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团伙营的检查流程历来很严格,无论是自产的各种果蔬还是外头收集到的各种食材乃至水源,在进入伙房之前,全都需要仔细检查一遍。

伙房的食材,一定是没问题,王副将以为,有问题的必定是伙房的伙头兵。

“所以上一任将军才没有调查出任何结果,一个月的时间,事关整个伙营的存活问题。王副将你也是伙营的一分子,必须与伙营同进退。王副将还有什么问题?”

叶凌月没有理会王副将的不满。

王副将没有法子,只能迎合叶凌月的调查。

一两天过去了,叶凌月检查了王副将和郭副将提供的各种食材以及水样,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这几日,也没有发现任何食物中毒事情。

伙营的调查进度毫无头绪。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秦松找来了王副将,打探叶凌月调查结果。

“能有什么结果,那叶流云根本就是个草包,天天只知道做些无用功,他还提出来,过几天要跟随我一起外出寻找食材。别说是一个月,就算是再过十个月,她也发现不了什么。将军,我就不明白了,你不会真的相信骆帅显灵的鬼话吧,您根本不该给那个女人一个月的时间。这次原本是铲除陈副将的大好机会。”

王副将嘀咕着。

骆锦冰死前,顾念骆帅的情面,第七军团的将军们一直奉她为少帅。

骆锦冰一死,秦松趁机上位,暗中将自己的势力插足到了战事和医疗营,而另外一个元帅的有力竞争者就是黄老将军。

他在第七军团呆的久,资历老,战功显赫,声望也颇高,他拥有军械营和战略营的支持。

唯一保持中立的就是伙营,伙营虽然都是老兵,可却是第七军团的五大部营之一,它看似不重要,可它却是一个隐藏的重要部营。

因为伙营的主将,拥有选举第七元帅的选举权。

上一任伙营的主帅,是个中间派,一直不肯表态支持哪一方。

秦松和黄老将军都对其很是不满,双方就趁着那一次食物中毒事件,将其逼走了。

两方人马都想趁着空缺的机会,安插自己的手下。

尤其是秦松,他早就安插了王副将,原本是天时地利人和,只等着军部的命令一下,就将王副将提拔成主将,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得到三大部营的支持,成为第七元帅了。

可哪里知道,这节骨眼上,会空降一个叶凌月。

叶凌月和秦松、黄老将军都没有任何关联,背后又有神帝、御史撑腰,在两名将军的眼中,她俨然就成了一块又臭又硬的茅坑臭石头。

王副将更是对叶凌月恨之入骨,怪怨是她抢走了自己到手的主将的位置。

“骆帅显灵?你以为我会相信?若是他真的显灵,当年就不会被我爷爷暗算了。”

秦松冷嗤了一声,面上没有半点尊敬之意。

骆帅的死,在外界眼中,是天外异魔偷袭时发生的一场意外,可是真相是怎样的,只有秦松和他背后的秦帅知情了。

“那为何将军您要?”

王副将不明白了。

“我不信,可其他人信,尤其是第七军团上下的那些神兵和老将们。骆先君也是个阴魂不散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活在了无数人的心中。那叶凌月可不是个草包,她才来第七军团多久,就已经抓住了那些神兵们的心。她也正是利用这一点,我若是不答应她的要求,只怕第七军团上下,都会对我生了离心。”

秦松出身世家,他很清楚人心向背的重要性。

即便是神力滔天的四大神帝,若是失了民心,也不会长久。

他就再给叶凌月一个月的时间,他就不信,叶凌月又那么大的能耐。

“秦将军……那食物中毒的事到底是……该不会是……”

王副将隐约也知骆帅的死不简单,甚至是这次的食物中毒……可他也不敢直接询问。

“放肆,你以为,这次食物中毒也是本将军预谋的?本将军好歹也是第七军团的人,就算是和黄岩那老家伙有冲突,也绝不会用第七军团的兵士性命来设局。”

秦松怒道。

王副将噤了声。

秦松想到了食物中毒的事,也是愁眉不展。

食物中毒的事,弄得人心惶惶。

就连秦松这等修为高深之人,也是不得不暗中命手下另开小灶,不敢单独食用伙营供应的膳食。

说来也是矛盾,这两次食物中毒都来得突然,秦松一方面想要调查清楚此事的真相,另外一方面,又不愿意调查清楚此事的人,是那叶凌月。

因为若是叶凌月调查清楚了此事,等于是立下了一件大功。

“无论如何,你盯得紧一点,那叶凌月跟随你外出搜寻食材时,有任何异常,都立刻回禀。”

秦松命令到。

王副将领命,退了下去。

当晚午夜前后,叶凌月一日调查下来,正整理着思绪。

几日调查,没有任何进展。

眼看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所有的发现在都和上一任主将的发现如出一辙,没有任何参考价值,叶凌月不禁有些心烦。

这时,营帐外多了一个人影。

“今夜就开始训练。”

当叶凌月听到了陈副将的声音时,还吃了一惊。

早几日,陈副将虽然答应了叶凌月的要求,同意传授她战斗符师的技巧,可那一天之后,陈副将就好像忘了这件事一般,没有给叶凌月任何训练。

叶凌月还以为她会言而无信,谁会想到,她会突然在深夜出现。

叶凌月和同营帐的纪悠叮嘱了一声,独自一人和陈副将一掠而出。

夜色之下,叶凌月和陈副将一前一后,只是让叶凌月意外的是,陈副将并没有将叶凌月带出太远,她只是带着叶凌月到了一个彼此都很熟悉的地方,那就是伙房。

那一日伙房被火烧之后,伙头兵们很快就在原址上修炼了一座新伙房。

“战斗符师的训练,就在伙房里?”

叶凌月纳闷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