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刀锋划过叶凌月的咽喉的一瞬。

叶凌月眉心一皱,一股神念喷涌而出。

那神念重重撞击在身后的那不明偷袭者的身上,对方闷哼了一声,声音里,似还带着几分诧异,对方只能被迫松开了手。

只听得“铿”的一声重响。

叶凌月身前的那把刀,被凭空出现的无邪剑给挡了个正着。

周围依旧是一片白雾,叶凌月眯起眼来,没看到偷袭者的踪影。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上面的勒痕清晰可见。

但是敌人的身影再度消失了。

眼看叶凌月有难,无邪剑犹如一名最忠诚的护卫,在叶凌月的身旁盘旋着。

叶凌月神识一动,无邪剑暴射而出。

只听得周围一阵闷哼声,一阵血雨洒落。

那被击中的偷袭者有些惶恐,不敢贸然再出手。

在那把突如其来的砍刀消失后,周围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囚天迅速化成了人形,囚天被斩断的花藤,在地上只是扑腾了几下,断掉的藤条处,迅速生长出了新的花藤。

那花藤上,长出了锋利的倒刺。

“囚天,你的左后侧。”

叶凌月忽然说道。

囚天心领神会,那犹如利鞭一般花藤猛地甩出。

只听得嗤的一声,那花藤砸在了什么物品上,一道血水洒落。

“有人?”

囚天警惕着,打量着四周。

“应该是老朋友,月魔蜥。”

叶凌月的眼角,在地面上迅速瞟了一眼。

囚天微微一怔,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叶凌月和她的脚下,居然多了一片薄薄的鳞蛾粉。

蛾粉上,还多了一个个脚印。

这些脚印很是杂乱,其中有几个,还带着血,很显然,是早前被叶凌月的反击打伤了。

上面除了叶凌月和到秋天的少量的脚印外,还有一个个兽印。

那兽印,和叶凌月早前在今汐河谷消灭的那一群月魔蜥很相似。

而且看脚印,比早前的那群月魔蜥的更加大一些,看来这里潜着的月魔蜥比河谷一带的妖更加高等一些。

月魔蜥具有化形的本领,比起幻影凤凰来,也是有得一拼。

叶凌月早前和它们交过一次手,就已经生了警惕之心。

只是这些鳞蛾粉,是什么时候洒下的?

囚天竟然毫不知情。

“我进入白雾时,就已经洒下了这些粉末。这是我当初在战场上学会的生存技能……”

叶凌月说到了这里,顿了一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这个技能,是奚九夜教她的。

时隔多年,她没想到,自己会再度用到。

“可是。主人是怎么知道,泪罗石林里也有月魔蜥?”

囚天不明。

“因为这一带有大量的月光草。”

叶凌月说罢,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发着荧光的嫩草。

方才的一番打斗,让周围的白雾散去了一些。

叶凌月和囚天能够看到周遭的一些景色,叶凌月最先留意到的,就是周围生长的很是茂盛的月光草。

生长有月光草的地方,神界不多也不少。

但是这里生长的月光草,和叶凌月早前在月魔蜥的肚子里发现的那些月光草年份和成色几乎一样。

叶凌月可以断定,这一带就是月魔蜥真正生存的地方。

不仅仅是月魔蜥,早前在月魔蜥体内植入天符的那个神秘符师,很可能也就在泪罗石林里。

她必须要找出他(她)。

叶凌月的判断很准确,偷袭的正是月魔蜥。

月魔蜥首领奉命,带着一干部下来除掉这几个不长眼的闯入的神族。

它本以为,一切都可以顺利。

要知道早前误闯入泪罗失灵神族并不少,每一个在白雾里,都如无头苍蝇一样。

可那个神族不同,她居然在白雾里还能使用精神力。

她准确地做出了判断,眨眼之间,就杀了它的好几名属下。

这种情形,让月魔蜥首领很是焦虑。

就在它迟疑着,不知要不要发动第二轮攻击时。

月魔蜥首领听到了一阵“风声。”

听到那阵风声时,月魔蜥首领激动不已。

“不好,是阵法。”

叶凌月凝目一看,就见了四周的情况生变。

一簇簇林木从了远处移来,一朵朵妖冶的妖花在了夜色中绽放。

只听得“嗖嗖”数声,妖花的花蕊化成了无数根锋利的毒针,朝着叶凌月等人射来。

关键之时,囚天眼眸一厉。

只见它骤然现出了真身。

一颗体型惊人的食人花拔地而起。

刹那之间,整个泪罗石林的月光都黯然失色了。

大量的花纹,出现在囚天的花瓣之上,一股可怕的威仪,扩散开。

囚天一族,具有遮天蔽日之能。

当初小囚天出生之时,就能让天地化为黑色,不见阳光。

可今晚,它气息外放,连月也仿佛一下子被吞噬了般。

囚天一族的少族长的气势,在了这一刻,暴露无遗。

那些正欲攻敌的灵植猛地一僵,它们愤怒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了,妖花闭上了花瓣,哆嗦嗦的匍匐在地。

那些高大的乔木,也在这一刻弯腰致敬。

“失礼失礼,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少族长大驾光临,月魔,不得无礼。这是我们荒植一族的少族长,还是请少族长进来吧。”

这时,从泪罗石林的深处,传来了一个柔美的声音。

听到了那声音时,原本隐匿了身形的月魔首领显露出了身形来。

周围的灵植如同退潮一般,退到了两边。

月魔首领冲着叶凌月和囚天发出了几句听上去有些古怪的声音。

“跟我走。”

叶凌月和囚天彼此对视了一眼。

囚天的眼底,染上了喜色。

叶凌月不置可否,示意先跟着月魔蜥首领往前走

月魔蜥族长带着叶凌月和囚天一起到了泪罗石林的核心区域。

附近的白雾已经散开了,周遭是一片片灵植。

这些灵植,比叶凌月在神界任何地方看到的都要高大。

这里的植物和草被,让叶凌月想起了当初的荒植,时间仿佛一下子倒褪回了四千年前。

虽然比不上阳泉古道的规模,可晚间的泪罗石林,和当初的阳泉古道很是相似。

叶凌月没想到,在距离第七军团这么近的地方,居然还有一个荒植的聚居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