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天外早就已经知道了封天令的存在,那这么多年来,为何天外没有再派人过来?就凭这玄阴神印,太虚神尊又已经死了,纵观三界,根本没人能再阻拦天外的入侵。”

墨离愤愤道。

他为天外各族立下赫赫战功,当年也是奉命前来神界,找寻封天令的存在,哪知身陷囫囵,一困就是多年,甚至沦为了冰原女帝的玩物。

天外一直不闻不问,墨离还以为自己被天外抛弃了。

听秦小川说完,墨离对他的敌意稍减,两人如今倒是同病相怜。

“太虚虽死,玄阴暗淡,可三界依旧无法入侵,原因正在于这棵树。”

墨离说罢,看向了那棵笔直挺立的紫叶树。

“果然是这棵树捣的鬼,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方才我险些吃了它的暗亏。”

墨离目光凌厉,落在了那棵紫叶树上。

他才现,这棵树的存在和太虚墓境乃至整个妖界都格格不入。

可它身上,又无神力波动,显然也不是神树一流,否则他早就察觉了。

“太虚神墓被破,太虚神尊消失,此树就取而代之出现了。就连原本已经彻底溃败的玄阴神印,也是它修复的。你我想重返天外,打开天魔井,就必须将其打败。”

秦小川现天魔井后,就一直费尽心机,想要破除玄阴神印。

他借助无涯掌教之身,强占了孤月海,如今孤月海已经都是他的爪牙。

他甚至去找到了大量的纯阳童男,为的就是能够彻底破坏玄阴神印。

可就在秦小川着手准备之后,他却现,玄阴神印旁多了一棵树。

这棵树,犹如一名忠诚的卫士,守护在玄阴神印旁。

他几次三番,想要用纯阳童男血腐蚀玄阴神印,都被这棵树阻拦了。

他的遭遇,和墨离今日的遭遇一模一样。

“你也不是他的对手?既是如此,我们俩一起联手,将这棵树连根拔起,我就不信,以你我之力,还奈何不了一棵树。”

墨离神色凝重了几分。

秦小川没有反对,两人四目而视,两人的眼中,都同时腾起了战意。

那战意如熊熊烈火,一点既燃。

两人身上的神力,在同一刻爆了。

墨离,经过了四千年的修养生息,体内的神魔之力,已经恢复了五成,神魔之力爆时,就如一股山洪,倾巢而出。

而秦小川,学会了神魔两族的绝学,神魔之力磅礴喊浩瀚,如惊涛骇浪。

只见两人同时衣袖鼓动,两道劲风同时掠起。

刹那间,太虚墓境周遭的空气被神魔之力扭曲,两个惊人的半圆形光球,骤然出现。

那两个光球,激射而出,两人的身形,如同飞火流星一般,朝着那棵树冲去。

紫叶菩提之内,紫堂宿睁开了眼。

紫色的眼眸里,杀机一闪而逝。

沙沙沙-

风吹叶动,犹如经历了一场暴风雨般,紫叶菩提上的紫叶洒落。

那紫叶化为了无数的光点,每一个光点,在半空中,化为了一个佛家“卍”字。

那字,那叶,不停地在半空中旋转着,犹如暴雪一般。

轰轰轰--

万字撞击在了那两个光球之上,光球上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只听得轰然碎响,两个光球崩分离兮。

“大悲万字诀。”

秦小川和墨离两人,眼瞳狠狠一缩,光球炸开,两人身上的衣物,被撕得七零八落。

紫叶菩提之上,出现了一抹清晰的人影。

那是个男人,银色的,紫色的眸,他有一张男女都要为之倾倒的绝世之颜色。

男人的唇里,迸出了一个字。

“滚。”

声音在两人的耳边炸开,只觉得身心一震,犹如当胸被人狠狠拍了一掌,脚下骤退了数十尺。

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在了太虚神墓之外。

地上,是一地紫叶飘零。

“竟是他?!”

秦小川喉头滚了滚,喉咙间腥甜之味愈演愈烈。

秦小川眼眸阴晴不定,尽管只有一面之缘,可秦小川记得分明,那紫叶菩提里的,真是孤月海的紫堂宿。

那个常年独居在孤月海里的男人。

他怎么会在太虚神墓,化身为树?

玄阴神印,是他修复的?

“他是谁?西川,你小子认识他,好你个小子,居然敢串通他人陷害我。”

墨离的伤势比秦小川要重得多。

他抹了抹嘴角的血,眼底噙着凶狠之色。

“墨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蠢,我若是与他熟识,会被困在这里这么久?”

秦小川嗤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本就怀疑,那树并非凡物,如今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也算是得偿所愿。

“慢着,你就这么走了?难道就这么算了?玄阴神印一日不破,天魔井就无法重见天日,我们就得困死在……”

“废话,你难道还看不出来,那人不是你我可以对付得了的。他是天上之人,我们不过是地上的蝼蚁,天壤之别。除非找到他的把柄,否则,就算是再等上一万年,我们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秦小川没好气道。

他和墨离不同,他胜在有自知之明。

“他是天上之人?怎么可能,天上之人怎么可以管我们的事。一等等,你说把柄,难道你知道他的把柄是什么?”

墨离回过了神来。

“他是天上之人,这一点绝对没错。不过,虎落平阳被犬欺,只要抓到他的把柄一切都好说。我已经在想法子,破除玄阴神印,只要你能抓住他的那个把柄,你我还有一线机会战胜他。”

秦小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来。

那笑,落在了墨离的眼中,觉得很是阴森。

“你少在那卖关子,你倒是说说,他的把柄是什么?按理说,天上之人,无情无欲,根本毫无破绽才对。”

墨离怀疑着。

“菩提本无心,奈何染尘埃。他有了心,又动了心,也就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了。他的把柄,是一个女人,一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

秦小川冷冷一笑,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浑浑噩噩的天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