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归昏,夜凌倒是没有像奚九夜预期的那样,坚持不了多久就自动退役了。

在整个人晒黑了一圈,长高了小半个头后,夜凌最终还是在军营里留了下来。

他没有什么神力,但头脑正如他早前“吹嘘”的那样,很是聪慧。

奚九夜也发现了,夜凌在军事方面颇有天赋,“他”熟读很多军事书籍,连战略营里一些老牌的谋士都不如“他。”

“他”连最基本的站马步都站不好,却能记得任何一处走过的战略要地,“他”的这种天赋,让“他”即便是没有神力,已经可以在军团脱颖而出。

战略营的主将好几次都开口向战事营讨人,主将也向奚九夜开口提了几次,毕竟奚九夜是夜凌的上级。

奚九夜拒绝了几次,主将似也发现了了什么,毕竟夜凌和奚九夜的关系看上去很“好,”只差在一个碗里吃饭了。

营中,也有一些关于奚九夜和夜凌的传言,奚九夜懒得理会,他留下夜凌的原因,的确有些私心,但却不像是旁人想得那么龌蹉。

夜凌是个军事奇才,这一点,奚九夜早就发现了。

“他”能弥补他的不足之处,而且“他”看着办事毛毛糙糙,可实则上在遇到了危急时刻,最先冷静下来的还是“他”。

有夜凌在,奚九夜的心境都会平复许多,大半年的时间里,他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奚九夜很高兴,夜凌能够在军营里生存下来,可同时也有些担心。

随着军团里流言蜚语四起,夜凌这小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但不避讳,对他反倒更加避讳。

“他”这一年来,成长颇多,可唯独性子,没有半分变化,对身旁的人,很是随意。

加之“他”那张女性化十足的脸,已经引来了一些军团里好男风的将军的注意。

战略营的那位主将,就是其中一人,他几次三番提出让夜凌前去,除了看中夜凌的聪慧外,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位主将,极其残暴,听说他男女通吃,早前在妓营里,还玩死了两名军妓。

奚九夜不愿将这些龌龊事摆到夜凌面前讲,只能旁敲侧击,提醒“他”几次,平日不要与人太过亲昵,若是遇到了战略营的人找“他,”必定要有其陪同。

可是没过多久,意外还是发生了。

那一日,奚九夜外出巡逻,夜凌因身子不适,留在营帐里休息。

等到他回到营帐时,发现夜凌没有在营帐。

看着空无一人的营帐,奚九夜遍体生寒。

他打听之后,才听说夜凌被战略营的人给喊走了。

他发了疯似的冲到了战略营,进去之时,就见了夜凌抱着个酒坛子,喝得满面通红,不远处那名主将已经醚酊大醉,竟是被夜凌给灌醉了。

他怒红着眼,将夜凌拎回了营帐,狠狠骂了一通。

“我不是让你不要独自去见战略营的人嘛,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不成?”

奚九夜狠狠地灌了夜凌一碗醒酒汤,边骂边暗自庆幸。

若是夜凌有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他只怕会杀了那将军。

杀了那人……他的前途,他苦心经营了多年的仕途,全都完了。

想到了这里,奚九夜又瞪了夜凌一眼。

夜凌小脸红坨坨的,“他”眯着眼,眼底仿佛盛满了星辰。

“可是他威胁我,说是我若是不去,就让你革职滚蛋,一辈子当不了兵。我要保护你,九夜哥……”

说罢,“他”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床上。

奚九夜的眼底,涌动着热意。

他低头看着不省人事的夜凌,心隐隐痛的厉害。

“谁需要你的保护了,夜凌,你他妈的给我起来,老子是奚九夜,谁需要你保护了……”

奚九夜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哽咽。

他咬住了唇,恨恨地朝着床榻上砸了一拳,虎口一片生疼。

他低垂着头,坐在了床榻边,凝视着床榻上的夜凌。

半晌,他低下头来,额轻轻触碰上了少年光洁的额头。

“以后别那么傻了,要保护一个人,你就必须变强。你那么弱,怎么保护我。所以,换我来保护你。”

那一年,夜凌十四岁,奚九夜十七岁。

“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他,一如孩提时分。

他第一次,萌生出了保护一个人的念头。

那一夜之后,奚九夜变得更加冷酷。

他外出巡逻的时间更长了,夜凌经常一个人在营帐里等到天黑。

好几次,她都被血腥味惊醒。

奚九夜带着伤回来了,他一身的伤痛,她替他包扎。

他战功不断积累,终于在十八岁那年,成为了一名将军,也是军团里最年轻的将军,再也没有人敢轻易传唤夜凌,夜凌也从一名书记官,晋升成了副将,同时也是奚九夜的左臂右膀。

军团里,关于两人的传闻渐趋平息。

奚九夜和夜凌却是心照不宣,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只怕两人会一直这样下去。

那一年,人妖两族之间依旧纷争不断。

妖族妖祖陨落数年,妖界两分天下。

妖族猖獗,竟冒犯神界。

神界边陲的多处,都遭遇了不知名的妖族袭击。

奚九夜当时已经成了神界小有名气的少年将才,受了军部之命,外出巡察,恰好遇到了一伙妖兽袭击了一个古村落。

那一日,夜凌身体有些“不适,”没有随同奚九夜外出巡逻。

说是身体不适,真正的原因却是叶凌月身上的阴阳丹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她自小不喜医术,不懂得丹药之道,身份的遮掩全都靠得是阴阳丹。

她已经是十五岁了,身上的女子的特征已经隐瞒不住了。

这一日,也是她第一次来了月信,腹坠疼不止,正犹豫着是否要写了一封信回八荒,想要从娘亲那讨一些丹药,可同时有担心,被娘亲父亲发现了自己的踪迹,生出了事端来。

考虑了一番后,夜凌月还是决定向奚九夜坦白自己的身份。

这些年的相处,她深信,奚九夜对她并非是无情的,她离家数年,也该回家看望下爹娘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