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旷长日久的天地之火,在了那妙曼的司火之舞面前,慢慢熄灭。

天明之时,一轮红日跳出了地平线。

金色的金辉照亮了整个旷野。

女子的舞还未停止,蔚蓝的晴空,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雨。

雨水滋润了那片被天地之火烧成了灰烬的土地,钻出了一片毛绒绒的绿意。

万物生灵,在了那女子面前,匍匐在地,心悦诚服。

白日骤雨,本也是天地异象。

可与那场造成了万千生灵涂炭的天河倾落不同,这一场雨让原本了无生机的大地和生灵再度活了过来。

那本是一场司火之舞,可同时又是一场祈福之雨。

火被降服了,就连水之灵也为之折服。

女子的身影,在了水光和日光之中,渐渐远行,妙曼的歌声在耳边不断回荡。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地上,激起了一层层的水雾。

在那匍匐的万物生灵之后,有一个人缓步行来。

水雾遮挡了那人的容貌,叶凌月只能看到一双灼热的眼。

“她是谁?”

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叶凌月回过了神来。

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身来。

尽管只是在意识中,第一次看到,可叶凌月却有种似曾相似之感。

那女人,她很熟悉,熟悉的就好像自己的呼吸一样。

“万物生灵,称呼她为大地之母。司火之祭,必须以身体为舞,歌喉为字,两者相辅相成,才能成就司火之祭。你能否靠着这一抹上古残念领悟司火之祭,就全凭个人造化了。”

烛照的声音里,多了一股缅怀的意味。

上古啊,那是最美好的一个年代。

天地初开,善恶未分,就连昼夜都是那么的纯粹,一切都是本源。

只可惜,最后这一切,都被贪念和欲望撕毁了。

那抹残念,犹如将灭的油灯,极其微弱,一旦动用,就会湮灭于天地之间。

除了叶凌月之外,这世上没有人再能看到司火之祭。

叶凌月的眼神变了变,脸上再也没有了掉以轻心的意味。

司火之祭,这自上古流传下来的古老传承,若是她无法领悟,那只能是看着它消失在岁月的洪流之中。

一股又冷又热的感觉,交替而来。

她闭上了眼,记忆如流水般潺潺而过。

叶凌月不是舞者,娘亲云笙传授了她了行医济世之道,父亲教导了她行军打战之法,却没人传授了她歌舞之道。

她有一瞬的犹豫,她怕亵渎了这场惊世绝俗的舞,可若是她放弃了,这段上古的传承就将灭绝。

内心,在做着天人之争。

她的体表,天罡圣壁正在不断减弱。

两仪火如洪水猛兽,在她的四周不断地侵占着领地。

她脚下的地面,迅凝结起了一层寒冰。

她乌黑的长,在了毒舌般吞吐的火焰里化为了灰烬。

当烛照以为,叶凌月要放弃的时候,叶凌月的唇微微一动,那比春日的蔷薇还要娇艳的唇瓣里,吐出了第一个音符来。

将司火之文,一个个化为了动听的音符。

当那歌声传来之时,原本已经逼近叶凌月的两仪火似感受到了震慑,急急退开了。

可意识之中,烛照依旧是担心不已。

司火之舞确切的说,并非是一种舞蹈。

它是上古时期,大地之母感悟了世间万物,从日出日落,到了花开流水,四季更替中感悟而来的一种特殊韵律之舞。

它甚至没有确切的动作,一切都由着本心而来。

大地之母抱着悲悯之心,跳出了的一舞,才解救了万千苍生。

可那般的胸怀,寻常人怎能感悟。

尤其是,叶凌月年纪不大,根本不具备大地之母的那种心境。

相由心生,舞由心生。

烛照的担忧,很快就成了现实。

尽管靠着记忆力和天生的歌喉,叶凌月能够清楚完整地唱出司火之文。

可对于司火之祭而言,最重要的司火之舞,叶凌月无法突破。

叶凌月的四肢却依旧僵硬无比,她不是天生的舞者,即便是心随意动,也很难领悟大地之母的美妙舞姿。

音符化为了一个个古老的文字,在叶凌月的周身盘旋,却碍于司火之舞没法子进行,无法挥真正的作用。

叶凌月体表的天罡圣壁最终还是溃散开了。

她整个人,毫无防护曝露在了两仪火中。

两仪火开始攻城掠地,疯狂地向其扑去。

叶凌月甚至能听到,滋滋的火声,闻到自己的头被烧焦的气味。

汗水从额头滴落,在半空中或是蒸,或是冰冻。

烛照长叹了一声。

“还是放弃吧,你先避一避。”

可是倔强如叶凌月,依旧纹丝不动。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这般死心眼,你毕竟不是大地之母,不会司火之祭也是情理中事。”

烛照有些急了。

若是大地之母在此,她会怎么做?

若是她是大地之母,就好了。

叶凌月的脑中,只有这么个执拗的念头。

在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神识,在一瞬间,微微一动。

像是原本波澜不惊的湖面,忽然投入了一块小石子。

她的神识,犹如心湖上的涟漪,一圈圈泛滥开。

那神识,不断扩散开,一念之间,和什么东西碰撞在一起。

额头,那玄阴神印出了一片柔和的光芒,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神识一下子穿过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与那上古时期,心怀天下的大地之母,连接在了一起。

可忽然间,叶凌月睁开了眼,她的眸里,精光一闪而过。

她的四肢,如同春风下摆动的烟柳,款款而动。

她的腰肢,柔软的不可思议。

足间轻轻一跃,跳入了火光熊熊的两仪火中。

耳边是万千年前的春风,脚下是无垠的大地。

那一刻,她不再是叶凌月,她是万千年前的心怀悲悯之心的大地之母。

意识之中,烛照在看到这一幕时,那熟悉的舞姿和曼妙的歌声,那般的耳熟,每个姿态,每个音符,形成了一场真正的司火之祭。

一念沧海,神魂相通,叶凌月竟是达成了这天人之舞。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