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似笑非笑,扫了洛言方仙一眼。

“洛言方仙想要聘请我当荣誉长老?”

洛言方仙勉强笑道。

“正有此意,不知叶姑娘意下如何?”

在洛言方仙看来,叶凌月不过是一名学徒,聘她为荣誉长老,一下子从学徒跳过导师,直接成了长老,这样的身份转变,无疑是三级跳,任何人都不会拒绝才对。

这个荣誉长老的身份,原本是属意白驹的。

好在白驹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之人,并没有反对。

“要邀请我当荣誉长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喜欢和一些道貌岸然的人共事。我要是当了荣誉长老,他,就必须滚出方仙盟。”

叶凌月说罢,话锋一转,手指向了洛言方仙身后的鸿蒙子。

让鸿蒙子滚出方仙盟?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洛言方仙、鸿蒙子全都懵住了。

尤其是鸿蒙子,他虽然不是八大方仙,可在神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日竟被叶凌月说出了“滚”字,鸿蒙子那张白面书生似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洛言方仙的脸色也比鸿蒙子好不了多少。

“叶凌月,你放肆。”

鸿蒙子气得脸颊抽搐,怒瞪着叶凌月。

“叶凌月,鸿蒙子是我请来的,代替姿玉长老的新长老。你没有资格驱逐他。”

洛言方仙也气得不轻,她没想到,叶凌月会倒打一耙。

“我是没有资格,不过他留下,我就走。不过走前,洛言方仙还是把那几十条人命的报酬先和我算一算,免得外头说方仙盟忘恩负义,方仙盟的长老为了一己之私,排除异己,不顾方仙盟的利益。”

叶凌月皮笑肉不笑,论起阴人,她叶凌月认第三,帝莘认第二,还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她们以为,她叶凌月真是圣母再世不成,冒着曝露鸿蒙天秘密的风险,救那么几十号人出来,她今日,不让鸿蒙子和洛言方仙脱一层皮下来,她就不是叶凌月。

“你,你!”

洛言方仙气得哑口无言。

鸿蒙子更是气得直翻白眼,可在了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烈红衣和关千秋都还在场,两人就是再生气,也不敢一下子动手。

“洛言,老夫说句公道话,鸿蒙子虽然也是方仙,但并非八大方仙之一。按照当初慕容方仙创立方仙盟长老会时的规矩,除非是立下大功,或者是八大方仙之一,才能直接进入长老会。鸿蒙子,还不具备这个资格。”

关千秋慢条斯理道。

“可不是嘛,有些人啊,别仗着自己长了张小白脸,就可以吃软饭,靠着女人在神界耀武扬威。有这份心思,还不如回家好好修炼,提升下实力。”

烈红衣也趁机落井下石。

“你们一个一个,都狗眼看人低。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鸿蒙子早晚有一天,会证明给你们看,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强。”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鸿蒙子就算是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

他憋红着脸,狠狠瞪了眼叶凌月,气急败坏着离开了方仙盟。

“鸿郎……叶凌月,你,你很好。”

洛言方仙见了鸿蒙子扬长而去,也知他此番必定是被打击到了自尊心。

鸿蒙子原本是有实力成为八大方仙之一的,若非是玉手毒尊偷走了他的九洲鼎……说来说去,都怪叶凌月和玉手毒尊。

不过叶凌月早前就以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的徒弟的身份自居,她这般针对鸿蒙子,难道说,鸿蒙子的身份真的有问题?

洛言方仙愤怒之余,对鸿蒙子的身份更加猜疑。

她不禁想起了叶凌月之前说的那番话,看来,她有必要去十三神魔岛调查一下。

洛言方仙眼看事已至此,只能是答应了叶凌月的要求。

符塔起火之事后,叶凌月非但没有被赶出方仙盟,反而被聘请为方仙盟的荣誉长老,如此的神逆转,在方仙盟和神界都颇为轰动。

只不过,这谣传传着传着就变了味,许是经过了有心人士的刻意渲染,谣言传到了最后,变成了叶凌月靠着强大的“背景”,空降第七军团,还控制了方仙盟。

好在叶凌月对此,一直不予以理会。

成为荣誉长老后的最大好处,就是叶凌月可以自由出入方仙盟。

考虑到早前昙水仙子的那一番“告诫,”烈红衣最初并不愿意让洛音立刻返回第七军团。

“叶丫头,我知道你不喜欢昙水仙子,那女人虽然人品不好,可她在奇门遁甲方面的确有真本事,她说你近日会有血光之灾,你还是不要擅离方仙盟的好,军团那边,你早些报道和迟些报道,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烈红衣苦口婆心的劝道。

她还举例告诉叶凌月,昙水仙子的命理占卜很是灵验。

她之所以加入神界军团,单任席军师,也是因为她的奇门遁甲之术。

传闻神界的十三大军团,每次大型出征之前,都会由昙水仙子占星卦象,确定凶吉之后,才会出征。

“当年骆锦冰的父亲,第七元帅性格不羁,不信所谓的命理之说,执意出征,最后他和他手下的三千名骑兵手全都战死,连尸骨都没找全。自那之后,昙水仙子一卦成名,神界的十二位元帅都对她恭敬的很。”

烈红衣提起了当年往事,不禁一阵唏嘘。

叶凌月一听,心底暗暗困惑,难不成,那昙水仙子真的有如此大的能耐?

见叶凌月还不信,烈红衣再劝说道。

“不仅如此,外界还传闻,昙水仙子能逆天改命,所以在神界,素有宁可得罪四大神帝,也不可得罪昙水仙子一说。”

“既然昙水仙子这么厉害,烈导师你还和她抢男人,难道你就不怕自己被她嫉恨,针对你?”

叶凌月反问道。

“烈家是太虚神尊的旧部,自古人丁稀薄,这些年下来,我孤家寡人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就赔上我自己的一条命。再说了,昙水仙子当年暗算于我,弄得我与关千秋失和,我岂能饶她。我只是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罢了。”

烈红衣苦笑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