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兽袭,虽是因奚九夜和神兵的到来,让村民们躲过了一劫。

可古村落里的村民死伤无数,就连兰楚楚的养父,也惨死在兽爪之下。

奚九夜命人将村民们的尸体安葬后,再看看破败不堪的古村落和红肿着眼的兰楚楚,欲言又止。

“夜凌,古村落被袭,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第二次兽袭。村里如今只剩了几十名老弱妇孺,楚楚她们无处可去,不如先带她们回军营,让她们做一些简单的缝缝补补的活,待到形势安定一些了,我们再想法子将她们送走。”

夜凌一听,皱了皱眉,再看看兰楚楚和她身后的一干妇孺。

兰楚楚已然带着一干老弱妇孺跪了下来。

“九夜将军,夜副将,你们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们能吃苦,什么活都能干,还求两位让我们在军营里先留一阵子。”

“什么苦都能吃?来人,抬一具兽尸上来,让她们剥皮去骨。”

夜凌挑挑眉,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奚九夜这个笨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怜香惜玉。

他们此番外出巡逻,是得了消息,妖界和神界相邻之处,最近异端不断。怀疑是天外异魔的势力蛊惑了妖界势力。

上头派他们尽快的调查出事因,这种情况下,他们赶路都来不及,哪来的时间照顾这帮拖后腿的妇孺之辈。

按叶凌月的意思,尽快护送她们到就近的城池才是上策。

奚九夜还想说什么,却被夜凌一记淡淡的扫视给震住了。

他见夜凌红唇微微撅起,一看就是不开心了。

他心底莫名的一阵窃喜,夜凌只是吃醋了?

奚九夜的心底,甜滋滋的,闭着嘴,不再发话。

那具妖尸正是昨晚偷袭古村落的妖兽之一,它身形犹如一头巨象,面目狰狞,浑身还长者粗长的毛发。

古村落的妇孺们一见了妖兽,吓得两股战战,哪里还敢上前剥皮去骨。

兰楚楚看着那具妖兽尸体,颤了颤,可怜兮兮的看向奚九夜,奚九夜不敢直视她的眼神,左顾右盼。

兰楚楚咬咬牙,走上前去,闭上了眼,笨手笨脚地捡起了一把斧头,重重砍了下去。

一股粘稠的鲜血喷了出来,溅在了她的脸上。

她尖叫一声,身子摇摇晃晃,手中的斧头脱手而出,身子跌向了身旁的奚九夜。

“楚楚。”

奚九夜忙搀住了她,再看她小脸惨白,白嫩的双手虎口之上,鲜血淋淋,竟是被斧头直接给崩裂了。

“九夜哥哥,我真的可以的,我什么都能干,只要让我留下来。”

兰楚楚双睫颤抖,浑身柔弱无骨,靠在了奚九夜身上。

“够了,夜凌,你就不要难为楚楚了。这些剥皮去骨的粗活,自有伙头兵去做,楚楚她们大可以去清洗衣物,缝缝补补。”

奚九夜心有不忍。

“我为难她?我只是简单的考核而已,要在军营里生存,哪个不是经过了一番生死考验,我当初,不也被人刁难过?”

夜凌没好气道。

“那怎么同,你是男人,她是女人。”

奚九夜不满道,觉得夜凌有些无理取闹了。

“我……楚楚姑娘,我看你双手娇嫩,十指如葱根,实在不像是干粗活的人,你当真是村长家的养女?”

夜凌白了奚九夜一眼。

后者先是一怔,再看了看兰楚楚的手,以及夜凌的手。

夜凌是文官,一双手白白净净,早前奚九夜和一干老将军都说,“他”的手比女人还娘们。

可如今,夜凌的手上,也已经生出了薄茧,常年行军打仗,再怎么娇贵,也能给你褪一层皮下来。

兰楚楚身为古村落的村女,农活家务自是不会少,她这双手,倒像是世家千金的手。

奚九夜不禁生疑。

“我并非古村落人士,而是……而是他人的私生女,这些年,我的‘父亲’一直有接济村长一家,村长一家,从未让我干过粗活。”

兰楚楚有些懊恼地瞪了眼夜凌。

她的苦肉计原本早已奏效,眼看奚九夜就要答应了让她留在军营,哪知夜凌会多生事端。

“原来是权贵之女,那留在军营就更不合适了,毕竟军营都是些大男人。到时人家追究起来,只怕会坏了楚楚姑娘的名节。楚楚姑娘若是愿意,我们可以派几个人护送你回到你生父的身旁。”

夜凌提议道。

“夜凌说得不错,楚楚,如今兵荒马乱,你若是能回到你父亲身旁,会安全许多。”

奚九夜听夜凌这么一说,也觉得不错,难怪他觉得,兰楚楚和一般的女子不同。

他小时重伤,伤势连族医都没法子治疗,被兰楚楚救起之后,却被其治愈。

事后他也曾问起来过,兰楚楚推脱了一番,没有细说,如今想来,也是因身世的缘故,不便多说。

兰楚楚一听,低头不语。

她的身世,多年来都是她的污点,可自从再遇了奚九夜之后,她忽萌生了和父亲相认的想法。

不外乎其他,只因她听说过了,只有身份高贵的世家女子才有资格和奚九夜这样的年轻将才成亲,成为他们明媒正娶的妻子。

她想嫁给奚九夜,而他身旁,有个看着很是碍眼的夜凌。

奚九夜对那夜凌,很是袒护,她想要赶走夜凌,名正言顺留在奚九夜身旁,怕是不得不回到父亲的身旁。

那个男人,虽然对不起她娘亲和她,可是不久之前,曾经写过信,想要接她回去。

兰楚楚初时还不愿意,她这些年,一直在等待那男孩回来。

“那就多谢两位将军。”

兰楚楚沉吟片刻,盈盈一拜。

夜凌也好,奚九夜也罢,都想不到,兰楚楚此后会在两人的人生里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送走了兰楚楚之后,奚九夜和夜凌谁也没有再提起兰楚楚的事,仿佛她从未出现过那样。

那一次巡逻,奚九夜和夜凌通力合作,击溃了妖兽的巢穴,捉拿了犯上作乱的妖兽首领。

在一番逼供之后,奚九夜和夜凌得知,妖兽首领作乱乃是奉命行事,下命令的正是妖界的两大妖帝之一的战痕妖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