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女的脸,很是娇美,叶凌月若是仔细看了,必定会发现,侍女不是他人,正是囚天。

囚天感激不尽地望着叶凌月离开的背影。

早前,在营帐时,叶凌月和秦松的那番话,囚天都看在了眼里。

叶凌月此举,无疑是帮助了泪罗石林的一干荒植暂时解除了生命危险。

可燧石咒一日不除,荒植一脉就永远没法子离开泪罗石林。

身为少族长的囚天,必须得想法子解开诅咒。

正如蔓萝所说,要想让当初布置燧石咒的昙水仙子等人,说出解咒之法,必须有和军部谈判的筹码。

原本囚天还在为这个合适的筹码而担心,可这时候,她却意外发现,军部的第三御史来到了第七军团。

可若是以囚天一个人的身手,还不是林御史和秦松的丢手。

叶凌月的这一次“食物中毒”,无疑帮了囚天一个大忙。

“多谢主人。我答应过你,不会对第七军团下手,但是……”

囚天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座营帐,林御史就在里面养伤。

“当真是天要助我。军部的走狗,让你欺负主人和荒植一脉的人,这次,我就让你血债血偿。”

囚天走向了隔壁的营帐。

秦松这一次食物中毒,可真心是病得不轻。

他昏睡了几天,醒来时,一提气,发现自己体内的神力依旧很微弱。

可腹下的那阵绞痛已经消失了,体内的毒素已经没了。

“该死的叶凌月,竟敢算计我。哼,你以为你逼着本将军许下承诺,就可以天下太平了,你也太小看本将军了。”

秦松阴测测地说道。

他是答应了叶凌月不会追究伙营和叶凌月,但林御史可没答应。

以他对林御史的了解,林御史吃了这么大的亏,绝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秦松召来了两名亲卫,前去“探望”林铸。

哪知在营帐外等候了半天,依旧不见林铸的动静,秦松索性走进了营帐。

可一进营帐,里面空无一人,哪里还有林御史的身影。

再一看林铸的床榻上,床头位置,多了一封信。

信上,竟是用血书写成的。

秦松一惊,仔细看了几眼,他身子一软,差点没跌倒在地。

信上只有一句话。

“欲救林贼狗命,限你一月之内,将燧石解咒之法送到泪罗石林来交换,此事不可宣扬,否则林贼必死。”

林御史被人绑架了,还是在第七军团的帅营旁被绑走的。

“泪罗石林,居然是泪罗石林,那鬼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

秦松大病初愈,又惊又吓,一时也没了主意。

他本想召集全军将军,立刻派兵前往泪罗石林。

可再一想,若是这么一召集,不久整个神界的人都知道,对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军团,必定有内奸在军营。

若是到时候对方狗急跳墙,逼急了,真的杀了林御史,到时候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秦松只得将林御史失踪的消息,暂时隐瞒了下去,让手下的一名亲卫,打扮成了林御史。

他在军营中暗暗打听了一圈,证实了林御史治疗之后,就再无人进入过他的军营。

至于叶凌月等人,这几日都在伙营,也不可能绑架林御史。

他又命人前去泪罗石林打听了一圈,怪异的是,泪罗石林附近,昨夜开始,就生了一场大雾。

这场大雾,很是古怪,覆盖了泪罗石林附近三十余里。

大雾遮天蔽日,日月光都无法照进去。

第七军团的侦察兵只要稍一靠近,就会迷路。

秦松接连派了十几名侦察兵前往,可是回来的人,只有两人。

而且这两人回来之后,就疯疯癫癫,犹如中了邪一般。

秦松也不敢再派人前往,眨眼之间,就过了四天,秦松依旧没有打听到半点林御史的消息。

秦松又气又惊,想到了要不要将此事汇报给师父昙水仙子。

绑架林御史的那人所说的什么燧石咒,秦松压根就没听说过,连解咒之法,也是无从下手。

可哪知秦松运气也是背到了家,昙水仙子这几日前去了方仙盟,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秦松思来想去,也不敢将此事告诉秦帅,他忽是想起了一人,就是自家嫡亲的妹妹秦妃娘娘来。

秦妃娘娘在嫁给奚九夜之前,在秦家,素以博闻强记出名。

她虽武学精神力方面,修为都不如秦帅、秦松之流,可她自小熟读各类军书,又懂得谋略,尤其是对一些神界古书籍很有些研究。

秦松寻思着,秦妃兴许知道一些关于燧石咒的消息,加之秦松也知,自己的妹夫奚九夜,也是的一代军事奇才。

他乃是天赐神体,若是他肯相助,定能帮自己一个大忙。

秦松当即,就拖着还未痊愈的病体,前往北境神宫。

秦妃自从生下了小公主后,颇得奚九夜的宠爱。

秦松前来拜会时,夫妻俩人正在御书房,听闻三哥秦松前来,秦妃也是惊喜不已。

奚九夜一听秦松的名讳,想起了他正是第七军团的人。

说起来,叶凌月从军,加入的也是第七军团,她加入了第七军团也有些时日了……

奚九夜心头一动,放下了手中的奏折。

“爱妃,我与你三哥一见如故,他忽然前来,必定有事,不如我陪你前去见他一见。”

秦妃听罢,只当奚九夜是因自己的缘故,才会对自家三哥另眼相看。

夫妇俩一起面见秦松。

秦妃与秦松自上一次相见,已经是数年,一见秦松,自是欢喜不已。

哪知一见秦松憔悴不堪,胡须满面的邋遢模样,秦妃不免大惊失色。

这哪里还是自己的三哥?

“三哥,你这是怎么了?”

秦妃惊愕不已,慌忙迎上前去。

“六妹。”

秦松一见胞妹,一时悲喜交加,再看秦妃背后的奚九夜,他再是一喜。

他和奚九夜只有一面之缘,上次婚宴上,奚九夜表现的也是不冷不热。

秦松那时还以为,奚九夜是对秦妃不喜,不免有几分不快,可如今看夫妇俩锦瑟和鸣,很是恩爱,不免替自家妹妹欢喜。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