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确定了纪悠无恙后,目光一扫,就见小吱哟和须弥方仙也已经斗得不可开交。

小吱哟重新获得了荒兽肉身后,从烛瀚少族长那里得到了不少传承,虽说如今的肉身年龄还小,可也是一日千里,肉身强度比起当初的萌兽不知强了多少。

它独立对抗须弥方仙,竟也没有落下风,看样子,它暂时不会有事。

眼看最棘手的,反倒是玄武裂天鼎里幻化出来的那两头鼎兽。

“主人,那口鼎很是厉害,我来助你。”

鼎灵自告奋勇道。

面对同样级别的神鼎,乾鼎也起了战意,更不用说,须弥方仙当年还是害死它娘亲的凶手之一。

叶凌月也不多说,纤掌一扬,鼎印破手而出。

乾鼎由小变大,鼎口大开,只见鼎内,钻出了一黑一白的两条角蛟。

两头角蛟正是鼎息幻化而成。

叶凌月的鼎息,很是凶悍,冲着玄武龟蛇怒咆着。

鼎息一出,须弥方仙虚晃一招,避开了小吱哟的攻击,稍作喘息。

“鼎息化蛟,看不出,那叶凌月的修为比预料的还要高,如此一来,更留她不得。”

须弥方仙见状,面色阴沉不定。

神兽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须弥方仙修炼多年,才炼化成了玄武亚兽之体,也就是那头巨龟和黑蛇兽。

玄武碎天鼎和叶凌月的乾鼎不同,它本就是用了一头玄武族的玄武的四肢炼化而成,乃是兽鼎。

这种鼎,长期以往,生成的鼎灵乃是兽鼎灵,比起一般的鼎灵,譬如乾鼎鼎灵和式神炼妖鼎之流,要更加狂暴嗜血,也更加难操控。

这两头兽鼎灵,也就只能在须弥方仙手中才能操控,所以早前须乐方仙对上帝莘时,毫无招架之力。

可这两者比兽蛟而言,依旧是稍逊一筹。

要知蛟者,在神兽中也是特殊的存在,仅次于四大神兽,更何况黑白鼎息,还有两头。

当年九洲鼎在鸿蒙方仙手中时,也有救死扶伤之能,但鼎息远未到化灵为蛟的地步。

如此可见,叶凌月在方士的修为上,天赋比起鸿蒙方仙还要可怕。

这样的人,若是不出,假以时日,必成大患。

须弥方仙又怎会不知道这一点。

他神识一动,那头蛇兽率先而动,它三角形的头颅膨胀开,吐着幽绿色的信子,嗖的一声,朝着叶凌月的咽喉处暴掠而去。

黑白两蛟共同对敌,还是第一次,面对凶狠异常的兽鼎灵,两者毫无畏惧。

那白蛟,它平日看着温驯乖巧,可今日却是判若两人,它摇身一变,化为了一面月白色的盾牌。

那幽绿色的鼎蛇嘭的一声,撞在了蛟盾上。

蛟盾坚固无比,顿觉头毛金星,头晕目眩,怪叫不止。

眼看同伴受伤,巨龟震怒,它怒吼一声,却见它一口叼住了那头蛇兽,往后退了数十尺。

再见那黑蛟周身,涌动着惊人的地煞之力,身形化为了一枚黑色的重弩。

弩箭呼啸着,一股暴戾的血腥之气在周身聚集,只听得“铿”的一声,一箭朝着那头巨龟的头颅的眼珠子激射而去。

巨龟浑身坚硬无比,就连高级的神器都未必能够伤它,黑蛟狡黠,下手之处,正是巨龟浑身上下难得的破绽之处。

这一箭射去,勇猛无比,只听得嗤的一声,那箭竟是直接射穿了巨龟的头颅,生生将它的双眼给射下了。

巨龟痛的死去活来,粗壮有力的短腿胡乱践踏,周遭的地面崩分离兮。

两头鼎灵兽受伤,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玄武碎天鼎上,发出了一阵哔啵的响声,一条足有拇指粗细的裂缝,陡然而生。

“叶凌月,你找死!”

眼看自己的神鼎遭受重创,须弥方仙也是急疯了。

玄武碎天鼎自炼化以来,千锤百炼,被人坏了鼎身,这是第二次,而且相比上一次,这一次的裂痕大得多,很可能永远无法修复。

“找死的是你,死老头,看本吱哟今日不撕了你。”

身旁一道疾风,空中数道爪风如惊闪凌空,只听得一阵衣帛碎裂声响,须弥方仙的手臂上登时多出了几道血痕。

衣袍破碎成几截,须弥方仙一个分心,就被小吱哟抓住了个空档。

“须弥,当年你暗算鸿蒙方仙,害他落选八大方仙,胜之不武。你又用九洲鼎的鼎片之一的鼎足,冒充鸿蒙方仙,将其万里流放,害得他和玉手毒尊被迫分离那么多年,你可曾愧疚过?”

叶凌月沉声说道。

黑白双蛟一击得手之后,就盘旋在叶凌月的身旁,犹如双星拱月。

说话之时,叶凌月的眸朝着须弥方仙的身后扫了一眼,眼眸里流光婉转,动人心魄。

“鸿蒙方仙被我所抓,那是他技不如人。我的确曾经把他当成朋友,可谁让他敢抢我的心上人。我认识洛言多年,他口口声声称自己和洛言只是姐弟之谊,可洛言心里却只有他一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了我心爱之人,何错之有。”

须弥方仙倒也磊落,面对叶凌月的质问,他一口承认了下来。

他与须弥方仙,都是当世奇才,可奈何既生瑜何生亮,鸿蒙方仙的存在,不仅妨碍了他成为八大方仙之一,也妨碍了他与洛言方仙在一起。

利用九洲鼎片,骗了洛言,与她养育了一个女儿,须弥方仙从未后悔过。

“你死不悔改,既是如此,今日,我就要替两位前辈讨回公道。我,以两位前辈弟子的身份挑战你。”

叶凌月无意与须弥方仙再多说。

须弥方仙的两大鼎灵兽,根本不是黑白鼎息的对手。

“不知死活的东西,可是你们逼本座的。”

须弥方仙忽是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了一颗丹药。

那颗丹药呈砂红色,形如玛瑙。

看到它时,一旁的小吱哟的身子狠狠一震,眼底喷出的怒火更盛。

“你个厚颜无耻的老东西,居然敢用本吱哟的血肉炼丹!”

小吱哟怒到了极致,它一眼认出了那几颗丹药的来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