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一眼看了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药草,只有大量被流水冲刷的很是光滑的卵石。

再看四周的地形,由于是河谷附近,有大量的芦草,即便是有埋伏隐藏在芦草附近也很难发现。

见叶凌月面色沉凝,那些神兵还以为她不知道月光草是怎么回事,不无得意地说道。

“月光草是一种夜生草,它只有在月夜的晚上才会出现,月光越充足,月光草出现的数量也就越多,今日是十四,这两三天是采集月光草的最佳时间。”

这些神兵们跟随王副将外出完成搜寻任务也已经有好几年了,每次他们都是在这个时间段里采集药草,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他们料定了,叶凌月是不知道月光草的采集规律的。

“但是据我所知,月光草容易吸引一种叫做月魔蜥的凶兽。月夜里,尤其是满月前后,月魔蜥的神力也是最强的。我们最好是避开满月前后,在十七八的夜晚行动更好一些。”

在鸿蒙方仙的鸿蒙手册里,叶凌月就听说过月光草,只是从未亲眼见过。

必须注意月光草会吸引月魔蜥这一点,也是鸿蒙方仙在手札里重点提到的。

连鸿蒙方仙都如此谨慎,叶凌月以为,她们最好是按照鸿蒙方仙所说的做。

叶凌月这么说原本是出于好意,哪知道那些神兵们一听反倒是不乐意了。

“将军,我们每次都是在满月前后采集月光草的,从未遇到过什么月魔蜥。再说了,我们外出的时间只有数天,除了月光草之外,还有其他药草要搜寻。届时完成不了任务,你身为将军,倒是没事,受罪的还是我们这些小喽啰。将军若是怕出事,大可以在旁等候。”

说着那些神兵就气呼呼地驻扎营地去了。

叶凌月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也是出于好意,既然神兵们不听,她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到了夜间,营帐已经驻扎完毕了。

日落之后,朦胧的月光照亮了大半个河谷里。

河谷里的河水,潺潺流动着。

月正当空之时,只见干涸的河滩上,发出了沙沙的响声,像是下了一场缠绵悱恻的春雨。

光洁的鹅卵石下,钻出了一片片毛茸茸的叶子,那些叶子,初时很不起眼,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子越来越多。

那些叶子,叶片不过指甲大小,在吸收了月光的精华自后,它们的嫩叶不断地变大,直到长到了柳叶长短,这个时候,就意味着这些草已经成熟了。

那就是月光草。

月光草从破土到成熟,需要三个时辰的时间,必须在天亮前,月亮彻底消失前,将其采集完毕。

否则老的月光草就会重新钻入地下,只有等待第二天才会再次出现。

这片河谷里生长的月光草委实不少,细细看去,至少也有数千株之多。

看到月光草的盛况,采集小分队的队员们欢呼一声。

在等待了三个时辰之后,他们迅速进入河谷,踩在了卵石上,采集起月光草来。

月光草的采集,很费时间。

因为月光草很是娇嫩,若是稍有不慎,损伤了它们的茎叶,就会影响药效,甚至是导致整株月光草都失去了效力。

所以在采集的途中,不能有半点损伤。

一株十年生的月光草顺利采集,需要大概半刻钟的时间。

这些神兵全神贯注地采集着月光草,浑然没有注意四周的情形。

早前叶凌月对他们的警告,全都被他们抛在了脑后,好在今夜很是安宁,没有发生任何风吹草动,也不见周围有神兽的出没。

这也让神兵们更加掉以轻心,认准了叶凌月早前说的话,根本就是胡诌的,这一带,怎么可能会有月魔蜥出现。

大约是半小时后之后,天边一片鱼白,天即将亮了。

当第一缕晨曦透过云层,照在了河谷上。

河谷半边阴暗半边光亮,在碰触到日光之后,月光草迅速钻回地下。

十三名神兵们,只来得及采摘一百多株月光草。

这个速度,让神兵们很是不满意。

“可惜王副将不在,否则他必定会调配更多的人手给我们,最佳的采集时间只有三四天,看来我们这个月只怕是没法子采集到足够多的月光草了,到时候少不了又要被医疗营责难。”

那些神兵抱怨着,瞟了叶凌月一眼。

明明人手已经不足了,可叶凌月还在旁边不出手,简直就是拖累人。

神兵们白日里休息,等到夜间再开始继续采集任务。

十五的夜,月出现的特别早,

玉盘似的月,月正当空时,月光如柔纱般,朦胧柔美。

月光草出现的数量比昨夜还多,看到了这一幕,那些神兵们欢呼了一声。

为了能尽可能采集到足够多的月光草,他们等不及月光草完全成熟,涌上前去,开始采集月。

叶凌月抬头看了眼天空,天空多了几片愁云,遮住了圆月,整个大地暗了几分。

河谷边上的那些蒿草,发出了沙沙的做响声,似有风吹过。

可叶凌月留意到,四周并没有起风。

她的眼眸一下子犀利了起来,看向了河岸两边。

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声音,蒿草发出的沙沙时断时续。

一种怪异之感,让叶凌月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

“大伙,离开离开河谷。”

几乎是下意识着,叶凌月喊了一声。

可那些神兵全都没有理会她。

在他们心目中,叶凌月根本毫无威信可言。

嗤--

一道血痕,溅落在月光草上。

一名神兵发出了一声惨叫声,那声音,打破了月夜的寂静。

神兵们这才如梦初醒,他们回头看去。

只见一名神兵的头首分家,头颅不知所踪,地上只有一具不停地冒出血的无头尸。

“敌袭,有敌袭。”

十二名神兵打了个寒颤,丢下了手中的月光草,个个做出了防备之举,眼底涌上了惊恐之意。

他们这才意识到,叶凌月的警告非虚。

可让他们头皮发麻的是,他们根本没有发现,敌人到底隐藏在哪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