽石的心脏,钝钝的疼了起来。

奚九夜,你明明已经忘却了五百年,为何今日会突然想起。

夜凌,我宁愿你是夜凌,也不愿你是夜凌月。

一字之差,却是失之千里。

那些年,你对我,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若是真心,你为何,一直骗我。

奚九夜闭上了眼,眼角有些湿漉,雾气氤氲。

该死的露水,竟是打湿了他的眼。

“三妹夫?”

身旁,秦松又喊了一声,打断了奚九夜的记忆。

秦松对这位神尊妹夫还是颇有些避讳的,早前奚九夜对他都很是客气,可就在刚才,他站在了泪罗石林的入口处时,目光空洞,话到了一半,曳然而止。

他凝视着迷蒙的白雾,周身散发出了一股悲凉之感。

那个在战场和神界叱咤多时的男人,怎么会突然生出这样的情绪来。

秦松很好奇,可他问了几句,奚九夜恍若未闻。

他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唇间轻轻嗫嚅着几个字,听上去似乎是……“叶凌”

秦松暗暗吃惊,难不成,三妹夫还认识叶凌月?

秦松想问又不敢问,一直等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天黑了,奚九夜身形微微一动,回过了神来。

他身上再无那种悲凉之感,眼神很是漠然。

“我们进去。”

秦松看看泪罗石林,再看看奚九夜,却见他信步朝着白雾走去,脸上哪里有半点担忧之色。

“等等,三妹夫,这一片白茫茫的,方向都无法辨认,要不我们再等等,等到雾气散了?”

秦松可不想去送死,哪知他才说完,奚九夜眉心一道光芒闪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