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一度以为“他”在装睡,可看着那颗头发凌乱的小脑袋,垂得低低的,呼吸均匀,全然不像是在作假。

夜凌的身量轻,身子却异常柔软。

许是刚洗过澡的缘故,“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谁香。

奚九夜这个人形枕头显然睡起来不错,“他”越靠越紧,奚九夜觉得心跳的越厉害。

他的脸,充血似的红得厉害。

面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少年,奚九夜竟是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奚九夜并非全然不懂。

他加入军营两年,已经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了。

军营里,也有一些为了慰藉兵士用的军妓,手下的几名老兵也曾带着他去钻妓营。

他进去过一次,可闻到军妓身上那股厚重的胭脂味时,他就一怒之下,出了妓营。

那些女人,让他觉得作呕。

他的洁身自好,在军营里很快就传开了,外头有人传言他好男风。

在军营里,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奚九夜也懒得解释,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心里住着一个人。

那是在古村落里,救了他一命的那个女孩儿。

她很是温柔,有一张白皙干净的脸。

他始终清晰地记得,那一年,他双眼失明,近乎绝望。

女孩儿软软的唇,覆在了他的唇上。

那一刻,他发过誓,它日,他为尊,她为后,他必定要以奚族万里神境,娶她为妃。

他离开古村落已经数年,也不知那个女孩儿是否还在。

可奚九夜一直守着心底的那个角落,等待着自己与她再遇的那一刻。

直到,这个叫做夜凌的出现。

奚九夜想到了古村落的小姑娘,原本波动的心,定了定。

他绝不可能喜欢男人。

他挣了挣,想要挣脱夜凌。

夜凌的左手一滑,松垮的衣襟滑了下来,露出了一片比象牙还要白净的皮肤。

奚九夜暗骂了一声,粗鲁地要去拉扯“他”的衣服。

可手落到了“他”的胸附近时,奚九夜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鬼使神差的,奚九夜的手在了夜凌的胸口探去,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膛那样。

只是轻微的一碰,奚九夜的身子一颤。

手下,一片平坦。

奚九夜的眸闪了闪,近乎是恼火地一把扯开了夜凌的手,把“他”狠狠丢在了榻上。

“哎呀!”

睡得正香的夜凌一下子被惊醒了。

看到一身寒气的奚九夜站在身旁,夜凌一下子吓醒了。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闭嘴,睡觉!”

奚九夜恼火着,抬脚走到了角落里,倒头就睡,只剩下了夜凌一个人在那纳闷。

九夜队长……这是怎么了?

夜凌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躺在了奚九夜的床榻上。

完蛋,她的睡相一向不大好,难道是她半夜摸到了他的床上,冒犯了他?

她急忙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还好,今晚她没有流口水。

她还想给九夜哥哥留一个好印象呢。

夜凌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个所以然来。

她忽然留意到了自己的衣襟半敞开着,吓了一跳,急忙摸了摸腰间,摸到了一个圆溜溜的瓶子时,她松了口气。

好在,阴阳丹还在。

阴阳丹,是娘亲云笙炼制的一种很特殊的丹药,每隔七日服用一颗,就转换性别,什么喉骨,什么胸口,统统都可以搞定。

只是这种丹药也有个缺点,只能服用一年,一年之后,必须停用,否则会对身体有所损伤。

为了能够接近奚九夜,她也是挺拼的,算一算,离开八荒也已经十天了,娘亲和父亲应该已经发现她离家出走了。

阿日和阿光两小家伙一定哭闹得厉害。

夜凌有点想家了,这是她平生第一次离开家人,离开八荒那么久。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奚九夜。

那一日,她随父亲夜北溟外出,偶然之间,见到了带着兵士外出的奚九夜,

只是一眼,她就认出了他。

只是,他似乎没有认出她来,这让夜凌月很是失望。

不过想想也是,他与她相处的那半个月,他眼疾未愈,压根不知道她长得是扁是圆。

夜哥哥比小时候更加英俊帅气,就是脾气比起以前更臭了。

不过,她不怕他,她要与他并肩作战,再告诉他她的真实身份,届时,他一定会很吃惊。

夜凌月调皮地想着,瞅了瞅角落里的男人,再看看自己身下睡得暖洋洋的床榻。

她慢腾腾地抱着被褥,挪了下来,像只小老鼠似的,一下子蹿到了奚九夜的身旁,躺了下来。

在她靠近的一瞬,奚九夜浑身一紧,紧闭着的眼皮颤了颤。

“滚回去。”

“偏不。”

“你再不滚,我把你丢出去。”

“我怕黑。”

“你!”

奚九夜气得跳了起来,恨不得一脚把这不识相的蠢货踢出去。

可下一刻,他的眼眸一暗。

那个早一刻还和他斗嘴的家伙缩成了“蚕宝宝样”,呼呼大睡了过去。

他郁闷地闭上了眼,盯着地上的那团不明物体……

第二天,军营里。

少年夜凌就跟只小麻雀似的,顶着一张如花的笑靥,冲着军营里的兵士们打招呼着。

她的身后,奚九夜铁青着一张脸,眼窝旁一圈的黑影,四肢有些僵硬。

任凭谁呆站了一夜,都会变成奚九夜这副模样。

就这样,少年夜凌在军营里留了下来,成了奚九夜的书记官。

奚九夜初时很不待见“他”,身子弱、还喜欢顶嘴,每次吃饭还慢腾腾。

军营这种地方,雷厉风行,夜凌这样的性子,每次都只有挨训,加长操练和挨饿的份。

好几次,夜凌都累得昏了过去,被人扛回了营帐。

夜凌醒来之后,就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

就见了一个脸色比“夜色”还要难看几分的黑脸队长坐在床榻旁,旁边还摆着牛肉汤和几个冒热气的馒头。

夜凌狼吞虎咽着完后,又继续昏睡。

“又蠢又笨,你怎么还不滚。”

奚九夜瞪着床榻上睡得没心没肺的某人,皱着眉,揉了揉自己饿得不行的肚子,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夜凌。

某人在床榻上睡得心安理得,他怎么有种,领养了一头宠物的感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