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松正欲寒暄几句,可话还未出口,奚九夜嚯然出手,却见他单手执住了秦松的手腕,只是两根手指捏住了。

秦松只觉得浑身一僵,原本就不甚灵活的身子,犹如被定了身般。

他膝下一软,可却没有跪下。

再一看,却是奚九夜两根手指将其牢牢定住了。

“九夜哥哥?你这是?”

秦妃见奚九夜忽然出手,还以为是自家三哥什么时候得罪了奚九夜,不由大惊,正欲追问。

奚九夜的面沉如水。

“三哥你的身子……”

这一声三哥,倒是让秦松受宠若惊,就连秦妃也是不由一喜。

奚九夜是什么人,他乃是神界神尊中难得一见的天赐神体,素来受风谷神帝器重,也是四大神帝中,最被看好的一个。

许是幼年遭遇的缘故,他的性格与其说是骄傲不如说是冷酷。

秦妃这几月虽然很得其宠爱,但也鲜少见他有过分亲热之举,更不用说是秦松这样的外人面前了。

秦松一听,面露恼火之色。

“都是因中毒的缘故,我大病初愈之后,体内的神力一直不听使唤,让妹夫见笑了。”

堂堂神界军团神将,居然会食物中毒,这种事,秦松说出去都觉得丢脸,索性就简单用了中毒两字掩过了。

一旁的秦妃也是听得愕了愕,满脸关切之意。

“三哥,你中毒了?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玉手毒尊无法治疗三哥的病,他那不是普通的毒,而是被人暗算了,用特殊的手法,禁锢住了体内的奇经八脉。若非是我发现的早,三哥这种状态,至少还要持续数月,而且就算是解除了禁锢,日后的修为也会大打折扣。”

奚九夜眼力非凡,一眼就看出了秦松的脸色不对。

他不知叶凌月用的是黑色鼎息,只当那是一种特殊的神力。

“特殊的手法?岂有此理,那贱人竟敢害我。”

秦松一听,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四肢乏力,无法用力是因为叶凌月的治疗的缘故。

“三哥,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暗算于你?九夜哥哥,你快帮我三哥想想法子,我三哥这样子下去,会不会变成一个废人?”

秦妃失了颜色,秦松在她的同辈人中,天分最高。

秦帅为了让他当上第七军团的元帅,煞费苦心,这些年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眼看秦松有望成为第七元帅,这时候秦松若是损了神力,后果不堪设想。

“那倒不会,爱妃不用担心,我早前派了玉手毒尊前去帮助三哥,三哥体内的那股禁制,相信玉手毒尊能够解开。”

奚九夜松开了秦松的手腕。

实则上,以奚九夜自身修炼的神力功法,也可以帮助秦松解开体内的禁锢,只是那需要耗费他不少是神力。

奚九夜并不愿为秦松耗费那么大力气。

秦松一听自己的禁锢还有救,松了口气,同时心底也是暗暗后悔。

奚九夜送了玉手毒尊前来,他见对方相貌丑陋,性格也阴阳古怪,就将其随便打发到了医疗营,不予理会,想不到玉手毒尊却是个解毒好手。

“三哥,你此番前来,可是为了身体的事?你身为第七军团第一将军,怎么会被人暗下了毒手,什么人如此大胆?”

秦妃询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六妹夫、六妹其实我今日前来,并非是为了我的身子……而是为了一件更重要的事,还请六妹夫和六妹一定要帮忙。”

秦松一想起林御史的事,就觉得焦头烂额,也无瑕顾忌自己的身子。

他将林御史被绑架,被困泪罗石林,对方要求带燧石咒的解咒之法,前去交换。

“我如今伤势未愈,此事关系重大,我师父外出未归,我也不好将此事禀告给爷爷,想啦想去,只能来找你们。”

秦松一提起此事,就叹气不止。

御史被绑架,可是大事,在无法惊动军团内部的情况下,最佳的法子,就是动用外部势力,救出林御史。

“燧石咒的解咒之法,三哥,并非我不想帮你,可是我从未听说过神界还有这种咒术,更不用说解咒之法了。”

秦妃劳神苦思了一番,博学如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什么叫做燧石咒。

她看过的书籍中,从无这种咒语的记载。

秦妃暗暗瞄了奚九夜一眼。

后者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以秦妃这几年和奚九夜相处的经验看,奚九夜不会过问此事。

毕竟事关军团和军部,奚九夜身为神帝继承人,不好直接参与军团事务。

奚九夜想来,不会帮助秦松。

“那可怎么办?只剩二十天,若是再不找到解咒之法,泪罗石林里的人,必定会杀了林御史。林御史与我一样,都遭了那女人的暗算,无法使用神力,根本没法子自保。说来说去,都怪叶凌月那贱人,若非是她,我和御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会被人有机可趁。”

秦松怒不可遏,一提起叶凌月,额头青筋迸出,分外狰狞。

“叶凌月?那又是何人?”

秦妃隐约记得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名字。

她没有留意到,身旁的奚九夜在听到秦松骂出“贱人”两字时,脸色一变,眼底霾光乍现。

“我记起来了,军史上有个女军神,也叫做叶凌月。”

秦妃想了起来,她曾在爷爷的书房中,看到一份军部的秘密记录,上面好像也有那么个名字。

不过算起来,那人应该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人物了。

“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在旁默不作声的奚九夜,忽然开了口。

“什么女军神,那叶凌月就是个祸水。那女人来了第七军团后,我麻烦不断,可她仗着自己是神帝义女,又是蚩御史的姘头,在第七军团为非作歹,还有,就连第三军团的夜凌日,都和她暧昧不清。”

秦松如今对叶凌月是恨之入骨,字字句句,都是夹枪带棍。

秦妃一听,还想追问,却忽地感到周身一股寒意袭来,寒意的源头,正是身旁的奚九夜。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