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松发兵没多久,就见早前被林御史带走的那名舞姬衣衫不整地跑了出来。

她声音颤抖,仿佛是受了很大的惊吓。

“林……林御史死了。”

秦松一听,脑子一片空白,也不顾自己也只剩了半条命,连忙命人去查看林御史的情况。

好在查看之后,林御史被发现,还有一口气在。

第七军团的随军方士们抢救了一整个晚上,才让林御史保住了一条命,但根本没法子根治两人的食物中毒。

尤其是林御史,他今夜吃得多,喝得酒水也多,中毒也比秦松深。

他反反复复,昏厥了几次,苦胆水都吐光了,只差吐血了。

“饭桶,一帮废物,去把叶凌月找来。”

秦松也被折腾的够呛,他被灌了几颗起死回生的丹药后,才想起了叶凌月来。

没过多久,叶凌月就被传了过来。

叶凌月一进营帐,就见了秦松和林御史两人,难兄难弟,满脸的菜色。

“哎呀,御史大人,秦将军,你们这是怎么了?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是食物中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早就说过,话可以乱说,东西可不能乱吃。”

“叶凌月……叶将军。我和林御史都食物中毒了,你快帮我们看看。尤其是林御史,他体内神力外泄,极其严重。”

秦松有气无力道。

“叶某不敢,我如今可不是什么将军,秦将军难道忘了,昨日林御史刚停了我职,我如今就是一个烧火的伙头兵,看病我可不会,更不用说食物中毒了。”

叶凌月耸耸肩。

“叶凌月!你休要在我面前在装模作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食物中毒就是燧石木引发的,我和御史大人昨晚的酒水和食物,都是用燧石木烹制而成的。我已经查过了,是你让伙营的人使用燧石木的。你胆敢谋害我和御史大人,若是我们俩有个三长两短,你和伙营全体的性命都不保。”

秦松气得不轻。

燧石木有毒的事,是叶凌月一人发现的,想来她一定有治疗之法。

“秦将军,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燧石木无毒,这可是你和御史大人亲口说的。你也说过,昙水仙子也说过,燧石木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是一夜之间,你就说燧石木有毒,岂非是自打嘴巴?若是你早听我一句,昨日就开始禁制在军团使用燧石木,又怎么会发生昨晚的事。”

叶凌月冷声笑道。

“末将为了百万神界神兵的安危着想,所以才会以两位为实验对象,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叶凌月,你好大的胆……来人,军法……”

林御史一听,食物中毒是叶凌月引发的,气得不轻。

他强提起了一口气,正要命人拿下叶凌月。

可话到了嘴边,那军法处置四个大字就被腹里刀滚似的痛疼覆盖了。

第三御史林铸,他身为军部贵客,到哪个军团不是被人溜须拍马,跟土皇帝似的,哪知到了叶凌月面前,差点连性命都丢了。

两人的腹内肝肠寸断,疼得连哼哼唧唧都很困难。

“叶凌月,你一定有法子治疗,快……”

秦松虽是虚空之境,但那神体,也不是天赐神体,燧石木里蕴含着的荒植煞气,积累了数百年之久,犹如万千头小虫,在他腹部钻个不停。

豆大的汗水如雨般落下,秦松叫了好几个随军方士前来,这些人,别说是治疗,就连燧石木的毒素都没发现,气得林御史又昏厥了过去。

秦松恨不得将叶凌月拉出去乱棍打死,可又不得不哀求叶凌月出手。

不仅仅是叶凌月,还有叶凌月一起下毒的伙营,只要他一恢复,这些人,统统都要惩治。

“叶将军,昨日的话,是秦某错了,秦某已经确定,燧石木有毒。即刻就恢复叶将军伙营主将之职,还请叶将军快些出手,除去我和林御史体内的燧石木的毒。”

“治病不难,不过叶某怕死,怕医治好两位的病,就会带了性命。叶某也知秦将军大人有大量不会追究,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请秦将军能够发个誓答应在下,事后不再追究我和伙营上下,否则我可不敢动手治疗。”

叶凌月一脸的“畏手畏脚样”,哪里还有敢下毒毒害军中主将和御史的胆魄。

“好,本将军不予追究。”

秦松憋出一句话来。

“多谢秦将军,那在下这就开始救治。”

叶凌月强忍着肚子里的那阵笑意,走上前去,开始替两人清除体内的燧石木的毒。

燧石木的毒,说白了,就是一种变异的煞气。

寻常的方士无法根治,但叶凌月的鼎息却是能根除的。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治疗,秦松和叶御史体内的燧石木的毒总算是干净了。

叶凌月离开军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传令下去,从今日开始,整个军团上下,不可再使用燧石木。”

秦松有气无力地下了一道军令。

停止使用燧石木,对于荒植一族而言,也是一大好事。

“囚天,你我主仆之谊多年,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叶凌月走出了帅营,望着泪罗石林的方仙,轻声说道。

囚天还在泪罗石林,她必定还在寻找打破燧石诅咒的法子。

停止使用燧石木,对泪罗石林的荒植一脉而言,可以减少荒植的伤亡。

而且叶凌月在替秦松和林御史治疗之时,用白色鼎息清除燧石木的煞气之外,还额外用了了黑色鼎息在爱两人的身上动了些手脚。

黑色鼎息困住了秦松和林御史的四肢百骸里的经脉,他们的神力或者是精神力,在未来的三个月之内,无法正常使用。

至少这三个月内,秦松和林御史是不能为非作歹了。

叶凌月正准备离开,就见了一名侍女从秦松的营帐里走了出来。

侍女低垂着头,看不大清楚容貌。

叶凌月只是扫了她一眼,也没多留意,就先行离开了。

叶凌月走后没多久,侍女抬起了脸来,正是早前和秦松起了冲突的那名美貌侍女。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