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渐暗下,泪罗石林里,一切如故。

到了黄昏前后,整个石林里,再度兴起了一片白雾。

那白雾声势浩大,犹如涨潮日的潮水,没多久,就覆盖了整个石林。

那雾气一靠近,叶凌月就感到,自己的精神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寻常的方士,即便是方仙级别的存在,身处在白雾的包围中,精神力也根本没法子发挥作用,双眼和耳朵都一下子失去了作用。

在了白雾之中,叶凌月只觉得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四周的景致和声音,也全都消失了。

在看看一脸谨慎的小吱哟和小乌丫也同样是如此。

这雾气委实厉害,置身在雾气之中,寸步难行。

亏了叶凌月早前修炼了弱水岩井里的那一段特殊的心经,在心底默念了几遍心经后,叶凌月觉得体内微弱的神念滋生而出。

和精神力不同,这是叶凌月第一次在弱水岩井之外的地方使用神念。

叶凌月修炼神念没多久,只觉得体内的神念就如一缕微小的火苗,随时都会熄灭。

但即便只有如此微弱的神念,对叶凌月的帮助却不小,至少她能够看清数十步之内的情况。

“我们继续往前走,跟在我身后。”

走了几步后,叶凌月的鼻间有些发痒,她自雾中闻到了淡淡的花香。

小吱哟和小乌丫置身在这片花雾里,都觉得头轻脚重,晕头转向了起来。

叶凌月心下警惕,手掌中的鼎印微微一动。

“老大,我们有点撑不住了。”

两小兽嘀咕着,再看看自家老大,行动自若,不免有些小不平衡。

为啥老大跟没事人似的?

“我有鼎灵呼吸吐纳,白色鼎息可祛除各种毒性,我倒是忘记你们两小家伙了,你们先进入鸿蒙天,外头的事没了,暂时不要出来。”

叶凌月掌心的乾鼎,在花粉雾入体的一瞬,就迅速驱动,将叶凌月体内的毒素清除,这就好比当初叶凌月千杯不醉,花粉雾根本伤不了她。

她唯恐花粉雾对身体有害,将小乌丫和小吱哟送进了鸿蒙天。

留在白雾中的,就只有叶凌月和囚天了。

虽然没有叶凌月那样,有神念帮助,可囚天在白雾里,也依旧是行动自若。

这场花雾骤起时,囚天就可以肯定,泪罗石林一定和荒植有关。

它不禁有些激动,它强烈期待,能够再遇到同伴。

白雾出现之时,叶凌月和囚天远处的视线被遮挡了。

泪罗石林里的那些石化的植物,一点点褪去了青灰色的外壳,恢复了平日的模样。

石林的最深处,那一颗参天古木。

白雾的源头,正是这颗参天古树。

它沐浴在乳白色的花雾里,月光不断洒落在了古树的身上。

在了月光之下,枝叶舒展开,趁着夜色,大口呼吸着天地间的灵气。

“月魔蜥首领。”

那神秘的女声,再次出现了。

树叶梭梭作响,几头月魔蜥从地下钻了出来。

“嘶嘶--”

夜魔蜥纳闷地嘶鸣着,不知女子传它出来所谓何事。

“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你小心留意着石林入口,一个人都不准放进来嘛?早几日的那名女兵还未抓到,又出现了几个漏网之鱼。”

女子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快。

“再这样下去,石林的秘密很快就会被发现。你想法子,带着你的人,去将那几头不识相的‘小老鼠’杀掉。”

月魔蜥首领连忙遁入了月色之中。

首领消失之后,那女声还未散去。

她咯咯笑了两声,声音如同清脆的铃铛,在了月色中,显得越发的妖冶惑人。

“想不到,时隔多年,还会有荒族的人出现,而且闻那气息,居然是囚天一族的后人,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叶凌月和囚天又走了约莫半个时辰。

叶凌月留意到四周的白雾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个黑影。

黑影的数量不少,发出了沙沙的响声,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逼近。

“囚天?”

叶凌月轻询了一声。

“是荒植的气息,但是有些古怪,它们的气息很不稳定,似乎夹杂了大量愤怒的气息。”

囚天乍感觉到那些气息时,很是激动。

可紧接着,它就捕捉到,这些黑影里夹杂着极其愤怒的气息。

“是神族。”

“杀了他们。”

荒植虽然是荒族,但是它们本性温和,这般集体暴怒的情况极其少见。

“它们痛恨神族,别忘了,四千年前,四大神帝的围剿,让荒族几乎全灭。这里的这些荒植,很可能是当初那些荒植的后裔,它们将我们当成了神族,要杀了我们,并不奇怪。”

叶凌月稍一思索,就想明白了。

“你有没有法子,安抚它们的情绪?”

叶凌月试探着问道。

囚天乃是老囚天钦定的继承人,它是荒植中血统最高的存在,叶凌月相信,它可以控制这些荒植。

叶凌月到泪罗石林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囚天找到同族,而非是乱杀无辜的。

她手中握有荒兽一族的万兽无僵图,若是能够再找到荒植一脉的太古遗种,那荒族复兴就变得大有可能了。

“我姑且一试,但是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毕竟这些荒植和当初的那些荒植不同。”

囚天也不敢很肯定,它离开荒植的同伴们太久了,尽管周身的这些气息都是荒植,可囚天觉得,这些并非是普通的荒植,它们的气息有些复杂。

除了荒族的气息外,还有很厚重的血戾之气,这让囚天很不舒服。

囚天说罢,只见它的身下,化出了多根触角,那些触角,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

可就在囚天的花藤触角扩散开的一瞬。

白雾中,忽有几道冷光骤现。

只听得“嗤嗤”数声,囚天的花藤被狠狠斩断。

囚天和叶凌月俱是一惊,叶凌月只觉得头皮一麻,有一股冰冷的气息欺身而来。

四周依旧是一片白雾,什么都没有。

可叶凌月只觉得背脊一寒,脖颈上,有人死死勒住了她的咽喉,一把雪亮的砍刀从头顶斩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