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天生无法修炼神力,却是一个精神力高手。

她的娘亲医佛云笙在幼年时,就已经发现了她体内的这股神秘力量。

精神力太强,夜凌的身子太弱。

这一次,生死关头,夜凌体内的精神力本能护主,没想到,重创了夜凌本就不甚强的身子。

她如今体内气息紊乱,筋脉半废,若是不及时施救,的确是凶多吉少。

确定了夜凌不可能再有威胁,异魔桀桀冷笑了两声,抬起了掌来,一爪抓向了夜凌的脑袋。

“玄阴之女活到了你这份上,也是丢脸,就让我送你一程。”

异魔瞟了夜凌一眼。

从方才的情形看,这玄阴之女只怕炼制自己的身份都还不知道。

玄阴之女的威力,她连千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

好在,她还未真正觉醒,不懂得用玄阴之血,否则这一次,它非死不可。

也活该她倒霉,还未觉醒,就遇到了异魔。

异魔爪风凌厉,就算是落在了一块岩石上,岩石也要应声而裂。

想象着那神族的脑袋,像西瓜那样应声裂开,满地的血污,异魔吐出了舌头,露出了个狰狞的笑来。

嗤的一声,血如箭般射出。

啊--

惨叫声彻响了整个妖原。

十里之外,却见一人飞掠而来。

奚九夜抛开了身后的神兵,疾行而来。

奚九夜应邀前去参加妖帝战痕的宴,哪知一去之后,才知这些日子的神界偷袭事件和妖帝战痕无关。

两人审问了早前抓来的那名妖兽首领,哪知那妖兽首领忽然魔化,他和战痕费了一些手脚,才抓住了那头妖兽首领。

妖帝战痕这才告诉奚九夜,早前曾有一名异魔前来,此魔来历不明,怂恿战痕,只要他愿意与异魔合作,异魔将会帮助他成为妖界独一无二的妖帝。

战痕谢绝之后,此人就音讯全无。

哪知对方竟会借机挑拨妖界和神界的关系。

奚九夜耽误了些时间,赶回营地时却发现夜凌不在军营。

他看到了夜凌留下的书信后,心急火燎,追了上来。

在听到了那一声惨叫声时,奚九夜的心魂一震。

他恨不得插翅,飞到了夜凌的身旁。

夜凌,你万万不可有事。

你绝不可以有事,若是谁敢伤了你,我就算是拼尽了性命,也要杀了他!

奚九夜的心底,生平第一次有了恐惧。

奚族灭亡,爹娘离世,他都从未像今日这般惶恐过……

惨叫声,消失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扼住了那喊叫之人的咽喉。

“饶命……”

压低了声音的求饶声,异魔的咽喉里,不断地咕哝着。

只可惜,在场没有人会同情他。

只因在场,一个不是人,一个不省人事。

“连我的人,你都敢动,要不是不想污了小不点的眼,本座早就将你大卸八块了。”

男子薄唇微扬,脸上的面具下,那张俊颜上覆着一层冰霜。

异魔的四只手脚,在方才一瞬间,被斩断了。

血流不止,它如一截木桩,倒在了地上。

就在方才,它准备击杀了那碍眼的玄阴之女时,这个神秘可怕的男人,突然出现了。

男人只是一缕魂魄,可带来的威压强得让人窒息。

只是一记邪视,挥手之间,就将异魔的手脚斩断。

异魔压根看不清。

异魔惊恐着,望着比夜色还要浓厚几分的阴翳男子,男子的身后,是那座气势恢宏的妖十三陵。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你伤了我的人,污了我的地,用你的命做赔偿吧。”

男子一抬手,嘭的一声,异魔的两颗头颅炸开了。

它的尸首很快就僵硬了。

男子抬脚走到了异魔的尸首前,扫了那张符箓一眼。

指尖一动,那张符箓就碎成了齑粉。

十几名神兵眼底的魔光消失了。

许是血腥味太过强烈,怀里,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小女人挪了挪手脚,她的眼皮子动了动,似是感到了什么异常,正欲睁开眼。

男子抬了抬手,犹如春风拂面,夜凌只觉得眼皮子越来越沉,脑袋一耷拉,靠在了男子的怀里,彻底没了知觉。

男子将她抱在怀里,动作轻柔,犹如怀里是个娇贵的小婴孩。

他轻轻揉捏着夜凌的手脚,修复着她体内受损的筋络。

他只是一缕命魂,自身之力本就不甚充足,却不曾想过,大量折损了妖力之后,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小不点,你什么人都想到了,怎么就想不到我,教你多少次了,我是帝莘,你怎么就给忘记了,笨,真笨。我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榆木疙瘩。”

他皱着好看的眉,不满地瞪着怀里的人儿。

一恼火,伸出了手来,捏了捏夜凌的脸颊。

少女的脸颊,因为久病体弱的缘故,并不丰盈,手感远不如孩童时。

帝莘心底一涩,下手轻了些。方才夜凌生死之际,脑中千回百转,什么人都想到了告别,唯独没想到他。

就如数年之前,她与自己在冥界相遇。

她在那逗留了数月,将自己的一颗心给勾搭走了后,也不告别一句,离开了冥界。

不过数年,她离开了冥界,就将与他的约定给忘了个干净。(小凌月表示,呸,什么约定,分明是你一个人一厢情愿。某傲娇帝,你否认了么,你没否认,那就是默认了)

帝莘的醋坛子,早已打翻了。

“也罢,那男人面相刻薄,一看就不是什么良配,让你吃些苦头,才会知道,谁才是真心待你的好男人。”

帝莘又捏了捏夜凌的脸颊,吃醋的同时,又有些担心。

他身在冥界多年,原本靠着冥界的煞气,妖力已经渐渐恢复了七八成。

妖神两界,都以为他早已灰飞烟灭,却不曾想到,他还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若非是遇到了小不点,他只怕真的已经杀回妖界,将当初负了他的那些人扬灰挫骨,什么妖界神界至尊,什么妖帝神帝,在他帝莘眼中,不过如此。

可偏就让他遇到了命定的克星,为了她,他不惜偷看了小家伙的生死纲。

这一看,却是满目的触目惊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