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惊醒梦中人,帝莘骤然想起,洗妇儿不喜欢杀戮和战乱。

她恢复记忆后,曾多次提起来自己年少之时,陪在爹娘身旁,和一双弟弟在八荒时,过着最惬意的生活。

她靠在他的怀里,手臂半挂住他的脖颈,眼底闪烁着憧憬的光,轻声细语地说道。

“帝莘,若是可以,我们以后就一起住在鸿蒙天,这里没有战乱,没有欲望。我们一起,生养一对可爱的孩子,女宝宝像我,男宝宝像你,我们要像我爹娘那般恩爱。”

她从不是个贪心之人,她要的只是执子之手,岁月静好。

经历了两世磨砺,帝莘的心早已是郎心如铁,可唯独叶凌月,是他心底小心翼翼珍藏着的那唯一的一处柔软。

眼底的冷酷和杀机,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周遭的几人,显然也感受到了帝莘身上的巨大变化。

方才那一刻,帝莘那外露的气息,足以让人窒息,可下一刻,那气息就荡然无存,男人的眼底,柔光闪动。

“我先送你们去第七军团,风谷神帝的账,我自会去清算。”

帝莘说罢,只身没入了夜色之中,他的身后是漫天星辰。

第六岛主和莫小北都是一脸的莫名,鸿蒙方仙则是淡然一笑。

身为男儿,谁不曾有过年少之死,一腔热血散尽的念头,可当他遇到了那么一个人,注定一切都会不同。

看来,帝莘早已遇到了那么一个人。

五人一起,当晚就离开了海神军营。

同样的星空之下,午夜前后,营帐里,纪悠酣然入睡,午夜前后,她骤然睁开了眼。

和白日的纪悠不同,此刻的纪悠,眼底犹如千年冰封一般,森寒刺骨。

“凌月,下半夜了,我来守夜,你先入营休息。”

拨开了帐布,纪悠走到了叶凌月身旁,催促道。

“也好,这附近不时有游走的兽类,小心一些的好。天亮后,我们再赶路。”

叶凌月说罢,也没留意纪悠的神情变化,转身就进了营帐。

叶凌月进入营帐后没多久,营帐里就传出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纪悠的眼底闪了闪,嘴角嗪起了一抹杀气凛然的笑。

“叶凌月,这一次,我看你要怎么逃。”

那声音,哪里是纪悠,分明就是鸿蒙子,再或者说是九洲鼎足的声音。

叶凌月在方仙盟里,狠狠羞辱了鸿蒙子,鸿蒙子大怒之下,愈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杀了叶凌月。

他不惜一路跟踪叶凌月,只可惜,叶凌月很是谨慎,一路上,鸿蒙子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眼看两人距离第七军团的地盘越来越近了,鸿蒙子也不免焦急了起来。

他苦思冥想,终于让他想到了一个法子。

叶凌月为人机敏,但是她身旁的那个朋友纪悠,就不同了。

纪悠刚失恋不久,正值精神脆弱之时,鸿蒙子就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入夜前后,鸿蒙子使用了入梦之术,顺利闯入了纪悠的梦境,将纪悠控制住了,这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叶凌月一点都没现。

旷野之内,只有断断续续的风声和夜间觅食的兽吼声。

纪悠站起身来,步步逼近营帐,一股悍然的精神力,悄无声息地扩散开。

营帐内的情形一清二楚,叶凌月显然已经睡熟了。

鸿蒙子狞笑着,逼近了叶凌月,借着外头的火光,鸿蒙子看清了叶凌月手掌上的那一个鼎印。

不过是指甲盖大小的鼎印,落在了鸿蒙子的眼底,他的眼中,闪动着贪婪之色。

“九洲鼎……这小贱人的运气还好,居然是八块鼎片。”

鸿蒙子做梦都想获得九洲鼎,只要九块鼎片一全,叶凌月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了。

“死去吧!”

鸿蒙子凝聚起了神力,一掌就像叶凌月的头颅挥去。

可就在千钧一之际,原本正在熟睡的叶凌月,一下子睁开了眼。

她的嘴角诡异的笑了笑,一扬手。

只听得嗡的一声,有剑光一闪而过,下一刻,鸿蒙子的眼前就呼啸过了一把古剑。

那古剑正是无邪剑,只是和平日不同,剑上还有一抹暗红色,透着股血腥味。

无邪直刺入了纪悠的神印之中。

一阵惨叫声,一抹魂魄极其狼狈的从纪悠的身上跌了出来。

纪悠的身子一软,陡然恢复了清醒。

她恢复清醒的一瞬,第一句话就是。

“怎么样?那老家伙上当了没有?”

叶凌月扶住了纪悠,两人一起看向了鸿蒙子。

鸿蒙子的魂魄,忽明忽暗,他额头神印被叶凌月所伤,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你和她?你们早就串通好了?”

鸿蒙子这才现,事情与他预料的完全不同。

“可不是嘛,老家伙,凌月神机妙算,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我装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全都是为了引你上钩。”

纪悠顺了口气,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我该叫你鸿蒙子,还是应该叫你鼎片,亦或者是喊你一声鼎足?”

叶凌月目光森然,凝视着鸿蒙子。

听到叶凌月叫出“鼎足”两字,鸿蒙子的魂魄抖了抖,他万万没想到,叶凌月早已现了他的真正身份。

“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须弥方仙?难道是须弥方仙告诉你的?”

鸿蒙子脱口而出。

他说罢,见叶凌月露出了了然之色,才现自己说漏了嘴。

看看纪悠,再看看叶凌月,鸿蒙子回想着这几日生的一切,忽然现,自己竟是早就落入了叶凌月的陷阱之中。

这女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鸿蒙子此时想要后悔,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原来你的帮手是须弥方仙,这么看来,连洛言方仙都被你们蒙蔽在鼓里,她也是可怜,被欺骗了几百年。我的确是有意为之,不过你现的太晚了。从我在洛言方仙面前,戳穿你是冒牌货开始,我就在布局,再到驱逐你出方仙盟,那是第二步,到我和纪悠演戏,骗你施展入梦之术,乃是第三步。”

叶凌月沉声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