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在营地里等候奚九夜归来,从正午到傍晚,一直到了月上枝头,奚九夜依旧没有回来。

夜凌等得心急,正欲派人前去打听。

“启禀夜副将,外头有一名妖兵求见,说是战痕妖帝邀了将军饮宴,将军醉酒不起,还望夜副将前去接人。”

外头的神兵禀告道。

夜凌听罢,暗暗奇道。

“九夜不喜饮酒,尤其是在这种场合,更无喝醉的可能,此事只怕有诈。不会是九夜中了战痕的诡计,出了什么事?”

夜凌明知事情有些不对,可顾虑到奚九夜的安危,还是依约赴宴。

她带着几名神兵,出了营地。

行出了一里开外,前方出现了一片陵墓。

夜凌假装无意,随口问道。

“这位兄弟,前方是何地?”

那妖兵看也不看陵墓,随口应道。

“不过是一片乱坟罢了,副将大人快些赶路。”

“你根本不是妖帝战痕派来的,你是谁?”

夜凌喝住了那名妖兵。

妖兵身形一滞,慢慢转过了身来。

“副将大人真爱开玩笑,属下就是妖帝大人派来的。”

妖兵眼神闪烁,显然不信,自己的伪装会被夜凌看破。

它早就打听过了,眼前这位副将,没有妖力,离了神界的那名主将,对方根本就是个废人。

只要再诱骗他前行,将其擒拿,倒是再嫁祸给妖族,神族和妖族必起内讧,一场大乱再所难免。

“你若是妖族,又怎么会不知道妖界赫赫有名的妖十三陵。”

夜凌声音骤冷,身旁,多名神兵将那名妖兵团团围住。

“竟是被你看破了,既然被看破了,那就没必要再伪装了。”

那名妖兵爆笑出声,声音很是狂傲。

它忽是一变,化为了一名身形彪悍的铠甲巨兽。

那妖兽比起普通的妖来,身形更加惊人,长了两个头颅,四条手臂。

“你是异魔?早前神界村落的兽袭,都是你捣的鬼?”

夜凌警惕了起来。

“你可比我早前遇到的那些神族聪明多了,只可惜,你今天非死不可。等到你一死,我再将你的死因栽赃给神界,到时让你们斗个你死我活。”

那异魔桀桀冷笑着。

原来,神界边疆被袭,多个村落的神民被杀,这些事并非是妖族所为,全都是眼前这名异魔使诈。

此人在异魔中身份不俗,混入神界多年,一直想要入侵神界。

奈何有十三大军团坐镇,一直没法子得手。

也不知它用了什么手法,控制了妖界的一部分妖族,破坏了神界的结界,想要借此机会挑拨神界和妖界之间的关系。

“杀了异魔。”

神兵们听罢,手中开弓引箭,箭嗖嗖射向了那名异魔战士。

哪知那异魔战士身上忽有异纹出现,全身犹如铜皮铁骨,箭根本无法射进去。

“布阵。”

她手一扬,身后的神兵位列成阵,却是形成了一个大阵。

夜凌早就怀疑这名妖兵的身份,她不通神力,这些年在军营,虽然有奚九夜保护,但也知,关键时候,还是需自保。

她天资极其聪慧,自小父亲夜北溟又教导的极好。

在军营时,偶从一名老将军口中得知了一门特殊的阵法。

那阵法乃是一种奇门遁法,只要人数足够,就能够困敌。

夜凌也知自己无力击杀敌人,她只求能困住这头异魔。

她与异魔的接触不多,但眼前这异魔绝非普通人。

她在离开军营前,已经留书给了奚九夜,他只要一回来,发现自己不在,必定会前来寻找,届时就可以将异魔擒拿。

夜凌话音才落,数十名神兵手中额头,神光闪动,大量兽魂从他们身上涌出,兽魂凝聚在一起,化成了一口金色的神钟。

那金钟乃是神兵们的神力化成,悬空出世,犹如山岳般,罩住了那名异魔战士。

“镇魔钟。”

那名异魔战士眼前一黑,周身异魔之力被封得死死的,寸步难行。

“有些名堂,想不到一个弱不禁风的神界副将还懂得用这么玄妙的阵法,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异魔与你们的差别。”

异魔战士被困钟内,不怒反笑。

却见他忽地咬破了口舌,口腔里含着一口血。

只听得“沓”的一声,他将口中的鲜血喷射在了镇魔钟上。

钟体里,传出了一阵闷响。

钟轰然炸开。

钟炸开的一瞬,在场的神兵们犹如心脏被人猛的一鲜血涌出,纷纷昏迷过去。

夜凌没有神力,体力也是神兵中最差的,那一阵轰鸣,她只觉得头疼欲裂,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地。

手掌心,一阵钝疼。

她侧目一看,掌心早已被乱石刺破了,露出了淋淋的血来。

那异魔从了镇魔钟内走了出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露出了狞笑来。

他的实力,比夜凌预料的要强很多,绝非是普通的异魔。

夜凌也知,此番是自己太过大意了。

“九夜……”

夜凌在心底轻呼着奚九夜的名字。

“倒是个聪明的,只可惜,今日你注定死在这里。”

那异魔探出了自己的一只手臂,如老鹰抓小鸡般,扼住了夜凌的脖颈,将她高高举了起来。

“真弱啊,只要轻轻一拧,就跟只小鸡仔似的,一命呜呼了。”

那异魔嚣笑着,手指一用力,夜凌的脖子就发出了吱吱格格的响声。

“看不出,你小子的皮肉还挺光滑的,跟个娘们似的,我吃过一名女武者的肉,那血肉香甜的不行。你小子的血肉一定也很好吃。”

异魔桀桀大笑着,露出了一口让人恶心的牙,盯着夜凌光滑的皮肤,吞了口口水。

“凭你,也配吃我?小心肠穿肚烂。”

夜凌忍着脖颈和手上的疼痛,恶狠狠地瞪了那异魔一眼。

嘀嗒——

一滴血,落在了地上。

血腥味,一点点散开。

忽的,异魔的笑容一滞,有些古怪地凑近了夜凌的脸,像一头丑陋的大狗那样,嗅了嗅。

“嗯?这血?”

异魔的面色大变,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慌张着松开了手。

“血……这血不对头,是……玄阴之血。该死,你居然是女的,玄阴之女!”

~新的一周,看完点击下一页,投个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