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蓝相间的火,半边是冰,半边是火,冰与火之间,只有一道身影。

两仪火的火焰之中,多了一个个文字,不断地跳动着。

伴随着司火之文的出现,两仪火由强至弱,如潮汐般,渐渐褪去。

意识之中,当烛照看到了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

这一场司火之祭,太过突然。

在了火焰中,翩然起舞,如入无人之境的叶凌月,看上去犹如大地之母浴火重生。

这一场两仪火之灾,自然无法与上古那场天地之火相比,可是仅仅靠着一缕残念,就将司火之舞跳得如此淋漓尽致,当世,也只得是叶凌月一人了。

符塔的最顶端,一口古怪的鼎,一个忘我起舞的人。

乾鼎之内,被鼎息牢牢束缚住的关千秋和烈红衣吵到了最后,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死老头子,安静点。叶丫头怎么没声了。”

烈红衣担心着外头叶凌月的安危。

关千秋也竖起了耳,贴着被两仪火烧得忽冷忽热的乾鼎的鼎壁,试图听到些什么。

乾鼎将外头的一切都隔绝了,任凭两大方仙用了神识还是五感,全都听不见看不清。

他们更是错过了一场旷世之舞。

“叶…小主人不会是被烧死了吧?”

烈红衣声音颤抖,担心不已。

那两张传送符还在他们手上,叶凌月可是太虚神尊唯一的传人,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烈红衣只怕哟啊愧疚终身。

“那丫头聪明的很,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关千秋嘴上坚持着,可心底也很是焦虑。

两仪火足以吞噬一切,那丫头可别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被烧成了灰烬了。

“咦,老头子,你有没有现,鼎外的温度好像生了变化?”

烈红衣是女人,比关千秋更敏锐些。

她挪了挪身子,身后的关千秋也被迫挪了挪身子,两人因为捆绑得很紧的缘故,越挨越近,两张老脸,不知不觉贴在了一起。

当最后一抹两仪火也随之消失时,那块顽固不化的天符令也失去了威力。

叶凌月的眸光,逐渐恢复了清明。

她五指一拢,一股无法抗拒的粘力朝着天符令袭去。

天符令落到了她的手中,手中只是稍一用力,那块天符令就应声裂开了。

当天符令破碎开之时,一道符光从令牌里飞了出来。

叶凌月用手一把抓着了那抹符光,定睛一看,手中多了一张明黄色的符箓。

只见那符箓上写着四个字“冰天火地”,这块天符令里隐藏的,正是一张冰天火地符。

此符厉害与否,暂且不知,不过……叶凌月收起了符箓,极目四顾。

符塔早已被毁得面目全非,四周断壁残垣上的火烧冰冻痕迹清晰可见。

这一次,方仙盟的损失可真不小,整座符塔毁了七七八八,好在,死伤并不严重。

叶凌月走到了乾鼎之前,沉声说道。

“鼎灵,可以将两位导师请出来了。”

当烈红衣和关千秋犹如粽子似的,从乾鼎里滚了出来时,就见了叶凌月好整以暇,身旁躺着一群受伤的方仙盟的导师和学员们。

再看看四周,哪里还有喷火天符令的影踪。

烈红衣和关千秋半晌才回过神来。

关千秋怪叫了一声。

“叶丫头,天符令呢,不会吧,你把老夫的两块天符令都给收了?”

关千秋简直是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枉他一直号称符师高手,没想到千辛万苦得来的两块天符令……不对,算上关鸠那一块,足足三块天符令,全都被叶凌月给捡了便宜。

叶凌月笑而不语。

“关导师,还是先想想法子,怎么和方仙盟解释这场无妄之灾吧。”

看到关千秋那憋屈的模样,一旁的烈红衣看着,别说心里有多畅快了。

却说叶凌月和两大方仙在了符塔里经历了一场生死磨难,符塔之外,方仙盟的众人也是备受煎熬。

在目睹了两仪火的可怕威力之后,洛言方仙不敢贸然闯入符塔救人。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有着几千年历史的符塔在了火灾中,崩分离兮。

火势最猛烈时,整座符塔都陷在了火中。

别说是活人,就连一头苍蝇只怕都插翅难飞。

“放开我,我要进去救凌月。”

纪悠看到如此情境,急着要进去救人,却被洛言方仙命人拦住了。

“叶凌月自寻死路,闯入火场,以她的修为,这会儿只怕早已灰飞烟灭了。我已经去派人前去就近的军团求救,相信不久就会有人前来支援。”

洛言方仙得知叶凌月闯入了符塔,意外之余,暗自欢喜。

她恨不得叶凌月横死在里面,女儿洛音迄今还沉浸在悲痛之中,这一切都是拜叶凌月所赐。

只是叶凌月今非昔比,已经成了火炎神帝的义女,洛言方仙不好直接出手。

但若是叶凌月自己死在了火场里,那就是火炎神帝也无话可说了,她也算是替女儿报了仇,至于方仙盟的死伤,洛言方仙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

至于关千秋那个老家伙,他一直和自己不大对眼,趁着这次机会,若是他被烧死,再好不过。

洛言方仙心中正想着,忽觉周身一阵陌生的精神力波动,那精神力波动,竟是不逊色于洛言方仙本人。

后方,出现了几人。

那几人未经通报,显然是趁着方仙盟起火混乱之际,直接打破禁制,闯了进来的。

“何人敢如此大胆,竟敢擅闯方仙盟。”

洛言方仙一惊,出声呵斥。

身后几人,现出了身形来,看到了来人,洛言方仙先是一怔,旋即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之色,拱了拱手。

“昙水仙子,您怎么来了?”

那精神力波动,正是来自为的那名女方仙。

来人看上去,约莫三旬开外,面若玉盘,一袭烟蓝色的方仙袍,风鬓上斜斜地插着根八宝火鸾簪,手持一根玉须拂尘,整个人看上去脱俗雅致,颇有风骨。

她步履急促,美眸中流露出了焦虑之色,一上前来,就疾声质问。

“洛言方仙,我听闻符塔起火了,千秋人呢,他有没有受伤?”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