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伙营还是像往常那样,忙得热火朝天。

叶凌月在伙营外,拦住了陈副将。

“陈副将,你这样未免也太坑人了吧,我拼死拼活,你居然才给了我半篇心经?余下的半篇心经呢?当初你可是答应我了的,只要我解决了食物中毒的事,替伙营重振了声望,就教导我如何成为战斗符师。你可别是说话不算话。”

叶凌月不依不饶。

她虽然生出了神念,但是一就没法子像陈副将那样,自如地控制神念之力。

更没有法子,将神念直接融入符箓之中,她的目标可是早日成为神念师,成为一名战斗符师,征服阳泉神殿,让阳泉神殿里的那老家伙刮目相看,解开封天令里的秘密。

“叶将军,修炼之道,讲究循序渐进,我既是答应了你,必定会做到。只不过,这之后的训练,比起早前的会更加苛刻……”

陈副将见了叶凌月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半是羡慕半是感慨道。

也不知叶凌月的身子是怎么长得,同样是在弱水岩井训练,叶凌月的体质,可就比她当年好多了,就连和她一起在慕容老方仙手下试训的人,也没几个可以比得过她。

一般而言,在弱水岩井那样的重力训练之下,常人完成一夜的训练,第二天都跟死狗似的,得躺上三天才能恢复体力。

可叶凌月每次从井里出来,只需要调息一刻钟,就能恢复如初,白天还可以在军营里正常的完成军务。

这些可都是陈副将亲眼看到的。

这体质,堪称变态。

难得遇到这么变态的人,不用变态的法子来修炼,陈副将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只要能成为战斗符师和神念师,我什么苦都能吃。”

叶凌月拍胸脯保证,全然没有注意到,陈副将一脸阴谋得逞的“奸诈样。”

“既是如此,将军今晚再到弱水岩井旁等候。”

陈副将说道。

“对了,除了神念的事外,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有些古怪,正要与你商量,是关于林御史的,他最近是不是有些反常?”

叶凌月来找陈副将,一个目的是为了神念的事,另外一个目的,正是为了林御史。

秦松和林御史的身子里,叶凌月都暗中动了手脚,这几个月,两人都没法子再嚣张了。

只是叶凌月也不知,她动的手脚会不会被人发现。

“林御史还在疗伤,这几日伙营每天都会煎煮大量汤药到他的营帐,听他的侍从说,他伤势还未痊愈,需要静养,外人不得去打扰他。”

对于这位第三御史,陈副将向来不待见。

“这不可能,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完全不需要静养。”

叶凌月算计秦松和林御史时,就做好了两人可能会报复。

可哪知道,秦松忽然外出,十几天没有消息。

林御史也天天躲在营帐里,和早前嚣张跋扈的态度截然不同,叶凌月越想越不对头。

“我让人留意下,若是有异常,立刻汇报给将军。”

陈副将沉吟道。

当日下午,陈副将还未回话,叶凌月倒是被召到了前营。

黄老将军指明了叶凌月前去见客。

“秦妃娘娘来了,可秦将军又刚好不在军团,军团里都是男人,秦妃娘娘身份尊贵,军中就叶将军一位女将,就劳烦叶将军帮忙招呼,切不可怠慢了。”

叶凌月很是意外。

秦妃是何人,叶凌月自是知道的。

奚九夜的神妃,好好的北境神宫不呆,到第七军团里做什么?

先不说她的身份对叶凌月而言很是敏感,她是秦松的妹妹这一点,也让叶凌月很是避讳。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秦妃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叶凌月如今在第七军团刚适应下来,可不想再惹是非。

“黄老将军,我生性不羁,又不懂得礼法,怕怠慢了秦妃娘娘。不如让陈副将代替我前去招呼,她比我周全很多。”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的那么多借口。实话告诉你,是秦妃娘娘亲自指名了你去接待。”

黄老将军面露不悦,挥了挥手,打发了叶凌月快点过去接待秦妃。

秦妃指明了要见她?

叶凌月心底愈发困惑,她和那秦妃应该没见过面才对,还是说,对方意识到了什么?

叶凌月皱了皱眉,决定先去会一会秦妃。

一进客营,叶凌月就见了几名女兵守在外头。

营帐之内,有两名侍女和一名女客。

两名侍女一人年长些,怀里抱着名女婴,想来正是奚九夜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小公主。

坐在上首的,乃是一名体态修长的年轻女子。

她相貌长得不算醒目,但却极其耐看,容貌和秦松有些许相似,嘴角总是含着笑,一眼看过去,很是讨喜。

叶凌月在细量秦妃,秦妃也正抬起头来审视叶凌月。

这一眼看过去,秦妃不由脸色微变。

“好个俊俏的女将军。”

因身在军营的缘故,叶凌月乃是一身铠装,面上不施脂粉,可她眉眼如黛,发髻乌黑,一点红唇不抹而朱,清冷之中带着几分妖娆。

秦妃早前对兰楚楚的那番话,还有几分不信,可见了叶凌月本人,那几分不信顿时烟消云散了。

若是她是奚九夜,只见是见过叶凌月,只怕也是要心动的。

毕竟,连风谷神帝那样阅女无数的男人,都为叶凌月所倾倒。

难道真如兰楚楚说的,九夜哥哥帮助三哥,是为了眼前这个女人?

秦妃心底,不免多了几分忐忑,只是她面上依旧是谈笑自如。

“这位就是叶将军吧?久闻叶将军乃是军中巾帼,不逊须眉,今日一见,当真是名不须传。”

“娘娘过奖了,叶某不过是一名伙头兵,比起秦将军和秦帅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叶凌月倒是没想到,秦妃会如此恭维自己。

她不知来者是敌是友,言辞还很是空气。

“叶将军何必妄自菲薄,就连我们家九夜神尊,都对你刮目相看,好几次在我面前提起你。”

秦妃说着,美目一转,凝视着叶凌月的反应。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