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叶凌月和伙营的人一唱一和,死的都要被她们给说成活的了。

秦松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反驳,他若是反驳,又不知该如何解释这块牌位和那火炎虎王之事,毕竟在场那么多双眼睛,都是亲眼目睹的。

孙威气得头顶生烟,开口就骂。

“简直是一派胡言,骆帅都死了几十年了,怎么可能会显灵,这分明就是你们伙营的人在狡辩。”

“那火炎虎王又该如何解释?还是说,孙将军仗着自己是将军,连元帅都不放在眼里了?”

叶凌月睨了孙威一眼。

叶凌月这般一说,在旁边围观的那群老将军也不满了,个个怒容满面,瞪着孙威。

骆帅虽然已经去世多年,但是第七军团的这些老将军们依旧对骆帅很是怀念,不允许任何人冒犯了骆帅的权威。

“够了!”

秦松一挥手,示意孙威闭嘴。

再这样下去,他这些年在第七军团笼络的人心都要被孙威这个蠢货给败光了。

“可是将军,这分明就是阴谋,伙营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若是这次食物中毒的事情依旧不能彻查,寒心的是我们这些在前线冲锋陷阵的兄弟们。将军,你若是不惩治伙营,我和我手下的一干神兵,宁愿卸甲归田。”

说着孙威脱去了头盔,跪在了秦松面前,他手下残存的神兵们,也一并跪了下来。

秦松被夹在了伙营和孙威之间,也是举棋不定,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下决断。

“秦将军,黄某有一个建议。此次食物中毒之势,确实和伙营有关系,除非伙营能够在一月之内,调查清楚食物中毒的真正原因,否则,伙营涉及此时的所有人员,都必须定罪。反之,孙威和他手下的涉事神兵,一律开除军籍。”

一旁的黄老将军,走了出来,主动献计。

黄老将军在军团里是第二老资历的将军,秦松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两位将军,不知黄老将军的主意,你们意下如何?”

秦松看了眼叶凌月和孙威。

孙威挑衅地看了眼叶凌月,上一任的伙营的将军,也是因为食物中毒的事,退役离开,他就不信,叶凌月这么一个上任才不过半个月的新手,能够调查清楚食物中毒的事。

“属下并无意见。”

“我也没有意见,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相信伙营是无辜的。”

叶凌月耸耸肩,一脸的自信。

“既是如此,一月之后,希望叶将军不要让我失望。”

秦松说罢,命人清理现场。

其他的将军见无戏可看,也都纷纷散去了。

“陈姐,我能帮你的,也就只能那么多了。”

黄老将军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将军,他有些歉意地冲着陈副将颔了颔首。

“人各有志,无论如何,陈老弟这次的人情我记下了。”

陈副将点了点头。

“哼,当年骆帅的那头虎王,乃是一头吊睛白虎。姓叶的,你好在为之。”

黄老将军临走之前,蓦然回过头来,扫了叶凌月一眼。

“咳咳。”

叶凌月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骆帅的神印之事,叶凌月也只是听骆锦冰提起过一次,只知道他的兽魂乃是虎王,方才危急关头,她灵机一动,运用司火之术将火焰化为了猛虎。

果然成功忽悠过了秦松和孙威等人,但是没想到,还是被黄老将军给看破了。

不过好在,黄老将军看在当年的同僚之谊的份上,睁眼闭眼,帮了陈副将和叶凌月一个大忙。

“啧啧,凌月,差点连我都被你忽悠过去了。这么说来,郭副将,你敢情也是伙同凌月一起忽悠我们的?”

纪悠一听,拍了拍膝盖,跳了起来。

郭副将干笑了两声。

“我这不是顺着叶将军的安排往下演嘛,不过叶将军你真是神乎其技,方才那么紧急的情况下,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这么一块灵牌?”

郭副将瞅了瞅叶凌月手中的那块牌位。

“方才我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这块牌位是真的,至于它怎么来的,你应该问问陈副将。”

叶凌月说罢,看向了陈副将。

从秦松等人走后,陈副将就一直没有说话,她走到了被烧得面目全非的伙房前。

叶凌月方才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对于陈副将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她说得有一句话,却是对的。

这座伙房,看似简陋的伙房,当初是骆帅亲自命名的,这里修建之初,第一块砖瓦就是骆帅砌上的。

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化为了一堆残骸。

正值夕阳西下之时,夕阳的余晖照在了那堆断壁残垣上。

烧毁的伙房旁,犹如一座坟墓,墓地旁,只有一个孤寂的背影上。

背影拉得长长的,风吹低了一地的枯草,那背影看上去分外萧瑟。

许是感受到了身后诧异的目光,陈副将低声说道。

“这块牌位是我放在伙房里的,这些年,每天我都会给骆帅上香。”

陈副将在伙房里藏下了这块灵位,这件事,鲜少有人知道。

每天一大早,她都会来给灵牌上香,每天深夜,她也会来给灵牌上香。

她会将一日发生的事,全都汇报给骆帅,正如当年,骆帅在世时,而她,是他手下的第一名女兵。

这块灵牌,让她忘记了骆帅早已离开,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刚加入军营的懵懂少女了。

对于陈副将而言,这座伙房承载着太多美好的记忆。

而这里的这些伙头兵,就如当年的她。

孙威一把火烧了伙房,就如同烧毁了陈副将过去几百年的美好记忆。

她一怒之下,才会忘记了当初骆帅的警告,暴露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当年,骆帅死之前,将其召到了病榻前,他只留下了一句话,“回到伙营去,除非第七军团遭遇生死之难,否则,你永不可离开伙营。”

陈副将点头的一瞬,骆帅咽了气。

为了对骆帅的承诺,她几百年来,忍气吞声。

可今日的一把火,把所有的一切都烧毁了,陈副将知道,她已经到了不能再忍的地步了,否则伙营真的会被秦松那帮人连根拔起。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